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轉向“軟脫歐”,英國首相仍難免“兩線作戰”

特雷莎梅仍面臨“硬脫歐”派和歐盟的雙重壓力,“兩線作戰”難以避免。

7月6日,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召集全體內閣成員在首相鄉村別墅契克斯莊園舉行閉門會。經過數小時討論,內閣就首相提出的“軟脫歐”方案達成“集體共識”。

全民公投已過去兩年,英國內閣就如何“脫歐”仍爭論不休。因為內鬥激烈,英國政府拿不出一份體現國內政治共識、清晰而詳盡的脫歐方案,脫歐談判陷入僵局。

問題是,時間不等人。由於英國將於2019年3月29日午夜脫歐,按照這個時間倒推,英歐應在今年10月中旬的歐盟峰會上就退出協議和未來關係框架達成一致。如今,距離峰會只有6周時間,梅認為,必須找機會向內閣攤牌。梅在契克斯莊園會議的一開始就強調,內閣只有形成一致立場才能推進脫歐進程,她還明確支援修改先前設定的“紅線”。

7月6日晚,在得到所有內閣成員的支援後,首相府發佈了3頁紙的新版脫歐方案。根據新方案,英國將與歐盟建立“貨物自由貿易區”,其工業産品和農産品將執行與歐盟“相同的規則手冊”。“便利化關稅安排”方案則“視同”英國與歐盟處在一個“聯合關稅區”內,北愛爾蘭和愛爾蘭之間無需重新設立海關等有形邊界。英國政府計劃對來自第三國的進口商品徵收不同的關稅:對最終進入歐洲單一市場的商品按歐盟的關稅標準徵稅,對只在英國境內銷售的商品按英國的關稅標準徵稅。

這是一個調和兩派觀點的策略,它保留了“擁有獨立貿易政策”等“硬脫歐”派的訴求,但立場上偏向“軟脫歐”:英國明確表示脫歐後在貨物貿易領域接受歐盟的規則和標準,這意味著英國仍“局部”留在歐洲單一市場內。

內閣會議比外界想像得要順利,但梅只是暫時取得了勝利。

對內,英國政界乃至英國社會的裂痕並未彌合,反對派(主要是“硬脫歐”派)認為這只是一系列“對歐讓步的開始”,不滿情緒很高。契克斯會議後不到48小時,脫歐事務大臣戴維戴維斯即宣佈辭職。隨後,戴維斯的兩個副手也宣佈辭職,脫歐事務部五名部級官員只剩下倆。9日,英國外交大臣鮑裏斯也宣佈辭職。此外,議員Andrea Jenkyns明確表示要發起對梅的不信任投票。

對外,來之不易的妥協方案能否得到歐盟的認可還是未知數。一位歐盟外交官透露説,梅要求其歐洲盟友(梅最近會晤了德國總理和荷蘭首相)做做其他成員國和歐盟領導人的工作,要求本週英國發佈脫歐白皮書後不要“一棍子打死”,“她不希望兩線作戰”。歐盟首席談判代表巴尼耶説,他歡迎英國內閣提出的新方案,但他會按照歐委會的談判指導原則對其進行評估。資深歐洲議員埃爾瑪布洛克表示,不確定歐盟是否同意英國的方案,因為英國似乎選擇了歐洲單一市場“四大自由流動”中的一個(商品的自由流動),而拒絕了其他三個(資本、人員和服務的自由流動)。

在英國國內,如何脫歐是高度爭議的議題,偏“軟”偏“硬”都有人反對;對歐盟而言,脫歐後的英國不能挑挑揀揀,不能“魚和熊掌兼得”。因此,不管特雷莎梅怎麼調整立場,向國內以及歐盟“推銷”脫歐方案,都是一項艱巨的任務。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