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歐洲要“捍衛主權”和“掌握命運”大不易

特朗普在2015年競選集會上表示將退出伊朗核協議

特朗普2018年5月8日電視講話宣佈退出伊朗核協議

美國先以蘇聯後以俄羅斯強大軍事威脅的名義,把西歐牢牢地捆綁在自己的戰車上。西歐大國作為美國“鐵友”,自二戰以來基本上隨著美國的戰略部署起舞。戴高樂執行“法國例外”的外交政策,但仍是在與美國保持戰略一致的前提下不時鬧點獨立性。2013年,法德聯合反對小布希“新保守主義”政府以所謂銷毀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由入侵伊拉克,釀成歐美關係史上的最大危機。在美軍推翻薩達姆成為既定事實,小布希回復希拉克將出席諾曼底登陸60週年慶祝儀式後,經過年余僵持的歐美關係實現轉圜。

特朗普在競選和當選以及執政後,歐美關係再次出現齟齬。兩年的時光即將逝去,歐美關係中的陰雲非但沒有消散,而且還在累積,更是全體“老歐洲”集體與美作對。本次衝突與前次截然不同,歐洲毫無反對美國之間,而是 “強烈要求”美國繼續發揮“領導作用”,共同捍衛西方共同價值觀所引發的爭執。

美國出錢出力出兵,只是充當了冤大頭,因而便有了“歐盟與美競爭而德國最壞”和“日本吸血”,以及盟國先把“保護費交齊再談其他”的“狠話”。美國明確提出,所做國際承諾和簽署的國際協議要麼退出,要麼重新談判,對歐洲盟國白眼相看。德國總理默克爾、英國首相特蕾莎梅、日本首相安倍、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等西方政要前去參拜,特別是默克爾以歐盟領袖之尊力勸特朗普“團結和領導盟國”,均遭冷遇甚至某些不堪。默克爾在深感失望之餘,多次強調“歐洲不能把命運交由別人掌握”,還要執行平衡的大國政策,特別是要與俄羅斯搞好關係。

美國總統特朗普2017年先後三次到訪歐洲,出席北約、G7和G20峰會,僅對法國進行工作訪問。伊麗莎白二世稱特朗普沒有禮貌且“説話如飛機發動機”,不願會見。特朗普訪英由國事訪問降為工作訪問,再降為出席駐英使館落成儀式順訪,終未成行。時至今日,美國駐歐洲大國和駐歐盟大使仍未到位,歐盟甚為心焦,特朗普的回答卻是“省了不少錢”。

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使歐盟深感惱怒,被認為是對歐盟和歐美傳統盟友關係的重大打擊。法德英領導人輪番勸説,馬克龍更是苦口婆心,美國皆不為所動。馬克龍在與特朗普通話發泄不滿後,順便把特朗普“讓美國重新偉大”的話改為“讓世界重新偉大”。

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使歐盟感動氣憤,但對世界局勢並未産生重大直接影響,歐盟對美國重返該協定仍抱有希望。特朗普稱大幅提高鋼鐵和鋁製品進口關稅,歐盟急謀對策,美國隨後調門有所降低,歐盟稍安但仍心有餘悸。特朗普揚言退出伊朗核協議則使歐盟感受到了深入骨髓般的恐懼。馬克龍“有幸”成為特朗普首位接待的國事訪問元首,主要使命一是勸説特朗普放棄貿易戰,二是不要退出伊核協議,接踵而至的默克爾執行相同使命,均無功而返。

法德英中俄美6大國及歐盟經過十多年的艱苦努力,于2015年7月與伊朗達成國際監督下中止濃縮鈾計劃的協議,聯合國安理會予以保證,迄今實施狀況良好。美國反覆指稱伊核協議是美國對外簽署的“最壞協議”,歐洲大國則稱之為避免中東進入核軍備競賽、保持中東形勢穩定的“最不壞協議”。為使美國改變主意,馬克龍提出在原協議基礎上增加限制伊朗發展彈道導彈和伊減少干預敘利亞葉門局勢等內容,特朗普並不滿意,伊朗則嚴辭拒絕。

美國宣佈退出伊核協議後,法德英三國領導人當即會晤並高調宣佈不會退出,“不能讓國際努力付之流水”,“不能讓西方在全世界信譽掃地”。馬克龍指出正如巴黎氣候協定沒有替代版本一樣,伊核維也納協議也沒有替代版本,呼籲行使“歐洲主權”,捍衛多邊主義而不輕易附和別人。默克爾重申歐洲要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裏。法國外長勒德里昂指出,中東局勢將因此而陷入急劇動蕩,國際社會亟需保持冷靜和使局勢降溫,避免中東陷入全面戰爭。

5月10日淩晨,美國宣佈退出伊核協議一天半之後,以色列對伊朗在敘利亞的多處目標發動空襲,是2011年敘利亞戰爭以來以色列發動的最大規模軍事行動。美伊關係處於1980年斷交以來最危殆的時期。美駐以使館遷往耶路撒冷,以軍射殺巴勒斯坦抗議群眾更加有恃無恐。加沙地帶百死千傷於以軍槍下,歐盟呼籲“雙方最大限度克制”。

法國和英國與美國因“化武”事件對敘利亞發動空襲,遭到議會和反對黨強烈質疑。馬克龍辯稱空襲前已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通話,法國因此而成為敘問題的當事方,隨後在安理會提交“公正解決”敘問題提案,遭俄否決。馬克龍和特蕾莎梅通過配合美對敘施壓影響特朗普的希圖徹底落空,兩頭不是人。

歐盟的最大擔心是,美退出伊核協議和為以色列壯膽可能使中東陷入全面戰爭,“伊斯蘭國”恐怖組織亦將捲土重來,直接受害者自然仍是歐洲。巴黎歌劇院前恐怖分子持刀砍殺路人的一幕,再次使法國舉國震驚。第二大擔心是將會蒙受鉅額經貿損失。伊核協議簽署後,法德意三國與伊貿易和投資額急升。法伊貿易額2016年達7.22億歐元,2017年達15億歐元。法國2017年在伊汽車達16萬輛,佔伊汽車市場的30%,德國汽車佔比更優。道達爾石油公司簽署了50億美元的油氣合同,空客公司簽署了110架飛機總價值為208億美元的合同。法國制藥和旅遊業也已深耕伊市場。由於歐美技術相互滲透,零部件供應相互交叉,美對伊制裁勢必影響歐洲公司與伊合作。

法國財長勒梅爾呼籲歐盟集體反對美國決定,“歐洲不能聽任美國為一己私利損害歐洲”,“歐洲要顯示其經濟主權,捍衛自身利益。法國將與其他歐盟夥伴一起提出建議。”法已向美提出不要涉及法企業或設置更長過渡期,以及此前簽署的合同不在制裁之列的“祖父條款”,但內心並不抱太大希望。法國色厲內荏之態溢於言表。

馬克龍和默克爾分別強調要“顯示歐盟主權”和“掌握自己命運”,正是因為歐盟難以在美國面前顯示主權和沒有掌握自己命運。歐盟對美國有著太多的不甘與抱怨,馬克龍在美國議會和大學的講演中已充分表達,但在具體行動中並無多少“自由度”。馬克龍批評美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違犯國際法,要求以“克制”,不要擴大戰火和槍殺巴平民,又説以擁有“防禦權利”。這便是歐盟(包括日澳韓加等)作為美國“戰略跟班”的尷尬與無奈。

歐洲輿論評稱,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現在只有一個盟友——以色列。歐盟將在捍衛自身利益的過程中與美“據理力爭”。結果如何?只能且走且觀察了。鼠首兩端的歐洲並無多大迴旋餘地。(作者為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歐洲中心主任,前駐外大使)

相關事件

  • 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
  • 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
  • 美國時間5月8日下午2點,特朗普總統正式宣佈美國將退出伊朗核協議,並將對伊朗實施最高級別制裁。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