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特朗普的“耶路撒冷恐怖主義”

王晉 以色列海法大學國際政治學博士研究生

美國官員5日傍晚在一場白宮吹風會上説,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將於美國東部時間6日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將啟動美駐以使館前往耶路撒冷的進程,但不會馬上把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而這一言論,也普遍被認為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將要做出“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決定。

特朗普的決定,讓幾乎所有中東觀察家們大吃一驚。為拉攏親以色列的美國選民,特朗普去年競選總統期間承諾,上臺後將把美國駐以色列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而當特朗普真的贏得大選之後,絕大部分觀察家都不再相信特朗普許下的“耶路撒冷諾言”,畢竟總統大選一個樣兒,當選總統後一個樣兒,特朗普也應該大體如此。而當特朗普真的做出這一決定,無疑讓所有的人都感覺到,特朗普真的是一個“敢説敢做”的總統。

耶路撒冷問題一直是巴以問題的核心議題之一,其重要性要超過其他議題。巴以問題涉及耶路撒冷歸屬、巴勒斯坦難民回歸、猶太定居點範圍、巴以未來國界線等敏感議題。而在這些敏感議題之中,耶路撒冷歸屬無疑是最為關鍵且重要的議題。耶路撒冷歸屬不僅涉及耶路撒冷老城的歷史定位、宗教權利和文化屬性,更重要的是牽扯到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誰究竟是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

在傳統上,耶路撒冷問題是被放在巴以問題的宏觀框架下去解決的。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社會都長期認為,耶路撒冷地位問題也與巴以和平息息相關,只有當巴以和談取得突破,巴以和平最終實現,耶路撒冷的最終地位也將由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人自己談判決定。在這一框架下,包括美國在內的國家社會,其作用只不過是協調和幫助當時方達成協定,促成和平的實現。現在特朗普做出“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決定,將會極大的打擊巴以和談的基礎,巴以和平基本上也因此陷入深淵。

特朗普在巴以問題上,對於以色列的偏袒相對較多。無論是他上任之後訪問巴以時候,帶著猶太教的小帽子“基帕”在猶太教聖地哭墻邊祈禱,還是他派出的顧問團隊如特使格林布拉特,女婿庫什諾,在巴以問題上明顯更加重視以色列,訪問巴以時候在以色列呆的時間更多。但是“偏袒”以色列和真的做出“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還是有著本質不同。因此當特朗普可能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消息傳出之後,以色列國內右翼歡欣鼓舞。

在當前的以色列國內,主張在巴以問題上維持現狀或者更加強硬的聲音很多。無論是民間、學界還是政界,對於美國在耶路撒冷問題上發表有利於自己的表態,無疑都表示歡迎。但是也有一些人尤其是左翼會表達擔憂,尤其是擔心如此以來,巴以和談會徹底被堵死,因為任何巴勒斯坦人都不可能接受特朗普這一表態,也就不可能參與到美國主導的和平談判中。而且以色列一些左翼人士一直擔心,特朗普言論會激化巴勒斯坦人的民族和宗教情緒,激起極端主義情緒,對以色列人造成威脅。

此外,特朗普關於耶路撒冷地位的決定,將很可能刺激伊斯蘭世界極端主義的情緒,一些伊斯蘭極端組織也可能因此借勢而起,打亂中東地區的反恐進程;美國和中東盟國如沙特、卡達、土耳其等國的關係陷入僵局,中東地區國家也勢必會重新考慮與美國和以色列的外交關係;與此同時,特朗普的決定將必然激化巴勒斯坦人民族情緒,巴勒斯坦人爆發“第三次大起義”(前兩次大起義分別爆發于1987年和2000年)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進而惡化巴以乃至整個中東地區局勢。

當筆者和以色列國內的巴勒斯坦朋友聊天,談到特朗普在巴以問題上的態度可能會刺激國際恐怖主義進一步發展時,筆者的巴勒斯坦朋友反問道:“難道特朗普不是最大的恐怖分子麼?他的所作所為,肯定會促使一大批年輕人轉向恐怖主義,他才是最大的恐怖分子,不是麼?”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0_175700.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相關事件

  • 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地位
  • 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地位
  • 美國總統特朗普6日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將啟動美駐以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的進程。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