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日本失業率創新低,難掩背後就業泡沫

國際縱橫

雖然日本失業率創新低提振了社會信心,然而就業失衡所帶來的隱患更不能忽視。

近日,日本總務省公佈了去年11月的社會失業情況。數據顯示完全失業率僅為2%,這一數字創造了1993年11月以來的統計新低。

在發達經濟體裏,日本一向以社會安定、就業率高而著稱。然而在經歷了“失去的二十年”,曾經不是問題的“失業率”也日漸成為了歷屆政府無法繞開的議題。自安倍第二次上臺以來,“提高就業率”以及“女性經濟學”一直被擺在政治高位。

“奧運刺激”是主因

關於失業率下降在日本有兩個比較流行的解釋:第一個是,隨著日本出生率的下降,相應的,失業率也會下降。第二個是,安倍“三支箭”(第一支箭:貨幣政策;第二支箭:財政政策;第三支箭:結構性改革)的持續量化寬鬆政策實現2%的通脹,進而帶動就業。

這兩種説法都存在很大的問題。實際上,隨著日本整體經濟的不景氣,企業擴大再生産的能力下降,與新生嬰兒形成了雙降對衝局面。與此同時,根據去年12月25日日本官方公佈的數據顯示,日本11月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五個月來首次上漲,不過家庭支出下跌,這也讓市場進一步質疑強勁消費將有助於加速通脹目標的實現。

此外,失業人口的定義是勞動年齡人口中失業但是有能力工作的、並且在過去的四週內積極尋找過工作的人。近年來,日本社會中尤其是年輕人群體中不工作、不想工作的人慢慢增加,這一部分群體對失業率的數字也有很大貢獻。

不過,如果要找到本輪失業率新低的推手,那一定是奧運刺激所帶來的用工需求增加。

2013年9月8日淩晨,日本時隔56年再次獲得夏季奧運會的承辦權。申奧成功最直接推動的就是大規模基礎設施的翻新與重建。東京都政府推算,東京奧運將給日本國內帶來近3萬億日元的經濟效應。東京2020年“奧運會殘奧會申辦委員會”和東京都體育振興局就申奧成功對於2013年到2020年的經濟波及效果進行了測算,試算的結果為全國2.9609萬億日元,預計能夠産生約3萬億日元規模的經濟效果。

在增加就業方面,東京都為83706人,其他地域約為68496人,全國總計約達152202人。同時帶動就業者的收入,預計在全國會達到7533億日元。也就是説,東京舉辦奧運會預計會給20歲至29歲年齡段的一代人的就業狀況,帶來巨大的正面影響。

女性就業率上升

儘管日本失業率創新低,但這只是近幾十年來日本經濟低迷中短暫的一個小插曲。

長期以來,日本失業率居高不下,長期經濟蕭條難辭其咎。經濟增長率同失業率之間存在密切的負相關關係,高的增長率導致失業率下降,低的或負的增長率伴有失業率的上升。日本自泡沫經濟破滅後,經濟增長率長期處於低水準或負增長的狀態,減少了對勞動力的需求。此外,日本超低速的出生率又給“缺人”又不敢大膽“收人”的社會提出了新的挑戰。2017年日本新出生人口數僅為94.1萬人,創下1899年有統計數據以來的最低值。同時,去年新婚情侶數為60.7萬對,也創戰後新低。過於老齡化的人口現實,也給就業市場的供需帶來了極大的不穩定與不匹配。

雖然日本失業率創新低提振了社會信心,然而就業失衡所帶來的隱患更不能忽視。與整體就業率相比,男性就業率出現了下降,女性就業率出現了上升的新現象。正如日本央行研究人員在2016年3月的一份報告中所提到的,一年多來日本25至44歲的男性失業率出現上升。

2014年,這個年齡段的失業男性人數攀升至31萬,大約是上世紀90年代的5倍。與其對應的是,女性就業率大幅提升的同時,女性就業品質以及為女性所營造的就業環境卻沒有改善。根據Catalyst發佈的數據,在日本,接近60%的工作女性處於兼職或臨時工的工作狀態中。而且,身居管理層的女性少之甚少。在企業中,僅有7.5%的總裁為女性,在員工超過100人的企業中,僅有8.3%的管理人員為女性。

安倍的“女性經濟學”雖然直截了當地解決了短期失業統計數字的問題,卻為長久的就業均衡埋下了隱患。所以,日本就業率提高的背後,可能隱藏著巨大的就業泡沫以及幻象。對於安倍政府來説,統計意義上的勝利或許是其穩定政權的一大利器,然而距離解決日本社會就業的頑疾仍需要更大的智慧。

關照宇(日本問題學者)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