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海洋中國

五年來我國漁業可持續發展 生態優先

發佈時間: 2017-10-11
放大縮小

養魚護水生態優先

  ——黨的十八大以來漁業可持續發展綜述

這註定是我國漁業發展史上不平凡的五年。大力推進漁業轉方式、調結構,使漁業生産品質效益齊飛,漁業生態保護成效顯著,漁民收入水準進一步提升,漁業可持續發展邁出新步伐。

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漁業發展延續多年來的良好發展勢頭,水産品産量由2012年的5907.68萬噸增長到2016年的6901.25萬噸,增長16.82%,水産品市場供給充足,為豐富城鄉居民“菜籃子”供給發揮了重要作用。漁民每人平均純收入由2012年11256.08元增長到2016年16904.20元,增長50.18%,為農業農村經濟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2016年,全國水産品出口量423.76萬噸、出口額207.38億美元、貿易順差113.64億美元,穩居國內大宗農産品出口首位。

黨的十八大將生態文明納入“五位一體”總佈局。不斷推進以長江為重點的水生生物資源保護工作,是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內容。五年來,漁業發展方式正經歷著歷史性的變革,生態優先的發展理念得到全面彰顯。

休漁減船,養護海洋漁業資源

“圍繞轉方式、調結構這條主線,提質增效、減量增收、綠色發展、富裕漁民,成為了全國漁業漁政工作的總目標。漁業生産,越來越強調走綠色、生態、可持續的發展道路。”農業部漁業漁政管理局局長張顯良説。

海洋伏季休漁制度是我國養護海洋生物資源的一項重要制度。自1995年以來,伏季休漁制度的實施取得了良好的生態、經濟和社會效益,受到了廣大漁民的熱烈歡迎。為了進一步保護和合理利用海洋生物資源,黨的十八大以來,農業部兩次調整完善海洋伏季休漁制度。2017年1月,農業部從落實中央生態文明建設的高度出發,對海洋伏季休漁制度進行了科學調整,統一併延長了休漁時間。從5月1日起,我國北緯12度以北的海域除釣具外的所有作業類型都要“船進港、人上岸”。

休漁期提前了一個月,使海洋漁業資源得到了充分的休養生息。漫長的三四個月後,沿海各地開漁以來“捷報頻頻”,漁民“第一網”喜獲豐收。在廣東茂名濱海新區博賀漁港,碼頭上卸載漁獲物的漁民紛紛表示,開漁後的捕獲量較休漁前增加了30%左右,一些多年不見的魚也重新出現。科學延長伏休時間,讓漁業資源恢復明顯。

今年,為進一步加大對捕撈強度的控制,國家調整完善了“十三五”海洋捕撈漁船“雙控”制度,農業部組織沿海各省簽訂了《加強國內海洋漁船控制與管理責任書》和《落實海洋漁業資源總量管理制度責任書》,要求到2020年,全國壓減海洋捕撈機動漁船2萬艘、功率150萬千瓦,國內海洋捕撈總産量減少到1000萬噸以內。為進一步實現海洋漁業資源的精細化、科學化管理,提升漁船和漁業資源的管控水準,農業部還啟動了限額捕撈試點,在嚴格控制並壓減漁船的基礎上,探索對捕撈産出進行控制。

目標既定,重在落實。沿海11個省(區、市)紛紛立下了“軍令狀”。在浙江,海洋捕撈漁業既是地方經濟重點産業,也是沿海漁民賴以生存的傳統産業。2016年底,浙江省海洋與漁業局出臺了《關於印發海洋捕撈漁民減船轉産實施方案的通知》。該方案的實施範圍涉及全省納入全國海洋漁船動態管理系統數據庫的所有海洋捕撈漁船,方案明確指出,2015-2019年,浙江共要壓減海洋捕撈漁船2580艘、總功率43萬千瓦。這意味著,未來5年浙江省將削減12.4%的漁船和12.8%的功率。據統計,截至2017年8月底,全國減船數量已達4054艘、壓減功率33萬千瓦,完成了下達的分年度減船任務。

一手抓科學引導,一手抓嚴守底線。除了調整伏休時間、減船轉産,清理整治“絕戶網”和涉漁“三無”船舶,更是保護幼魚資源和捍衛伏休成果的重要舉措。農業部曾多次指出,要堅持生産生態並重,加強海洋漁業生態環境保護,始終保持高壓嚴打態勢,從源頭上堵住“絕戶網”。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6月底,全國共摸排涉漁“三無”船舶4.6萬艘,累計取締2.6萬艘,清理違規漁具90余萬張(頂),有效形成了打擊整治的高壓態勢。

換擋升級,實現漁業可持續發展

從過度捕撈、粗放養殖到耕海牧漁、增殖放流,是漁業生産方式向著可持續發展的重要轉變,更是我國現代漁業轉型升級邁出的重要一步。建設海洋牧場,已經成為發展現代漁業新舊動能轉換的“變速箱”。目前,全國已建成國家級海洋牧場示範區42個、海洋牧場233個,覆蓋海域面積超過850平方公里。

近年來,山東堅持實施以“增殖放流+人工魚礁+藻場移植+智慧網箱”為主的海洋牧場建設,推進海洋漁業從“獵捕型”向“農牧型”轉變。海洋牧場使海域生態系統得到修復,漁業資源增殖十分明顯。“2010年前,這裡基本上什麼魚也釣不著。後來經過海洋牧場有規劃地投礁、封閉養護,魚的品種逐漸豐富,最多的時候有40多種。”青島魯海豐海洋牧場負責人汪顯剛説。

海洋牧場建設過程中,大型平臺等裝備、資訊技術的應用,使漁業現代化水準顯著提升。去年7月,我國首個自升式多功能海洋牧場平臺在煙台中集來福士基地交付,安裝在萊州芙蓉島海洋牧場,集監測、管護、補給、旅遊、安全、環保等6大功能于一體,成為海洋牧場建設的現代化支點和“牧場空間站”。

除了裝備大型平臺,利用現代資訊技術建設“智慧型”海洋牧場,打造海洋牧場觀測網,對海域狀態實行線上視頻觀察,對水質生態環境參數等線上監測,實現海洋牧場的“可視、可測、可控、可預警”也已成為海洋牧場和現代漁業轉型升級的新方向。

養護海洋資源,離不開對苗種的保護。增殖放流是養護水生生物資源的重要舉措,對促進漁業種群資源恢復、改善水域生態環境意義重大。據統計,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共投入增殖放流資金39.5億元,增殖放流各類水生生物苗種1429億單位。增殖放流的社會影響日益增強,6月6日也已成為全國“放魚日”。

轉産轉業,提升漁民收入水準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

長江是我國的“淡水魚類種質資源庫”。然而,長江的魚類資源正面臨著急劇的衰退,長江的天然捕撈量由1954年的54萬噸,減少為近年來的10萬噸左右。共抓長江大保護,已經成為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必由之路。

從2017年1月起,貴州赤水河流域率先試點實施全面禁捕,對長江流域捕撈漁民轉産轉業工作起到很好的示範和帶頭作用。今年2月,農業部發佈了《農業部關於推動落實長江流域水生生物保護區全面禁捕工作的意見》,計劃用2年時間,完成所有保護區內漁民退捕轉業工作,率先實現保護區永久全面禁捕。全面禁捕的壓力,化為各地捕撈漁民轉産轉業的動力。各地積極推動捕撈漁民搞養殖、漁家樂等形式,轉産轉業的先進典型如雨後春筍般涌現。

近年來,休閒漁業成為漁業産業鏈條上異軍突起的一顆新星。在山東,“漁夫垂釣”已經成為省級休閒海釣基地的“代名詞”。2016年,15處省級海釣基地年接待遊客117萬人次,直接經營收入達2.6億元,帶動旅遊消費25億元。休閒海釣拉動的消費是所釣漁獲物價值的53倍。休閒海釣成為當地漁民轉産轉業的致富門路。江蘇蘇州的陽澄湖度假區形成了“春看花、夏賞稻、秋吃蟹、冬捕魚”的休閒旅遊業態。位於該景區內的清水村,經營漁家樂的村民超過200家。2016年,清水村的遊客接待量超過50萬人次,該村村民每人平均收入達到3.4萬元。

而在內陸,稻漁綜合種養等一批生態健康養殖技術正遍地開花,為農漁民脫貧增收闖出一條新路。全國調查表明,稻漁綜合種養比單種水稻畝均效益增加90.0%以上,如稻蝦模式畝均增加1456.28元,稻鱉模式畝均增加13744.94元,稻蟹模式畝均增加2484.33元,種養結合的新模式下增效明顯。雲南把稻漁綜合種養作為産業精準扶貧的重要抓手,在德宏州、紅河州扶持發展稻漁綜合種養,畝産值近2000元,不僅改善了稻田生態,還帶動大批農民脫貧致富。(記者 韓超)

文章來源: 中國海洋報
責任編輯: 奚婷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