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俄羅斯和北約,“翻臉”容易“開火”難

張敬偉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俄羅斯和北約的緣分要玩完,本來雙方就是你爭我鬥的孽緣。

4月15日,俄羅斯副外長亞歷山大·格魯什科在接受俄新社採訪時稱,俄羅斯已經全面停止與北約的軍事和民事合作。他強調,北約拒絕了對俄關係的積極議程,因此俄羅斯和北約“斷絕關係”責任完全在北約一方。

北約和俄羅斯關係惡化,既有歷史原因,也有現實因素。

就前者而言,北約是美蘇“冷戰”的産物。蘇聯垮了,華約也瓦解了。北約並未隨著華約的解散而消失,而是調轉槍口對準了俄羅斯。因此,雖然北約和俄羅斯建立了“和平夥伴關係”計劃,俄羅斯卻是北約最大的假想敵。

就後者而論,北約和俄羅斯的“和平夥伴關係”計劃,“和平”勉強,“夥伴”難做。而且俄羅斯和北約也曾多次中斷關係,譬如1999年北約轟炸南聯盟和2008年南奧塞梯衝突期間。最近的一次是2014年,因為烏克蘭內戰,北約對俄實施制裁,並中斷和俄羅斯的軍事和民事合作。烏克蘭內戰和克裏米亞併入俄羅斯,讓北約意識到了二戰以後迫近的“俄羅斯威脅”。同時,北約內部也陷入混亂,美國對北約夥伴國防開支也提出了具體要求。伴隨著北約東擴,追求“美國優先”的特朗普,不願意為擴張的北約保護傘耗費更多軍力財力資源。在此情勢下,北約要求成員國10年內將防務開支提升至各自GDP的2%。北約東擴到俄羅斯“一米線”,對俄羅斯産生了戰略壓迫感;烏克蘭危機又讓北約的歐洲國家感受到了來自俄羅斯的“西進”威脅,雙方自然會發生碰撞。

4月初的北約峰會,向俄羅斯發出了更緊迫的信號。北約加大了在北海的活動,加大與烏克蘭和喬治亞合作力度。若兩國加入北約,北約前沿陣地將推進至俄羅斯國境線,沒有了地緣緩衝空間,俄羅斯處於北約強大軍力的虎視眈眈之下。按照2018年的軍費開支,北約成員國防務開支超過萬億美元,是俄羅斯的22倍。未來10年,若按成員國國防開支提升到各自GDP的2%(特朗普的要求是4%),俄羅斯和北約的軍力對比更是懸殊。這意味著,俄羅斯不僅面臨著來自北約現實的威脅,十年後的威脅更甚,俄羅斯或將無還手之力。

引發俄羅斯和北約中斷關係的導火索是,北約和烏克蘭舉行了海上聯合軍演,這場持續8天(4月5日-13日)的軍演,和俄羅斯同期舉行的海上軍演形成“打擂對峙”。黑海很小,這樣的軍演就變成了不小心就擦槍走火的危險遊戲。

北約已經成立70週年,也擁有了30個成員(包括剛剛簽署北約議定書的馬其頓),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強調北約是“有史以來最強大、最成功的聯盟”。但對俄羅斯言,北約越強大對俄羅斯的威脅越大。因此,俄羅斯必須反擊,要讓北約知道俄羅斯的立場,特別是讓北約明白俄羅斯“臥榻之側”的安全關切。俄羅斯可以讓北約東擴至前南的某些國家(如馬其頓甚至黑山),但不能將烏克蘭和喬治亞納入北約麾下。對於北約在黑海和烏克蘭的聯合軍演,俄羅斯只能通過中斷合作的方式向北約發出警示信號。

北約和俄羅斯在軍力上顯然是不對稱的,北約更強大,但在凝聚力和戰鬥力上北約未必強于俄羅斯。北約是個龐雜的政治軍事同盟,美國和歐洲成員在防務開支上存在矛盾,北約成員國土耳其甚至購買俄羅斯的S-400防空導彈系統。從北約對俄羅斯的制裁看,美國和歐洲成員國也各懷主意,難以形成遏制合力。在吸納烏克蘭問題上,北約內部也存在嚴重分歧。因此,北約軍力雖然強,但不過是抱團取暖的安全保障;俄羅斯卻可凝聚國家力量,以戰鬥民族的意志和北約對抗。

從長期看,俄羅斯和北約發生擦槍走火依然是小概率事件。一方面,北約內部並不團結,很難形成一個對付俄羅斯的有力拳頭。美國要北約成員國多出安保費,法國要建歐洲軍,德國認為美國“抽幹歐洲血液”,德國《明鏡》週刊甚至強調要重新考慮北約存在的意義。另一方面,針對俄羅斯的制裁,北約成員國內部也有不同看法,尤其和俄羅斯關係密切的德國,和美國主導的強勢制裁不同步。英法德三國領導人也積極為俄羅斯與烏克蘭的矛盾斡旋。他們擔心北約壓逼俄羅斯太甚,會使歐洲大地再起戰火,歐盟不願重演兩次世界大戰的悲劇。此外,北約的歐洲成員也不願將烏克蘭納入北約,引起俄羅斯的憤怒反彈。

俄羅斯和北約,翻臉容易開火難。對峙、談判、和解,這種危險但不開火的遊戲會繼續下去。(責任編輯:唐華)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4_204914.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