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海洋中國 > 

海洋二所王春生榮獲“敬業奉獻模範”稱號

發佈時間:2019-08-29
放大縮小

近日,中共浙江省委、浙江省人民政府發佈了《關於表彰第六屆浙江省道德模範的通報》,授予28人“浙江省道德模範”稱號,並予以通報表彰。其中,自然資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生態與環境實驗室副主任王春生研究員榮獲“敬業奉獻模範”稱號。

王春生長期堅守在海洋科研工作第一線,自1985年參加工作以來,先後參加了我國30多個航次海洋科學調查,8次擔任首席科學家。他11次搭乘蛟龍號載人潛水器探秘海底,不僅是我國首位乘蛟龍號下潛的科學家,也是迄今為止隨蛟龍號下潛次數最多的科學家。他帶領團隊在國際海底管理局會議中作出優秀陳述和答辯,為我國順利申請到2個礦區的勘探合同發揮了重要作用。

一步一個腳印紮根海洋科研

1964年3月,王春生出生於浙江省台州市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大海給了他美好的童年和無窮的夢想,也讓他心中的“海洋夢”漸漸成型。1981年夏,王春生高考達到重點大學錄取分數線,選擇了廈門大學海洋係海洋生物專業,他立志與海洋相伴一生。

通過4年系統海洋基礎知識的學習,1985年8月,王春生以優異的成績進入原國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現自然資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工作。

到海洋二所後,在一批知名海洋專家的熏陶下,王春生一步一個腳印地從基礎海洋科研做起,逐漸完成了海洋生態領域的多項重要工作。

1992年,王春生前往日本西海區水産研究所,開展了中日黑潮合作研究;1996年~1997年,他又遠赴德國極地與海洋研究所,參與深海環境合作研究;2006年,他到香港科技大學做高級訪問學者;這些經歷極大地開闊了王春生的視野,科研水準也有了快速提升。

經過不懈努力,王春生在海洋生態科研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績。30多年來,他先後主持了國家“863”計劃和“973”計劃課題、國家大洋專項、我國近海海洋調查與評價專項、全球變化與海氣相互作用專項等國家和省部級項目20多項,發表論文150余篇,出版專著2本,編著1本,授權發明專利9項,發現海洋生物3個新屬,50多個新種,主編《海洋生物調查技術規程》1部,獲“海洋工程科學技術獎”一等獎1項,海洋創新成果獎一等獎和二等獎各1項,國家海洋局海洋科學技術一等獎1項,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

參加海洋科考兢兢業業

自1985年參加工作以來,王春生已先後參加了30多個航次海洋調查任務。長期的海上科考,對他而言已是家常便飯。“基本上每年都要上‘大洋一號’‘向陽紅09’等科考船參加海洋調查,每次在船上少則一個多月,多則小半年才能回家。”王春生説。

王春生回憶,海上的日子,最缺的就是新鮮蔬菜。有時候到了航段後期,因為缺乏維生素,船上許多人會出現嘴角潰爛、牙齦出血等症狀。在科考中,還會遭遇大風大浪和輪船機械設備故障等問題。

2005年,王春生出任我國首次大洋環球科考前半程首席科學家,連續在“大洋一號”船上工作了152天。

由於航次前半程的工作重點是岩芯取樣,作業頻次高,國內自主研發的設備還未定型,穩定性不夠。船上的兩台岩芯取樣鑽機先後出現故障,雖然查到了故障的原因是逆變器損壞,但船上沒有備品備件。

此時,身為首席科學家的王春生組織科考隊員現場搶修,把第一台岩芯取樣鑽機的逆變器拆下來,安裝到第二台上,以保證科考作業順利開展。但逆變器安裝在耐壓筒裏,耐壓筒重達百十來斤,在鑽機狹小的空間裏,工具難以使用,科考隊員們只能依靠肩挑身扛,僅拆裝就花了好幾個小時。拼裝完了,新問題又出現了,兩台鑽機分別由國內不同單位研製,設計細節各不相同,重新組裝後,岩芯鑽機的控制系統仍無法正常啟動。

此時,“大洋一號”船與祖國相隔萬里,由於時差等原因,不能隨時聯繫研製單位的工程師。於是大家白天抓緊搶修,晚上與國內軟體工程師進行遠端會商修改設備水下控制系統軟體,會商完後連夜繼續搶修,經過三天三夜的不懈努力,終於使鑽機恢復了工作。

王春生説:“海上工作經常會遇到氣象多變和設備故障等困難。在大洋中漂泊的船就像一個孤島,一旦遇到突發情況只能依靠全體科考隊員和船員們自己動手解決,否則,輕者耽誤寶貴的時間,重則有安全風險。”

隨蛟龍號下潛收穫頗豐

王春生認為,海洋科學是一門實驗科學,從事海洋科學研究,必須要親自參加現場調查,獲取第一手資料。

從2013年開始,王春生擔任了蛟龍號載人潛水器試驗性應用航次4個航段的首席科學家,並搭乘蛟龍號在東太平洋深海海盆、西太平洋海山和海溝進行了11次下潛,成為我國搭乘蛟龍號下潛次數最多的科學家。

2013年8月10日淩晨,搭乘“向陽紅09”船的蛟龍號開始了2013年試驗性應用下潛,王春生作為航段首席科學家,幸運地成為第一位隨蛟龍號下潛的科學家。

當蛟龍號下潛深度達到5268米後,在一個100米高的小海丘附近坐底。“當我第一眼看到海底的時候,就被奇妙的海底世界震撼了。3隻白色海參和1隻海鞘同時映入眼簾。這與我以前從海底錄影中看到的荒蕪的海底完全不同,這是研究海洋生態和生物的珍貴機會。”談起首次下潛,王春生記憶猶新。

王春生説,在蛟龍號之前,我國普遍採用拖網等作業工具獲取海底生物樣品,數量極其稀少,而且採集上來的生物樣品大多被網中的多金屬結核和岩石等磨爛了,完整的樣品難得一見。同時,拖網採集樣品的位置也不準確,可能採集到的不是海底生物。另外,過去水下電視是從上向下拍攝的,通常看到的是生物的背影,拍攝到的僅是攝像拖體拖行航跡上的生物,具有偶然性,並不能確切了解生物在海底的全貌,這次終於能跟隨蛟龍號下潛到海底5千多米,可以近距離從不同角度觀察生活在深海中的神秘生物。

此次任務,一去便是兩個多月的時間,但王春生和他的團隊收穫頗豐,取得了大量深海生物樣品和視頻資料,對深海生物多樣性及分佈特點有了新的認識。

培養青年人才心繫海洋科普

王春生十分注重年輕科學家的培養和團隊建設,多次帶領或舉薦他們參加深潛任務,進入深海探索,給年輕人更多鍛鍊的機會。

王春生帶領的深海生物研究團隊,被評為2018年浙江省部屬企事業工會“工人先鋒號”。

這支團隊在我國載人深潛領域功勳卓著:以團隊成員為主的海洋二所載人潛水器海試保障與應用小組,曾被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和原國家海洋局授予“蛟龍號載人潛水器7000米級海試先進集體”稱號,團隊負責人王春生被海試臨時黨委授予“先進工作者”榮譽稱號。

在國際海底管理局第19屆會議審議我國富鈷結殼勘探合同申請和第20屆會議審議中國五礦集團多金屬結核保留區勘探合同申請時,王春生作為環境專家,加入了中國大洋礦産資源研究開發協會富鈷結殼勘探區和中國五礦集團公司多金屬結核保留區的申請答辯團,並負責《環境監測與評估》陳述與答辯,為我國獲得富鈷鐵錳結殼礦區和東太平洋結核保留區貢獻了力量。

除了海洋科研,王春生多年來心繫海洋科普事業和公益事業。2011年,他參加了由浙江省科協等舉辦的“科學會客廳”科普活動,至今他已在多所高校、中小學校和青少年宮等作了多場關於我國大洋科考的科普講座,為普及海洋知識、傳播海洋意識做出了積極貢獻。

文章來源:智慧海洋圈子
責任編輯:葛蕾

相關閱讀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