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際網路,中國有牢固底線和活躍鋒線

烏鎮網際網路大會期間,一些西方媒體圍繞網際網路管理的基礎性問題不斷指責中國。我們認為,網際網路的發展和運作規則不能由一些激進的美國媒體和議員們説了算,其他國家的政府和民間力量也要有發言權。而在實際中,這會是一個博弈的過程,世界在接受、適應它的動態結果。

中國在堅持網際網路開放大原則的同時,強調了網路主權的概念。維護網路主權是中國的現實要求,也是很多非西方國家的迫切需求。只不過中國有能力做到這一點,很多其他國家在技術開發和管理投入上力不從心,對網路主權的維護就要弱一些。

西方輿論對中國的批評不會奏效,因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中國開放+網路主權的網際網路治理思維取得了總體上相當好的效果,這讓來自西方的批評顯得矯情、無力。很坦率地説,一些西方人對網際網路的理解僅僅是媒體平臺,而對中國來説,網際網路已是宏觀治理的一部分,數字經濟是新動力的來源。

最重要的是,網際網路改變了中國人的生活,滲透進中國社會的方方面面,不誇張地説,中國社會很大程度上“網際網路化”了。網路滿足了人們的絕大部分資訊需求,提供了不斷翻新的服務,國家管理網際網路總的來説迎合了人們對網上秩序的期待,其正面效果是主導性的。

中國網際網路經濟蓬勃發展,成為推動全球網際網路應用技術進步的一支主力軍。中國幾大網路公司充分激活了這個國家網民數量巨大的優勢,擁有了面向世界的力量。也就是説,在中國不斷加強網上秩序管理的情況下,網際網路經濟發展所需要的自由依然是充足的。

目前在全世界,只有中國的網際網路發展態勢形成了美國之外的“另一極”。這個事實如此強大,使得任何指責中國網際網路管理是“失敗的”都顯得荒誕不經。

當然了,圍繞網路管理在中國國內也存在爭議,其中議論最多的一點就是網民發表意見的尺度究竟應該有多大,與此相關,刪帖這一管理杠桿應如何使用等。這是中國“言論自由”爭議在網際網路上的反映。客觀説,中國圍繞這個問題不斷反覆探索,但國家的發展從沒有絆倒在這個問題上,中國在超越一輪輪爭議前進。

中國開放+網路主權的大治理框架已經形成,這個大框架、大輪廓已經得到中國全社會大多數人的認同。中國人渴望發展,希望國家穩健前進,同時人們也希望有更多説話表達的空間,經過幾輪探索,多數中國人已經了解了,這幾方面的意願需要協調和磨合。中國網上總有各種牢騷和批評,但這不代表人們對網際網路整體管理的失望。

網際網路發展有如此大的成就,中國當然會對世界網際網路的運作規則産生影響。中國歡迎所有網路公司進入中國市場,條件是那些公司的在華運營要遵守中國的法律。我們這樣做沒有強人所難,美國的大公司可以選擇接受這些條件來中國或暫時不來中國。一些公司受中國市場吸引而接受中方條件,這沒什麼不公平的。

幾家美國網際網路巨頭並不代表世界,無論它們在網際網路上佔多大份額,它們和美國輿論都應有這份謙遜。中國並非想要與那些網際網路“無敵艦隊”所代表的美國網路霸權對抗,中國只是在恪守國家安全的底線。

美國媒體應該清楚,任何人和國家站在底線上時都是最有力量的。而中國是守得住底線又能在開放的鋒線上十分活躍的榜樣。

相關事件

  • 第四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
  • 第四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
  • 網際網路領域規模最大、層次最高的高峰會議——2017世界網際網路大會即將於12月3日至5日在浙江烏鎮舉行。本屆大會以“發展數字經濟促進開放共用——攜手共建網路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在全球範圍內邀請政府、國際組織、企業、技術社群和民間團體的網際網路領軍人物,圍繞數字經濟、前沿技術、網際網路與社會、網路空間治理和網際網路國際合作等方面進行深入探討與交流。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