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海洋中國

把入侵物種做成佳肴:從環保蟹湯到天鵝壽司

發佈時間: 2014-02-18
放大縮小

撰文 黎文萃(Bun Lai) 翻譯 吳蘭

該怎樣處理生態系統中的害群之馬?讓世界上最偉大的獵食者——人類吃掉它們。

本文來自“科學美國人”中文版《環球科學》雜誌2013年10月刊。

我的餐廳距離長島海灣只有幾千米,店名叫做“宮壽司”(Miya’s sushi)。這家餐廳的一個重要宗旨是回歸壽司的本源,利用本地現成的原料做食材。這些年,我們找到的大都是些入侵物種(invasive species)——那些有害的、由人類帶入生態系統的外來動植物。像野豬和亞洲蟹這樣的入侵物種,正在全美範圍內侵害農田和漁業。據估計,入侵物種每年給美國造成的經濟損失高達1 200億美元。

我們的解決方案,就是吃掉他們。例如,我們曾經在貝類生長的海床上蒐羅可食用的入侵海洋物種——這基本是零成本的“滅害行動”。同時,我也想讓世界各地的人們相信,這些入侵物種其實可以做成美味的食物——如果能夠調整心態接受它們的話。

就拿柄海鞘(stalked tunicate,又稱為亞洲海鞘)舉個例子吧。從緬因州到新澤西州,柄海鞘已經佔領了藍貽貝(blue mussel)的棲息地。這種外來海鞘來自菲律賓,貝類産業的從業者認為,這是一種有害的污損生物(fouling organism,指生長在船底和海中一切設施表面的生物)。然而在南韓,它卻是一道美味佳肴,甚至被當作催情藥。

我第一次吃到海鞘,是在紐約市的一家南韓壽司店。廚師將囊狀的海鞘擺成一朵向日葵的形狀,盛在明艷的橙色盤子正中。當我咬到一隻海鞘的黃色附肢時,一股又鹹又黏的溫熱汁液立刻在我口中炸開。雖然看不到這汁液的模樣,但我的舌頭卻能感到它那痰一般的黏稠。我盡力克制,才沒吐出來,又鼓起更大的勇氣才將它咽下。

巴克敏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曾説,人應當“敢於無知”。我想,要真正接受新的做事方式——包括吃,就得有一點他説的這種精神。我吃到的第二隻海鞘,是我直接從碼頭弄來的。我割開它粗糙的外皮,裏面露出像芒果一樣橙色的柔軟的肉。我一點都沒有遲疑,就把攤在我手掌中的海鞘肉吸進嘴裏。這一次,味道還不錯。

這些年來,我跋山涉水,蒐羅了不少各式各樣的動植物,我的壽司店提供許多由這些入侵物種做成的菜式,下面介紹的只是其中少數幾種。

1   2   3   4   下一頁  


文章來源: 環球科學雜誌
責任編輯: 李睿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