當前位置:

從敘利亞撤軍,是美國玩弄土耳其的策略遊戲?

張敬偉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撤軍敘利亞,是特朗普玩的策略遊戲?

去年12月19日,特朗普宣佈從敘利亞撤軍,但是遭到了一眾鷹派的強烈批評,甚至逼退了國防部長馬蒂斯。輿論場揶揄,特朗普政府最後一位“成年人”辭職了。不知是虛晃一槍的策略,還是馬蒂斯等鷹派的苦諫和倒逼,後來特朗普又食言了。特朗普先是強調撤軍時間延長4個月,後來又提出撤軍前提:完全戰勝ISIS、土耳其不打庫爾德武裝……而且,最終撤軍沒有期限——不是30天,也不是4個月,而是無限期。

ISIS未必能再成氣候,但是美國給土耳其留下了“梗”:不可以攻打敘利亞境內的庫爾德武裝——“以人民保護部隊(YPG)為主力的敘利亞民主軍(SDF)”。

此舉可謂一石多鳥。一是安撫了國內強硬派,且讓不喜歡的馬蒂斯主動離開了五角大樓。二是安撫了SDF,避免了美國卸磨殺驢的壞名聲,也防止了SDF投向俄羅斯。更要者,也為美國的敘利亞利益和中東反恐定了個活期。三是給以色列、沙特等海灣盟友吃了定心丸,也穩固了特朗普的中東戰略根基。四是給歐洲盟友留下了不離中東以及不棄SDF的好印象。

更重要的是,此舉給土耳其猛然一擊,讓埃爾多安總統陷入尷尬。特朗普總統剛剛宣佈撤軍敘利亞,埃爾多安總統就公開宣稱他和特朗普總統達成共識,強調將對SDF展開軍事行動。這無疑讓美國難堪,讓特朗普大丟其面。然而,特朗普反戈一擊,反而讓土耳其和埃爾多安陷入尷尬。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和特朗普一樣有個性,自從他粉碎了一場未遂軍事政變後,土耳其和西方的關係變差。特別是去年,美土博弈先是讓土耳其吃了大苦頭,美聯儲加息和美國對土耳其高官的經濟制裁,一度讓土耳其股市、債市和匯市陷入極度混亂。土耳其在美國淫威之下不得不釋放被土拘押的美國牧師。但是年底土耳其抓住了沙特駐土使館殺害專欄作家卡舒吉的把柄,以切香腸的方式向外界不斷抖落其中內幕,不僅讓沙特陷入國際輿論的負面旋渦,而且也讓支援沙特政府和王儲的特朗普陷入困頓。

埃爾多安好不容易在卡舒吉事件上“得理不讓人”得來的輿論便宜,被特朗普撤軍敘利亞的虛實遊戲搞得毫無脾氣。顯然,特朗普撤軍敘利亞不管是真是假,最憋屈的就是土耳其了。

美土關係很微妙。同為北約成員,且在反恐上土耳其軍事基地給了美國很多助力,美土自然是盟友關係。然而,一場未遂軍事政變,加上美國收留了土耳其宗教領袖居倫,以及美國在敘利亞依靠SDF反恐,使美土關係變成了非敵非友。

這不是一般的隔閡,而是文明衝突加地緣政治博弈以及混雜領導人個人意志的複雜矛盾。從土耳其難以加入歐盟、美國容留居倫以及美歐對埃爾多安修憲集權的立場看,美歐西方世界對伊斯蘭世界的土耳其有著根深蒂固的猜忌。糟糕的是,土耳其又以區域大國自居,尤其埃爾多安,堪稱縱橫辟闔的高手。一方面利用未遂軍事政變進行國內集權和西方作對,另一方面則以難民潮和反恐制約歐盟和美國。此外,又在耶路撒冷問題上反以反美充當穆斯林世界領袖。更重要的是,土耳其又深度介入敘利亞事務,和俄羅斯、伊朗若即若離,以反恐名義越界伊拉克和敘利亞打擊SDF。

特朗普不是奧巴馬,埃爾多安的強硬恣肆和特朗普的任性強勢對撞,自然會碰撞出激烈火花。儘管土耳其擁有地緣政治優勢,無奈實力欠缺,在和特朗普的博弈中難得上風。土耳其最忌憚的就是土耳其、敘利亞和伊拉克三國的庫爾德人組成一個庫爾德國家。因此,土耳其除了打擊本國庫爾德武裝,也將SDF視為庫爾德工人黨(PKK)的敘利亞分支,將土軍的越界打擊行動稱作反恐。然而,SDF是美國打擊ISIS的同盟軍,也是反擊敘利亞政府的主要力量。而且,美國也給SDF提供很多了武器設備,這讓美土之間産生越來越多的罅隙。

特朗普宣佈撤軍敘利亞,本是土耳其越界剿滅YPG、SDF的良機。然而,特朗普不僅“食言”不再撤軍,而且在敘利亞部署了更多的軍事車輛。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認為,自特朗普去年年底宣佈撤軍以來,美國先後派遣了約五百輛運輸武器裝備的軍用車輛前往敘利亞東部地區的代爾祖爾省,這些軍車所載武器裝備全部送給了SDF。這意味著,美國不僅不撤軍,而且還在更新和強化SDF的戰鬥力。特朗普總統支援SDF,不允許土耳其人打擊敘利亞庫爾德人的立場相當鮮明。而且,在最近(1月14日)的特朗普和埃爾多安通話中,特朗普也要求土耳其不要攻擊敘利亞境內的庫爾德人。

美土圍繞敘利亞境內的庫爾德武裝産生了嚴重分歧。美土對決,不僅會繼續惡化兩國諱莫如深的複雜關係,而且會牽動這個區域更複雜的地緣政治博弈。只要敘利亞內戰不止,美、俄、土、伊及歐洲和海灣國家的糾纏與紛爭就不會停歇。(責任編輯:唐華)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6_199816.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