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海洋中國

參加第三次南海大洋鑽探的中國“80後”

發佈時間: 2017-03-19
放大縮小

3月17日,參加第三次南海大洋鑽探的中國“80後”在“決心”號上留影(從左至右:蘇翔、趙寧、雷超、張楊、張翠梅、張錦昌、易亮)。神秘浩瀚的深海,是地球上人類尚未逾越的“最後疆域”。以船舶為馬、以科學為韁,在這片“最後疆域”戰風鬥浪、馳騁縱橫,是一件很“酷”的事。從小追求“做很酷的事”“不走尋常路”的張錦昌,支過教、留過學,三十而立之際,將自己的人生目標鎖定在深海。“深海裏有人類太多的未知、太多的需求,我們在這裡進行的每一步探索,都走在人類歷史的最前沿;每一項科學研究,都是人類好奇而未知的。還有比這更酷的事情嗎?”張錦昌説。新華社記者張建松 攝

新華社“決心”號3月18日電 題:在大海揮灑青春——記參加第三次南海大洋鑽探的中國“80後”

新華社記者 張建松

神秘浩瀚的深海,是地球上人類尚未逾越的“最後疆域”。以船舶為馬、以科學為韁,在這片“最後疆域”戰風鬥浪、馳騁縱橫,是一件很“酷”的事。

從小追求“做很酷的事”“不走尋常路”的張錦昌,支過教、留過學,三十而立之際,將自己的人生目標鎖定在深海。“深海裏有人類太多的未知、太多的需求,我們在這裡進行的每一步探索,都走在人類歷史的最前沿;每一項科學研究,都是人類好奇而未知的。還有比這更酷的事情嗎?”張錦昌説。

34歲的張錦昌來自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這是他從美國德州農工大學留學回國後,第一次踏著南海的波濤,將研究的目光,從地球上最大的火山--西北太平洋大塔穆火山,轉到了南海。

“在南海大洋鑽探的大目標中,我的目標是通過研究海底岩芯樣品,解釋地震探測所得到的地震信號的岩石意義,為今後研究海洋岩石圈建立模型。”張錦昌説,“相對於整個地球,岩石圈在地球表面就像雞蛋殼一樣薄。了解海洋岩石圈的生老病死過程,是我研究的目標。”

海洋在內心深處的吸引和魅力、以及“建設海洋強國”目標的召喚,還使得“決心”號上的另一位中國“80後”,放棄了原先從事的金融期貨工作,發奮考上博士,專攻海洋地質研究。

這位年輕人名叫易亮,如今已成為同濟大學海洋地質國家重點實驗室的一員。他説:“與期貨相比,我更喜歡科學的自由;與陸地相比,我更喜歡海洋的未知。深海裏充滿無數問題和挑戰,一切都是方興未艾、一切都還塵埃未定,這樣的研究領域令人充滿希望。”

始於1968年的國際大洋鑽探,是世界地球和海洋科學領域規模最大、歷時最久、影響最深遠的一項國際科學合作計劃。目前正在執行的國際大洋發現計劃(IODP),每個航次都面向IODP成員國的科學研究人員開放。

“當我們在美國看到中國科學家將主導第三次南海大洋鑽探的消息後,非常興奮,第一時間提交了申請,希望能為祖國的南海研究盡點微薄之力。儘管這個航次科學目標與我們做的研究有些不同,但科學研究都是相通的,上船後收穫很大。”來自美國的中國留學生趙寧説,同行的張楊也有著同樣看法。

南京大學畢業的趙寧,登上“決心”號之前,剛剛獲得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和伍茲霍爾海洋研究所的聯合博士學位。下船後,就將奔赴德國馬普化學所進行海洋地球化學的博士後研究,此後他計劃回國工作。

“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海洋科學研究起步晚、空間大,回國更有用武之地。”趙寧説,“目前我國一些科學研究的硬體,幾乎趕上了發達國家水準,但在科學視野和研究思維等軟體上,還有較大差距。希望我們這一代年輕人學成歸國後,逐漸縮小這種差距。”

28歲的張楊與趙寧是同齡人。這位河北石家莊的女孩目前正在美國普渡大學留學,跟隨導師從事陸地三疊紀的古地磁研究。她説:“我的人生夢想是做自己喜歡、有意義的事。這次上船不僅獲得了南海古地磁數據,可進行海陸全球對比研究,還認識了許多老師,拓寬了科學視野,非常有意義。”

到大海揮灑青春,正逢其時。來自中國地質大學(武漢)的“80後”老師雷超説:“海洋科學研究需要先進技術和大量投入,因此被稱為‘貴族科學’。隨著我國綜合實力提高,海洋項目越來越多、投入越來越大,‘貴族科學’越來越‘平民化’,我們趕上了好時候。”

作為一名老師,雷超在“決心”號上唸唸不忘自己的學生。他説:“大洋鑽探是國際深海研究的前沿,非常有助於開闊學生視野,美國經常有碩士生、博士生申請上船。而由於每個航次給中國的名額非常有限,中國學生很難有機會。期待我國早日建造自己的大洋鑽探船,那時我一定申請帶學生上船。”

文章來源: 新華社
責任編輯: 閆景臻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