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公司撤離霍爾果斯,應分清避稅和偷稅漏稅

本質上來説,合理避稅是所有企業都可能採取的一种經營行為,霍爾果斯也應該清楚這點,真正落實好稅收優惠政策。

近段時期以來,隨著影視行業稅收徵管的加強,著名的“稅收洼地”霍爾果斯出現了一些影視公司登出跡象。據不完全統計,自今年6月份以來,已有超過100家霍爾果斯的影視公司申請登出,其中包括多位知名藝人擔任法人或持股的企業。

霍爾果斯作為新疆一個人口不到10萬的邊陲小城,原本並不被世人所熟知,但因為國家給予的稅收優惠政策,一下成為了國內不少影視公司心嚮往之的“天堂”。一些公司也因此短暫享受到了國家稅收優惠政策的陽光,但也正是因為它們在霍爾果斯的合理避稅引致了一些人的誤解,認為這些公司的合理避稅行為實質上是在偷稅漏稅。

其實,稅收優惠是任何國家或地區在一定歷史時期都可能採用的一種吸引外資,促進當地發展的經濟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來説,改革開放所取得的成就離不開稅收優惠政策,因為稅收優惠才吸引了大量外資的入駐,而不僅僅是依靠廉價的勞動力、優惠的土地政策。同樣,對於相對落後的新疆霍爾果斯來説,稅收優惠政策也是當地吸引東部、中部等大城市企業落戶的“顏值擔當”。

如果因此認為影視公司到霍爾果斯註冊子公司的形式來逃避稅負的行為就是偷稅漏稅,顯然混淆了兩者的概念。我國《刑法》對“偷稅漏稅”是這麼界定的,“納稅人採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這是客觀要件;主觀要件是“故意和過失”。

也就是説,進行虛假納稅申報行為是在故意的心理狀態下進行的,或者不進行納稅申報,這是“偷稅”。對於確因疏忽而沒有納稅申報,則定性為“漏稅”,“依法補繳即可,其行為不構成犯罪”。對於“偷稅”也在符合條件的情況下對於“首犯”免於刑罰。

顯然,在霍爾果斯註冊影視公司並不是偷稅漏稅,否則《刑法》將對其予以懲罰,也無法在當地報紙上“光明正大”地刊登登出啟事。而之所以目前出現了一些影視公司在霍爾果斯登出的情況,著名編劇汪海林在微網志回應稱,是“由於企業開不了發票、拿不到回款,資金不能回籠導致的”。具體是什麼原因,自然需要相關部門進一步調查核實。

當然,更加嚴格和規範的管理或許也是原因之一。今年6月初,霍爾果斯當地政府相關人士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霍爾果斯嚴格落實國家規定,對涉及“一址多證”、沒有具體經營活動等違規註冊和經營行為會堅決予以清理。不可否認,有不少在霍爾果斯註冊的公司的確有不少問題。

而為了影視行業稅收徵收工作的更好開展,有關部門也的確需要借此契機對影視公司進行甄別,對於偷稅漏稅的行為應該依法懲處。當然,也不宜逾越邊界,對合理避稅行為也予以懲處。

本質上來説,合理避稅是所有企業都可能採取的一种經營行為,霍爾果斯也應該清楚這點,真正落實好稅收優惠政策,讓企業願意來也能夠舒服的走,營造一個良好的營商環境,才能吸引更多的企業進駐,真正服務於當地經濟和社會發展。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