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海洋中國 > 

探訪江蘇開山島:感受時代楷模王繼才11680天的堅守

發佈時間:2018-09-25
放大縮小

 開山島。 于從文 攝

開山島。 于從文 攝

江蘇灌雲開山島民兵哨所原所長王繼才,在環境異常艱苦的黃海孤島開山島上,一守就是32年,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日前,記者隨“王繼才同志先進事跡媒體採訪團”登上開山島,追尋王繼才的守島足跡,感受王繼才11680天的堅守。

開山島哨所中的一幅“守島”字畫,時代楷模王繼才用一生踐行這幅字畫的蘊意。 于從文 攝

開山島哨所中的一幅“守島”字畫,時代楷模王繼才用一生踐行這幅字畫的蘊意。 于從文 攝

開山島是黃海江蘇海域的一個距陸地13海裏的彈丸小島,面積只有一個足球場大小,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守島之責劃歸地方。那時候的開山島,説到底就是一堆光禿禿岩石,寸草不生,不通電,吃水要靠陸上運送。荒涼與孤寂,讓幾撥派上去守衛的民兵打了“退堂鼓”,最長的守了13天,最短的,上去3天就“打道回府”。1986年,27歲的江蘇灌雲縣民兵王繼才自告奮勇上島守衛,第二年,王繼才在學校做代課教師的妻子王仕花放棄有望轉正的機會,上島“陪夫守島”。夫妻守島一守就是32年,直到今年7月27日王繼才突發疾病永遠地倒在守島崗位上。

記者探訪開山島那天,風和日麗,海艇行駛45分鐘才到開山島碼頭。隨行的灌雲縣委宣傳部的同志説,王繼才當年上島可沒有現在便捷,他都是搭出海的漁船上島,一般要花一個半小時才能上島。如果遇上天氣不好,海上有風浪,時間更長,上島上岸都不易。王繼才夫婦難得上岸,生活給養都是由當時才13歲的女兒備好,請出海的漁船帶上島。

孤零零的小島,除了海風海浪岩石,連個説話的人都沒有。為了排除難耐的寂寞,以前從不抽煙的王繼才學會了抽煙,一條香煙兩天就抽光。為了抵禦潮濕的海島環境,以前從不喝酒的王繼才學會了喝酒。即使如此,長期生活在潮濕的海島上,王繼才還是染上風濕疾病,關節常常疼痛難耐。

在開山島上,有一個特殊的雨水收集器具。王繼才的遺孀王仕花介紹説,當年,島上沒有淡水,生活用淡水由地方人武部門每個月運送一次,當王繼才得知運送一次淡水需要花費5000元的運輸成本後,他果斷地拒絕這項“待遇”,自製雨水收集器,解決島上飲用淡水。

令王仕花刻骨銘心的是兒子王志國的出生。1987年,懷胎十月的王仕花在島上陪夫守島,臨盆前正遇上海上風浪,幾天沒有漁船靠島,王仕花無法上岸生産。王繼才“土法開工”,用對講機向岸上醫生請教,用白酒、剪刀等不能再簡的器具為兒子接生。兒子呱呱降生,王繼才夫婦為孩子取名“王志國”:立志保衛國家。

守島32年,11680天,無論風和日麗,無論颳風下雨,王繼才每天有一件事雷打不動準時要做,那就是升旗。王繼才曾對妻子説,國旗代表國家,島上每天國旗飄揚,就代表著國家的主權。國旗用舊了就換新的,32年來,他們更換過近200面國旗!

守島32年,建島32年。碼頭壞了,夫婦倆就手搬肩扛修碼頭;島上荒蕪,夫婦倆就帶來樹苗草種,綠化海島。如今的開山島,雖然説不上草木茂盛,但也能隨處可見綠色,生機盎然。王仕花説:“老王(王仕花對王繼才的愛稱)説,島就是家,家就是國,守島就是守家,就是守國。”

王仕花講述守島故事。 于從文 攝

王仕花講述守島故事。 于從文 攝

踏著開山島208級臺階,記者一直在思考,是什麼力量支撐著王繼才一生的守衛?

是家國情懷的傳承:王繼才的二舅曾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王繼才從小受二舅耳濡目染的影響,把保家衛國當作自己的人生追求。

是一言九鼎的承諾:當年,王繼才在縣人武部長面前,誓言一生守島,他用一生兌現了莊重的諾言。

是對這一片國土的濃濃深情:32年,王繼才已經融入海島,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園,守島就是守家,守島就是守國。

文章來源:中國新聞網
責任編輯:閆景臻

相關閱讀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