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海洋中國 > 

帶著“思考的眼睛”去深海

發佈時間:2019-07-29
放大縮小

“既長了知識、又長了見識。”作為TS12第二航段首席科學家,同濟大學教授翦知湣在本航段首次下潛,“海洋科學家需要通過載人深潛去體驗,以及獲得關鍵數據和關鍵樣品”。

去年5月,他的老師、82歲的同濟大學汪品先院士坐在同樣的位置三次下潛,最後一次還是臨時增加的,當時汪品先曾感慨:“當了學科帶頭人就不出野外了嗎?這樣的做法是錯誤的。”

精確定位精準取樣

中科院深海所彭曉彤研究員十幾年來搭乘過國內外多種載人潛器,他舉了個形象的例子:“最簡單的比喻就是你去逛街,別人扛著相機幫你逛和自己逛不一樣啊,自己逛可能發現更多想要的東西。”

科學家下去之後,可能發現水下和陸地上的想像完全不同,根據實際情況調整策略、優化路線是常有的事。本航段第二次下潛的同濟大學教授鐘廣法坦言,有時在海底的路線調整會很大,帶著想法下去後,想法可能被驗證,也可能完全被推翻。

“還有最大的好處是海底有那麼多東西,要哪一個是需要科學判斷的。你可以精確定位、精確取樣。”鐘廣法説。

“探索一號”像移動的海上實驗室,大家的研究各有側重,冷水珊瑚樣品被帶上來,你用骨骼斷代,我可以用組織測序,是現成的學科交叉機會。船上例行的科學家會議上,前一天下潛的科學家會展示下潛視頻,介紹發現和感受,針對地形地貌或深海生物的一點細節,大家往往討論很久,貢獻自己的智慧。

帶著“思考的眼睛”

1979年,美國的阿爾文號(Alvin)載人深潛器在加拉帕戈斯群島首次發現了熱液生物群,人類第一次知道在深海黝黑的底部,同樣活躍著繁茂的、以化能合成為基礎的深海生命群落,地球科學、生命科學研究的新紀元被一次載人深潛意外地開啟了。

“研究深海一定要靠技術進入深海內部。“彭曉彤説。

關於無人潛器和載人深潛孰優孰劣的爭論一直存在。彭曉彤直言,無人潛器和載人潛器的作業能力相當,兩者各有優勢,前者成本低得多、可以24小時作業、不用擔心人的安全,“但機器的眼睛代替不了人的眼睛,人的眼睛是帶著思考看問題的”。“你的好奇心會驅使你去發現新鮮的東西,激發出很多靈感,這是人跟機器最大的區別。”彭曉彤説。

本航次首次發現的“珊瑚墳場”,就是科學家下潛的意外收穫:同濟大學海洋地質國家重點實驗室李建如博士發現大片死掉的冷水珊瑚後立刻追蹤線索,結果令人驚喜。

成為真正的深潛科學家

但載人深潛也給海洋科學家提出了新的要求。國外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載人深潛,有深潛經歷的科學家數以千計,國內目前還不足百人。“科學家要想用、能用、敢用,從用中體會載人深潛技術在深海研究中的強大優勢。”彭曉彤説。

按照“深海勇士”號的作業能力,科學家真正在海底工作的時間大概6小時。但準備工作漫長而精細,據李建如介紹,路線圖看起來簡單,但那基於大量視頻和資料的積累,“水下時間有限,需要仔細設計路線,否則會浪費、完不成任務”。去年第一次下潛後,為了更好地識別和取樣海底生物,這位研究海底地質的老師還專門去學習了生物知識。

“探索一號”上有一個被反覆提及的説法:如果説海洋科學家是千軍萬馬,那麼真正的深潛科學家就是狙擊手,精確計算,準確取樣,千軍萬馬不能替代。

要做到彈無虛發,深潛科學家們需要保有強烈的時間和空間概念。

 

文章來源:科技日報
責任編輯:葛蕾

相關閱讀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