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海洋中國 > 

海岸帶垃圾的“最後一公里”:最終將傷害人類自己

發佈時間:2019-04-01
放大縮小

從內陸河流衝入大海的垃圾,一旦無法降解進入海洋生物體內再被人所食,最終危害的是人類自己

【新聞廣角】海岸帶垃圾的“最後一公里”

午後的海南省臨高縣臨高角,遊人如織,沒人會把視線投向東側遠處的海灘。在那裏,一道異樣風光,足以顛覆人們對沙灘的美好印象。從臨高角解放公園東側海灘出發,直至文瀾河入海口,3公里海灘上遍佈著垃圾,多數是包裝袋、塑膠瓶、泡沫板、漁網等。更多的海岸帶垃圾,與衝上岸的海洋植物糾纏在一起,一段又一段,綿延數百米,形成一道道環形垃圾帶。

《海南省海洋環境狀況公報》顯示,近年來,該省海岸帶垃圾數量總體呈下降趨勢,可從2016年開始,海岸帶垃圾數量有所回升,當年,海南海灘垃圾平均個數為117857個/平方公里,平均密度為154.2千克/平方公里,2017年,平均個數增至142500個/平方公里,平均密度為150.60千克/平方公里。

垃圾處理廠是垃圾的歸宿,從海岸帶到垃圾處理廠的“最後一公里”,走起來卻並不容易。

河流的垃圾匯入大海

僅僅一個小時,在臨高縣沙灘撿瓶子的附近居民已滿載而歸,裝滿了扁擔兩頭挑著的網袋。“今天至少撿了50個,多的時候一下午能撿上百個。”灘塗上,一位漁民忙著把撿來的纜繩打結,整理後賣給收購商。“以前泡沫板也能賣出去,但現在沒人收購,沙灘上泡沫板越來越多。”

出現垃圾的沙灘還有很多,3月21日下午,臨高縣市政大道旁的文瀾河流域,水面上不時飄過垃圾,一隻碩大的泡沫箱,出現在文瀾大道的橋下,一次性飯盒與塑膠瓶一起漂蕩在河畔的植被中。

在6公里外的文瀾河入海口,海岸帶垃圾再次出現,西側海灘上堆積了大量的垃圾。這些曾經漂在河中的垃圾,有一部分流入大海,並再次被海水衝上沙灘。在7公里之外,金牌港海岸帶區域也出現了類似的生活垃圾。

“最常見的是廢棄漁網、塑膠袋、塑膠瓶以及煙頭。”自從一年多前來到儋州市白馬井鎮後,來自河南的候鳥老人岳國士常去海邊休憩。如今,岳國士的手機裏存著很多圖片,圖片顯示,白馬井鎮中心大道一側的海灘上,散落著各式垃圾,包括泡沫板、塑膠袋,甚至是廢棄的金屬家裝用品等。

居民垃圾過載

不同於城市區域,許多海岸並無太多人口聚集,也不會産生如此巨量的生活垃圾。那麼,海岸帶的垃圾從何而來?

“有些海岸帶垃圾是通過洋流運動漂來的,比如,遠海漂浮的浮標和漁網等,從源頭上看,垃圾還是來源於人類活動。”海南省生態環境廳海洋處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海南海岸帶垃圾來源十分廣泛,主要包括陸源和海上兩部分。陸源來自於海岸帶開發活動、沿海地區的村鎮生産生活垃圾以及河流輸入等;海上則是一些特定的海上活動,包括油氣開發、海上傾廢、海上漁業等。“海灘上的垃圾,好多是被海水衝上岸的,但它們並不完全來自於海洋,有部分來自內陸城區,垃圾入河後,進入大海,又被衝了上來。”

白馬井鎮宣傳委員林詩欽介紹,該鎮常住人口為7.1萬人,而每年冬季前來的外來人口,已達4萬到5萬人,“幾乎增加了超過一半的城市人口。”人口流量帶來管理壓力,原先容納2萬人的白馬井第一市場已不夠用,更多的流動市場出現在各個居民區,垃圾隨之而來。“對於自發形成的流動市場難以有效管理,塑膠製品以及廢棄的經營用具等缺乏管理,無形中增加了垃圾的散落和産生。”

在白馬井鎮濱海大道,“禁止傾倒垃圾”的牌子豎立在海灘顯眼處。然而,沙灘上的植被深處,依然出現了垃圾傾倒的現象。位於海岸帶周邊的城鎮,如果未能及時進行垃圾處理,每天所産生的巨量生活垃圾中,有部分直接或間接流入了海岸帶。

難以降解的塑膠

當海岸帶垃圾隨著潮水入海後,首當其衝的是海洋動物。5年來,作為三沙市七連嶼海龜保護站的一員,陳山所救助的受傷海龜中,一半左右是被漁網或塑膠製品所傷。

2017年一天,陳山又從漁民手中接過一隻受傷海龜,它被廢棄漁網和塑膠垃圾纏住,四肢上滿是傷口,陳山和保護站成員拿著剪刀,小心翼翼地把纏繞在它身上的廢棄物剪開,為傷口消毒涂藥。但幾天后,海龜仍然傷重不治,兩年後再次提起,陳山心情依然難以平復。

事實上,不僅是海洋生物以及沿岸植物,人類造成海岸帶污染,最終將傷害人類自己。

“在生活中隨手丟棄的垃圾輾轉來到海岸帶,在海水沖刷下物理分解,將會以另一種形態重新回到我們的生活中。”海南省海洋與漁業科學院海洋生態研究所副所長梁計林説,除了木製品等能被自然降解外,海岸帶上的塑膠垃圾無法自然降解,它們只能大塊變小塊,小塊變得更小,最終變成直徑小于5毫米甚至更小的塑膠顆粒,這被稱為“微塑膠”,目前,已經發現人體內檢出微塑膠的案例。

“源自於石油工業的塑膠垃圾,原本在自然界中並不存在,因此,自然界中的生物,同樣不具備降解微塑膠的能力。”梁計林表示,無法降解的微塑膠有可能被海洋生物誤食,以貝類等海洋濾食性動物為例,它們以吸入周邊海水為食,當海水中存在一定數量的微塑膠,濾食性動物在吸入海水時無意間也吸入了微塑膠。“但生物並不能吸收微塑膠,最終只會積存在體內。它們一旦被人類所食用,微塑膠就將進入人類體內,進入血液,或被器官所吸附,給人體帶來傷害。”

居民也應當參與其中

面對垃圾,過去以屬地化作為主要方式的海岸帶環境管理,受制於人力物力以及執行措施的缺失,正面臨著考驗。“海岸帶環境衛生管理大多交由鄉鎮實行屬地化管理。但是鄉鎮環衛工人配置不足,偏遠海岸帶無暇顧及。”一位海洋與漁業部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3年前,藍絲帶海洋保護協會在三亞市梅聯村發起了一個項目,參與城鄉垃圾一體化清運。3年後,協會秘書長蒲冰梅再次來到這裡,村裏環境衛生變化很大,在村民和環衛工人配合下,村裏的垃圾每天都能夠及時清運。

“但海岸帶上幾乎完全沒有變化,依然存在大量垃圾。”蒲冰梅表示,“像城鄉垃圾清運一樣,海岸帶垃圾清運同樣需要打通‘最後一公里’,也分為清理和轉運兩部分,當環衛工人數量有限時,周邊居民也應當參與進來。”

三亞市海坡村區域的三亞灣海岸帶,始終保持著不錯的衛生環境。海坡村老支部書記歐逢源介紹,村裏早已成立村民環衛隊,定期清理海岸帶,“每個月都組織村民來到海岸帶清理垃圾,一袋一袋裝好後,交給環衛工人轉運。”最初村民並不樂意,歐逢源只好挨家挨戶動員。如今,在環衛部門配合下,海坡村已經形成清運體系,每月定期清理海岸帶垃圾。

拓寬監督渠道

“一些海岸帶的周邊有村莊或社區,建議環衛部門與村民展開聯動,配合社區進行垃圾清理,並及時轉運。”原國家海洋局研究員、海洋環保專家羅九如表示,聯動模式有序開展,還需要加入責任包乾制。

目前,海口市正在實施一種責任包乾制。2月22日,海口市白沙門公園出現污水滯留海灘情況,工作人員反映到該市美蘭區灣長辦,負責人隨即作出部署,查明污水排放情況,協調各單位解決問題。“灣長制”是國內正在推進建設的海岸帶保護措施。2017年,海口市與青島市等5省市成為全國首批“灣長制”試點省市。

海南省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深海科學與工程研究所研究員李松海認為,參考城市網格化管理,將海岸帶進行網格化劃分,設置專人負責其中區域,能夠有效提高工作效率,避免出現海岸帶垃圾長期無人清理、突擊清理的局面。

海南環保人士李波表示,“要真正發揮作用,還需要切實做好問責制。”李波建議拓寬“灣長制”的監督渠道,讓每位市民都能參與其中,“發現有垃圾,拍張照片就能反映,能夠讓相應的管段負責人受到監督,‘灣長制’的推進才有保障。”

吳雪君

文章來源:工人日報
責任編輯:吳一凡

相關閱讀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