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海洋中國

外交家厲聲教病逝 各界沉痛悼念

發佈時間: 2017-09-04
放大縮小

2017年8月6日,中國共産黨的優秀黨員、我國資深外交官、國際法學家、中美問題專家、南京大學傑出校友厲聲教同志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2歲。遺體告別儀式8月16日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厲聲教同志逝世消息甫出,社會各界通過不同形式沉痛悼念,外交界與學界知名人士紛紛撰文,回憶厲聲教同志,現摘登部分內容(排序不分先後):

厲聲教同志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主任王穎

厲聲教是一個很出色的外交家,他英語非常好,專業也很紮實。他一輩子兢兢業業,不求名,不求利,是一個非常傑出的學者型外交官。厲聲教對周恩來總理主持外交大政與成就,是欽佩、信服與忠誠執行的。可以説,他遵守我國外交工作的原則與作風,終生不渝。在擔任中國駐多倫多副總領事期間,他主管僑務,對華僑十分關心,為他們解決了很多問題,在多倫多華僑中很有口碑。他忠貞愛國,且很有情趣,思想境界也很高。作為外交官,他宣揚了國家,團結了人民,他的逝世是一個損失。聲教同學忠貞愛國、無私奉獻,是我們的榜樣!

厲聲教同學是1952年9月考入南京大學地理系學習的,他來自上海。當年招收的80名地理系學生中,有近30名以上來自上海,多為指導志願,一來校就鬧情緒,要求轉學,而厲聲教同學是自上海考入南大,進地理系卻是自填志願,從未鬧情緒。他在地理系學習經濟地理專業,當年,地理系政治輔導員李乾亨老師認為厲聲教同學是可造之才,對他多有關照。他人非常挺秀,籃球打得特別好,是南京大學籃球校隊的主力隊員。他學習成績優異,英語也非常好。

大學畢業後,厲聲教同學與同班三位同學被分到外交系統工作,他在外交部,另兩位在外交學院,一位少數民族同學在雲南省外事部門工作。但是,在外交系統堅持工作下來,直至退休的是厲聲教與陳宗德兩位同學,當年均為品學兼優,詩書傳家的學子。

1970年代中期,中國科學院地理研究所郭敬輝副所長、瞿寧淑秘書長與國家海洋局聯合組織一批中青年海洋學者在大連黑石礁賓館撰寫“中國海洋地理”專著,當時聽説請到了外交部條法司的有關領導到會,介紹國際海洋法談判情況。報告開始後,才知來的是老同學厲聲教,我們十分高興。他系統地講述了海洋法內容、原則與談判成就,使我們對海洋法有了較多的了解。期間,他還向老同學介紹了瑞士會議內、外的一些軼事,相聚甚歡!

我是1979年由教育部派往加拿大首批留學的三位學者之一,1980與1990年代,與加拿大海洋研究與教育部門多次合作,常赴加拿大工作。當時,厲聲教同學任中國駐多倫多副總領事,我們有機會在多倫多市會面,我在加拿大的小女兒朱耕亦在多倫多市參與華人活動,深知在多倫多聚集的華人很多,無論來自大陸或台灣的華僑均為厲聲教熱心支援華僑活動而豎大拇指,眾口皆碑地欽佩。我們也十分敬佩他勤奮努力的工作作風。

南京大學2014年5?20校慶期間,“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專門邀請對我國邊海事務有傑出貢獻的條法司前副司長厲聲教同學到校作專題講演,學術報告會在地理海洋學院大講堂隆重舉行,有幾百名專家教授研究生到會聽講。聲教講了南海問題、中國邊疆外交問題,也講了個人在工作中的成長經歷以及對周總理老一輩外交家的懷念。他的報告給與會人員以深刻的教育。當時我感到他的身體與精神已不如前。

南京大學地理系1952-1956年同班同學,畢業30週年、40週年、50週年常有聚會,聲教都熱心地趕來南京,與大家一起歡聚,回憶年輕時的快樂時光。如今他一下走了,確實使人難以接受。我們深切懷念老同學與老師長,懷念朝氣蓬勃的年輕時光。厲聲教學長,安息吧!你的精神與友情常留于我們腦海與胸懷!

外交部邊界與海洋事務司司長歐陽玉靖:

驚悉厲老不幸病逝,深感痛惜。我與厲老相識多年,厲老曾在條法司專門負責邊界與海洋事務及外交談判工作。2009年3月邊海司從條法司分立出來後,這部分業務即劃歸於邊海司負責。厲老是我們為數不多的老同行、老前輩之一,在歷屆條法司同事中都很有口碑,我們都非常敬重他。厲老是我國從事邊界與海洋事務工作的外交官中碩果僅存的老專家,他的逝世令人痛惜。

我與厲老接觸最多的時候還是他從外交崗位上退下之後。厲老退休後,還一直關心邊海業務工作,和我們有過很多方面的合作,為部裏做了很多調研工作,包括60年代中緬邊界談判、南海問題及外交史方面的研究,也為我們寫了不少內部調研報告。親歷過去那段歷史的人現在已經很少了,厲老留下來的東西還是很珍貴的。

厲老是學地理出身的,他十分喜愛對各種國內外地圖資料進行整理和研究。當時有一些地圖出版社經常給司裏送來一些新出版的地圖、地圖冊等各式地圖書籍,我那時吩咐司裏的同志,外面送來的最新地圖資料,先給厲老拿去研究,剩下的再放到處裏去留存。

我與厲老2014年曾共赴南京大學南海協同創新中心講學,不過那時的厲老已力不從心,我們看到後也很心痛。

厲老高風亮節,淡泊名利,一生為人坦誠,默默奉獻,為國家的條法與邊海事業作出了大量的貢獻。特別是退休後,仍繼續積極地為國家邊海事業發揮餘熱,“老牛自知夕陽短,不用揚鞭自奮蹄”是厲老的真實寫照,這種忘我的精神必將激勵我們在新的時期不忘初心,砥礪前行!我們也將永遠銘記他!

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氣象中心原主任李澤春:

聲教是一名傑出的外交官,代表國家參與了多個重大的國際談判,並獲得了周恩來總理的肯定,是我們市西中學最傑出的同學之一。

我和聲教是幾十年的好朋友了。我們是上海市西中學的同班同學。少年時期的聲教是我們市西的明星人物,他不僅學習好,籃球也打得特別好,球技在整個上海市都小有名氣。後來我參軍了,聲教考入了南大,畢業後又進了外交部,我們天各一方,失去了聯繫。但一次我在瑞士日內瓦出差時聽到了他的消息,了解到他在外交部條法司,於是我後來就去外交部找到了他。就這樣,我們在北京又聯繫上了。此後多年,我時常與聲教在他家相聚,縱論天下,甚是開心。

聲教為人,光風霽月,至真至純,從來“事無不可對人言”。他于功名利祿並不如何計較,終其一生都保有一顆勤勉務實,淡泊寧靜的赤子之心,這固然令他長葆謙和沉著的氣度,卻也令人誤以為是因他過得一帆風順。唯有真正懂得他的人,才知道他的“不動聲色”,是遭遇過多少磨難與坎坷後的淡然。現在他已然仙去,我們在哀傷之餘,不由得都認為,較之於他豐溢的才華與貢獻,他這一生,終是歉收了。

草書一聯,聊作吾輩對老友聲教的惋惜悵嘆:

鐘鼎管庫,八十年塵網歸去來。

翰墨風煙,三千里明月共悲歡。

外交部原翻譯室主任、中國原駐盧森堡大使、著名外交家吳建民伕人施燕華:

驚悉聲教不幸去世,十分難過。我和建民自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就曾和聲教同事一段時間並建立友誼,特別是他們倆曾一起參加聯合國海洋法會議的工作,經常互相切磋。聲教對工作的細緻認真令人欽佩,對一些問題都能把來龍去脈講得一清二楚。建民生前也經常和我談起他,稱讚他為人正派,事業心強。退休後我多次在外交部與他同桌吃飯,發現他仍為外交部國際法方面的人才培養殫精竭慮。

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外交部條法司原司長、聯合國國際法委員會委員黃惠康:

驚悉厲老不幸辭世,深感悲痛,遙致哀思。厲老對國家的外交條法事業貢獻良多,海內外條法人將永遠銘記在心。厲老對司裏的工作十分關心,特別是為整理司史竭盡心力。現在懸挂在司會議室的條法司簡史就凝聚了他老人家的智慧和奉獻。

中國農業銀行總行原國際業務部總經理鄒一民:

驚悉老戰友厲聲教同志駕鶴西去,深感悲痛,沉痛哀悼!厲聲教同志一生嚴格要求自己。在工作上認真負責,敢於諫言,勤奮刻苦,努力鑽研,學習和掌握各種新知識。在政治運動中,為人正直,不隨波逐流、虛偽冷漠。在日常生活中對人和善,生活純樸,與人無爭。儘管老厲曾受磨難,但他仍能樂觀從容地面對一切,他是個堅強樂觀的人。

外交部條法司原副司長王宗來:

痛失亦師亦友厲老

王宗來

厲精圖治壯山河,

老馬識途百戰多。

千難萬險何所懼,

古道熱腸堪楷模。

中國駐約翰內斯堡總領事阮平:

我和原條法司同事對厲老去世都倍感傷痛,我們失去一位老師長,老朋友、老大哥。正如我們敬送花圈所書,我們都是他的弟子。無論我們在何處任職、處於何崗位,我們不會忘記是厲聲教手把手把我們帶入門,扶開工,督啟程。他永遠是我們最敬重的領路人。他為人謙遜、沒有架子,深受我們年輕人喜愛,他不勢利、正直讓我們欽佩,他看問題全面、分析事件深刻,他嚴謹的工作作風則讓我們一輩子受益。

競天公誠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李裕國:

驚聞厲老仙逝,不勝悲痛,哀悼之情,難以言表!厲老溫良敦厚,博學儒雅,提攜子弟,視如一家。共事數載,受教非淺,為友一生,細雨春風。今此一別,天地相隔。惟願厲老,一路走好,天國仙境,永世快樂!

外交部條法司是個群英薈萃的地方。能讓這些哥們奉之如師如友,幾十年不離不棄,只有厲老!其真性情待人,真性情做事,沒有矯飾,沒有心機,這品質在上一輩外交官裏(就我所見所識)絕無僅有,以至於與其相處,常常使我反躬自省。為人能純凈如斯,純真如斯,堪為楷模!厲老遠行,吾輩何處再尋仁兄!嗚呼!

一個多年的印象反覆涌上心頭:厲老如果做個大學教授會是什麼樣?一定非常好,非常開心,非常有成就,反正到外交部是入錯行了,委屈了,屈才了。記得一事,我們邊界處在國內地圖的編印上是有發言權的,多年以來,曾有一著名的論戰。在中英文對照版的中國地圖上,英文地名中的通名部分(如西藏自治區中的“自治區”、王府井大街的“大街”)是用中文拼音還是用英文,始終在爭論。地圖出版社持譚其驤的觀點:中國地圖的地名一定要中文拼音,用英文詞是殖民地意識,以厲老為代表的外交部觀點則堅持:英文版的通名部分當然應該用英文詞,不然外國人怎麼看得懂?!我們當時還在調侃:用中文拼音給地圖出版社寫一封信,看他能不能看得懂。厲老對此曾做了大量研究並寫下很多文字,實事求是,堅持真理。雖然至今仍有“XX Dajie”的笑話,但我始終認為真理在我們這邊。

楊振寧之妹楊振玉:

驚悉聲教病逝,很惋惜,也很難過。他有一個精彩的人生。

聲教出身於高級知識份子和社會名流家庭,受到良好的文化薰陶,成長的過程中除學業外,還興趣廣泛,球類、音樂都是他的愛好。他家教很嚴,這規範了他的人生價值觀。

我印象中市西中學的厲聲教同學,不多言語,身手敏捷,善打籃球。入南大地理系後,不但外文長進,並且有機會踏遍祖國錦繡河山。以後到加拿大任副總領事,經歷了東西兩方文化、社會結構等等的相互融合相互碰撞,其間對他個人的影響可想而知。

我特別感動的是他的親情和友情,這反映出他的人品。

晚年的聲教開始著手整理他一生的外交日記,我很佩服他的記憶力以及思維的條理性,如若得以出版,相信會有不少讀者的。此外,聲教還認真地編輯了多期市西五二級通訊,使晚年的我們,找回了半個世紀以前同窗的情誼,這份執著,讓人感動不已。聲教曾建議我回京和市西老同學相聚,遺憾的是我再也看不見他了。

外交部:

厲聲教同志在外交部及駐外使領館工作期間,認真執行黨和國家的外交路線,努力開展外交活動,注重調查研究,實事求是。他光明磊落,襟懷坦蕩,工作勤奮,盡職盡責,默默奉獻,廉潔奉公,艱苦樸素,誠懇待人,作風正派。退休後,厲聲教同志仍然十分關心黨和國家的改革開放事業,衷心擁護黨中央的領導,對祖國的未來充滿信心。厲聲教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鬥的一生。他把畢生精力全部貢獻給了他為之奮鬥的共産主義事業。他的逝世,使我們失去了一位好黨員、好同志、好幹部。我們要學習他的優秀品質,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努力奮鬥。 (責編:姚茜、李源)

文章來源: 人民網
責任編輯: 奚婷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