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海洋中國

海上漂浮機場——它能漂進現實嗎?

發佈時間: 2016-10-18
放大縮小

相比與汽車和火車站,飛機場是一個龐然大物,動輒上千公頃的面積,卻又往往是那些寸土寸金地區的必需配套設施——大型城市、島嶼等等。

於是人們把目光投向大海,廣袤的海洋是否會成為機場的搖籃呢?

填海造田當然是一個可行的辦法,在香港、大阪等地方,人們用填海的方式,擴展出了機場;但相比于這種勞命傷財的方式,我們是否有其他的解決方案呢?

也許我們可以在海面上,造一座漂浮的飛機場?

漂浮甲板

航母本身就是漂浮的機場,但它們是軍用設施,必須保持機動性。而對於民用客機來説,它們的飛行甲板顯然太短了——即便是世界上最大噸位的航母,也無法滿足普通噴氣客機起飛跑道的長度要求。

那就讓我們來進一步了解所謂“漂浮甲板”的概念。

我們把航母的發動機和下層的結構移走,再把剩下的部分固定在海上的一個地方,擴建它,直到它能夠承載中型客機的起降——這就是我們的漂浮甲板了!它是一個巨大的浮動建築,不是船,也不是島。

先驅者

早在二戰時,英國的工程師們就曾設想,在冰山上建造航空跑道,用於掩護他們的大西洋車隊。工程被冠名為“哈巴庫(Habakkuk)”,雖然工程從未進入實質階段,但“漂浮機場”的概念卻存留下來。

1995年,17家日本的私人公司,大部分是造船廠和鋼鐵廠,組成了一個技術研發團隊,在政府的支援下,開展巨型漂浮機場的研究。

項目的目標很明確——在東京灣造一個巨型漂浮機場。相對於那個年代來説,這個可能是一個相當具有野心的計劃。

雖然計劃中4公里長的跑道沒有最終建成,但一條1公里長的測試跑道成功通過了測試,證明了漂浮機場的概念並不是紙上談兵。可惜,僅僅如此。計劃最終魚死腹中,而這條1公里長的跑道也被拆除了。

聖地亞哥計劃

美國聖地亞哥的機場因為空間狹小,也曾嘗試著在海面上建造漂浮機場。不過與其説是嘗試,不如説是紙上談兵——當預算公佈為200億美元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聖地亞哥計劃在設計上,與特裏金凱特的提議相符,特裏是美國一位航空工程師,他在漂浮機場領域投入了許多研究精力。

他的靈感來源於石油鑽井平臺,包括對於漂浮機場材料和實現技術的選擇等方面。

這並不僅僅是一座機場,這應該是一座漂浮的“城市”。它不僅能應對中型客機(比如波音737,空中巴士A320等)的起降,而且能作為生態和科技實驗提供場地,比如水産養殖,比如觀光遊艇,比如可再生能源。

這個漂浮機場應該在能源上自給自足,利用不同深度海水間的溫差發電。它

在這裡還能建立研究海洋生態系統的前哨站,或者是海上港口和休閒中心。

這個更加瘋狂的想法來源於1930年的大眾機械雜誌,他們希望用漂浮機場首尾相連,最終連接歐洲和北美。

這使小型飛機飛越大西洋成為和可能,而不需要做額外的增程雙引擎改造,也不需要從冰島和紐芬蘭繞行。

然而,漂浮機場卻更適合在較為溫暖的海水中建造。

布特斯拉伯特是特裏德合作夥伴,並且是一位航空顧問。他在談到漂浮機場的時候,提到了目前一些國家和他們的基礎設施運營商,正在加勒比海評估漂浮機場的可能性。在這個地區,最需要機場的地方往往被丘陵和山地覆蓋。

但似乎其他的航空顧問對於“漂浮機場”這個概念依舊持保留態度。“設計海上的機場,往往由非經濟因素推動,比如中國南海。”一位前航空公司行政規劃師説。

鮑裏斯島

機場建設項目一直是燒錢的項目,更不用説把機場建在水上了。如此説來,漂浮機場的概念存在許多年,卻始終沒有付諸行動的情況就非常容易理解了。

隨著空中交通的增長和各地的城市化發展,機場遷址難上加難——1992年的慕尼黑和1998年的香港是兩個少見的個例。

英國的希思羅機場是歐洲的空中交通樞紐之一,圍繞它的爭論已經持續了許多年。有人建議將機場搬遷至泰晤士河的入海口,從而解決機場吞吐能力不足的問題,這也得到了一大批擁蹙。

不過著名的建築師諾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則有一個不同的計劃:在距離倫敦以東30英里的一片沼澤地上,他提議興建一座4跑道的機場。

這就是所謂的“鮑裏斯島”計劃,因為前倫敦市長鮑裏斯是這個計劃的腦殘粉,可惜它被2014年的英國航空委員會否決了。

沒有最瘋狂,只有更瘋狂。建築公司金斯勒和泰晤士河口研究開發中心,想要直接在河口建造機場。

此機場的願景同樣非常美妙:6跑道,位於泰晤士河口。至於花費嘛,630億美元啦。

登機口位於中心,其他6條跑道平行排布于登機口兩邊。而此機場會通過地下隧道與陸地相連,隧道內設高速鐵路。

考慮到湍急的流水,當年東京設想的巨型漂浮機場會有些困難,所以金斯勒選擇了所謂的“圩田”法。就是用壩將水面分割成許多區域,然後將水抽幹,得到相對結實的地面。

“很貴,我知道,”金斯勒的常務董事伊恩穆凱(Ian Mulcahey)解釋説,“但是相比于將機場建在陸地上,我們省下了無數在徵地方面的麻煩。”比如倫敦機場的擴建工作,始終沒有定論。

經濟學問題

在討論某一件事情的可能性時,最終還是要回歸經濟學。

這麼多年來關於“漂浮機場”的爭論和概念發佈,早已證明了這並不是一個技術方面的問題。剩下的就只是,在經濟方面,我們能得到什麼好處?

過去在石油行業的經驗告訴我們,只要有迫切的需求,並且,有利可圖的時候,啥都不是事兒!什麼深海油井,什麼頁巖油田,無論環境多麼險惡,有石油的地方就有開採方法。

也許這也會適用於未來的“漂浮機場”。

文章來源: DeepTech深科技
責任編輯: 奚婷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