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 代 農 業
NY.CHINA.COM.CN
行業新聞
我國已建成國家級海洋牧場示範區42個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常理  發表時間:2017-09-13 10:23

隨著海洋漁業迅猛發展,海洋資源承受巨大壓力。在我國,局部水域環境惡化、海産品品質下降、養殖病害嚴重的問題日趨嚴重,傳統的海水養殖、捕撈已難以為繼。轉變漁業發展方式,發展海洋牧場,不僅可以滿足人們日益增長的對海産品的需求,更是恢復漁業資源、改善海洋生態環境的有效途徑

浩瀚的海洋是生命的搖籃,更是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千百年來,人類耕海牧漁,與海洋生物和諧相處。

然而這種平衡卻在近幾十年間被悄然打破。隨著人類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人們對優質蛋白的需求日益旺盛,以海水養殖、海洋捕撈為重點的海洋漁業迅猛發展,對海洋資源造成了巨大破壞。

在此背景下,轉變漁業發展方式,換一種方式耕海牧漁已迫在眉睫。

實現海洋農牧化

海洋農牧化,使人類可以像經營牧場和管理牛羊一樣經營海洋和管理水生生物。建設海洋牧場是一項複雜和系統的工程,其中,投放人工魚礁是基本手段

所謂海洋牧場,形象地説,就是海洋農牧化,使人類可以像經營牧場和管理牛羊一樣經營海洋和管理水生生物,從而實現海洋漁業資源利用與生態環境修復兼顧,促進海洋漁業持續健康發展。

建設海洋牧場是一項複雜和系統的工程,包括苗種繁育、初級生産力提升、生態修復、全過程管理等一系列步驟。其中,投放人工魚礁是基本手段。

在日照市萬澤豐海洋牧場港口,一個個大型集裝箱整齊地擺放在岸邊,每個集裝箱的四週都被開了不少“天窗”。

“這些可不是普通的集裝箱,它們都是改造好的人工礁體。”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些礁體沉入深海,相當於給魚類蓋了一間牢固的房子,吸引魚群在礁體內活動棲息。

青島市魯海豐海洋牧場在2007年以前還是家普通的漁場,由於海洋生物資源嚴重匱乏,早已無魚可捕。“當時漁民在海邊賣海貨,都是一些小魚小蝦。來垂釣的遊客基本上也釣不到什麼東西,生意特別慘澹。”青島魯海豐食品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汪顯剛回憶説。

而縱觀山東全省,魯海豐的遭遇並非個案,相反還十分普遍。為了改變這一現狀,山東啟動了漁業資源修復行動計劃,開始大規模建設海洋牧場。

伴隨著政策的東風,魯海豐開始將發展重點轉向海洋牧場,陸續在石嶺子礁海域投放了人工魚礁30余萬空立方米,沉船100余艘,建造200余公頃人工魚礁區,自然放養海參、鮑魚等海珍品。同時,建設智慧型深水抗風浪網箱180余個,養殖鱸魚、三文魚、黑等名貴魚種。

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封閉養護之後,2014年,魯海豐海洋牧場正式對外開放,海域內的漁業資源得到了極大的豐富。“有經驗的釣友一個小時能釣幾十斤甚至上百斤魚。”汪顯剛説。

在榮成市,經過幾年人工魚礁的建設,礁體和礁區海底已有大葉藻、海帶、裙帶菜等海藻大量繁殖,形成了新的生態系統,近岸礁體的藻類覆蓋率達到90%以上。

記者了解到,截至目前,我國已建設人工魚礁6094萬空立方米,主要分佈在我國的重要海灣、島嶼等近岸海域,有效地保護了這些海域的生物多樣性。

牛羊在牧場裏放牧,人們可以一目了然。然而在海底,想做到這點就有些困難了。對此,山東省啟動了海洋牧場觀測網建設,通過在海下安裝攝像頭,對“牧場”內環境、魚類的生存狀況進行實時動態監控。

在魯海豐海洋牧場的監控室,記者通過水下鏡頭看到黑鯛、六線魚等各類魚群不時出現在礁體附近,有些魚兒還不時“調皮”地“親吻”一下攝像頭。在一旁的監視器上,水溫、葉綠素、溶解氧等參數一應俱全。

“以前夏季發生低氧災害,只知道是出問題了,但具體是如何造成的並不清楚。現在有了攝像頭,能夠隨時對水下情況進行觀測和評估,便於更好地了解災害發生的過程、機制和生物反應,從而保護牧場的生物資源。”中國海洋大學教授李培良説。

構建“藍色糧倉”

海洋牧場已成為當地海洋經濟新的增長點,直接帶動水産苗種培育、水産品精深加工、休閒漁業等多領域發展,實現了海洋一二三産業的融合

海洋牧場建設過程中,除了投放人工魚礁,山東省還在淺海養殖技術和模式上大膽創新,在桑溝灣海域探索實施了“721”生態立體養殖模式,畝産經濟效益增加2.5倍以上。

中國水産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産研究所首席科學家王印庚説,“721”生態立體養殖模式,就是7份藻類、2份貝類和1份魚類,上層養海帶等藻類,中間養貝類,底層養魚類,形成立體、迴圈式養殖模式。藻類的凈化功能、為魚類提供餌料的功能十分突出。桑溝灣海域的多營養層次生態養殖模式年固碳量在11萬噸以上,這相當於在陸地上植樹造林15萬公頃。

按照這個比例算下來,山東省1.95萬公頃海洋牧場每年可通過藻類、貝類增殖等方式吸收大氣和海洋中的碳約49.92萬噸,相當於減排二氧化碳183.04萬噸,造林20.8萬公頃。

同時,附著和聚集的生物具有很強的固碳能力,按照碳匯漁業的原理,通過海洋牧場“播種”“收穫”式的“放牧”,可從海水中移除大量碳、氮、磷元素,有效降低赤潮等因海水富營養化導致的自然災害發生率。

海洋牧場建設不僅改善了生態環境,而且帶來了可觀的經濟效益。在我國沿海很多地區,海洋牧場已成為當地海洋經濟新的增長點,直接帶動水産苗種培育、水産品精深加工、休閒漁業等多領域發展,實現了海洋一二三産業的融合。

據調查,經濟型人工魚礁每畝海域平均年直接收入可達7600元,海參等海珍品稍作加工,畝均收入10240元,純收入9310元。山東省創建的首批休閒海釣基地,每年可帶動社會就業上萬人,人工魚礁與海上觀光旅遊、休閒海釣等相結合已經成為一種新興休閒業態受到了消費者的青睞。

“既要金山銀山,更要綠水青山。”海洋牧場的推進,顯然符合這一理念。據專家測算,目前,我國已建成的海洋牧場每年可産生直接經濟效益319億元、生態效益604億元,年固碳量19.4萬噸,削減氮16844噸、磷1684噸。另據統計,通過海洋牧場與海上觀光旅遊、休閒海釣等相結合,年可接納遊客超過1600萬人次。

駛向深遠海

離岸海洋牧場大型平臺等裝備的使用,使我國海水養殖區域從近海向遠海大大延伸,海洋漁業空間得到拓展,為向海洋要糧食要食物提供了技術能力支撐,使建成高水準的“海上糧倉”成為可能

在黃海中部洼地的深層和底部,有一處面積約13萬平方公里、體積約5000億立方米的水體,被稱為黃海冷水團。它是一個溫差大、鹽差小,以低溫為主要特徵的水體,非常適合養殖喜好低溫的深海魚類。

長期以來,受制于我國海區夏季表面水溫過高,優質高價的海洋冷水性魚類生産一直是我國海水養殖的短板。

“利用好黃海冷水團這個得天獨厚的資源可以提升我國深海養魚能力,保障國內海洋性冷水魚類的供應。”中國海洋大學原副校長董雙林告訴記者,黃海冷水團如果僅開發500億立方米用於養殖,按照10立方米水養一尾魚、每尾魚1公斤計算,那便是50億公斤産量。高品質冷水魚市場價按平均每公斤40元計算,産值便是驚人的2000億元。

作為距黃海冷水團僅40海裏的城市,日照市2015年啟動了黃海冷水團綠色養殖實驗。去年,“黃海冷水團優質魚類綠色養殖項目”首批6萬尾虹鱒和硬頭鱒苗種完成海水馴化和近海過渡養殖,再一次實現轉場,走進黃海冷水團,真正“遊”向深遠海。

在日照市萬澤豐海洋牧場港口,一艘全國最大的深水養殖工船正在進行最後的檢修和調試,該船已于6月份正式下水,前往50海裏外的黃海冷水團海域,通過迴圈抽取冷水團中的低溫海水,進行三文魚等高價值海洋冷水魚類的養殖。

“當前,我國近岸海水養殖環境問題越來越突出,離岸養殖已成為中國海水養殖轉型升級的必由之路。”山東省海洋與漁業廳廳長王守信説,世界上許多國家發展離岸養殖,且創造了很多成功經驗。如挪威,離岸養殖水深已發展到負100米,網箱周長達120米,最大容積達2萬立方米,單個網箱産量300噸以上。

“離岸海洋牧場大型平臺等裝備的使用,使我國海水養殖區域從近海向遠海大大延伸,海洋漁業空間得到拓展,為向海洋要糧食要食物提供了技術能力支撐,使建成高水準的‘海上糧倉’成為可能。”王守信説。

據悉,山東省將啟動新一輪升級海洋牧場3年示範計劃,集中投入財政資金,引導加快海洋牧場多功能平臺、深海養殖裝備及配套設施和物聯網運用技術,大力推進離岸海洋農牧化建設。

農業部漁業漁政管理局局長張顯良認為,當前,要大力推進以海洋牧場為主要形式的漁業資源生態修復和區域性漁業綜合開發,從而推動漁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漁業轉方式調結構,促進現代漁業轉型升級。

(責任編輯:石林)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網際網路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分類導航

中國網現代農業
官方微網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