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期】十年之後家園安康

 
 
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8/5/6/2018561525588030972_456.mp4

“當我走進房間,一位阿姨過來抱我,讓我覺得很不適應。慢慢的我知道我沒有爸爸媽媽了,但是有了一位‘安康媽媽’,她是那個在我最痛苦的日子裏沒日沒夜照顧我的人。”小林説。

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特大地震, 讓11歲的小林失去了父母。他和姐姐來到了“安康家園”。為緊急救助災難中的孩子們,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和日照鋼鐵集團共同發起設立“安康家園”項目。

“這些孩子就像我親生的一樣”

“在災區黨委政府及婦聯組織的支援配合下,‘安康家園’項目人員直接走進鄉村探訪了解,把凡是需要救助的孤困兒童全部作為救助對象,第一時間轉移安置712名孤困兒童。其中有一部分後來又陸陸續續找到了父母,最終接收救助的是672名。”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秘書長朱錫生説。

地震發生後的一個星期,四川重災區的孤兒、單親家庭和特困家庭的學生,轉移到了北京和山東日照。在當時的“安康家園”裏,最大的孩子19歲,最小的只有4歲。

李向南是日照安康家園裏眾多媽媽之一,當時她照顧的6個孩子都只有4、5歲。“這些孩子剛來的時候一直哭,我就抱在懷裏哄著,很心疼他們。”李向南説。 

“喂孩子們吃飯,教他們上洗手間,牽他們的手睡覺,這都是每天的必修課。”久而久之,李向南成為了孩子們哭鬧時的情緒鎮定劑。

令李向南印象深刻的是一次自己感冒發燒,幾個孩子圍在身邊,有的用小手揉她肚子,有的用額頭貼著她的額頭。那一刻,李向南的心裏滿是溫暖。

一年後,李向南所帶的孩子們離開日照,轉去四川雙流的“安康家園”生活。

“相處時間長了,這些孩子就像我親生的一樣。分別時把他們抱到別人手裏,真的非常不捨。有一個孩子邊哭邊抱著我的脖子,就是不肯撒手。”李向南説。

“我就是當爸的”

“安康家園”項目歷經日照“安康家園”和雙流“安康家園”兩個階段。2009年8月,孩子們回到四川的雙流“安康家園”。這裡走過近9年時間。已成為全國規模最大的災區孤困兒童集中安置基地。

“第一次看到這些孩子時,感覺他們和外面的孩子沒什麼區別。他們陽光、開朗、有禮貌,但越是這樣就越心疼他們。”雙流“安康家園”園長胡源忠説。

2009年,胡源忠從民政局被派到雙流“安康家園”當園長,成為了672個孩子共同的爸爸。

來家園之前的胡源忠在部隊工作了17年,曾擔任女子特警隊的擒拿格鬥教練。“部隊要求令行禁止,管理非常嚴格。但是對家園裏的孩子,則要根據年齡性別不停改變方法,剛開始壓力很大。”胡源忠説。

為了更好地照顧家園裏的孩子,在接手家園工作的幾天后,他便把4歲的兒子也接到了家園,讓他與家園的孩子一起長大。

“胡爸爸平時教育我們很嚴厲。以前晚上熬夜看小説,阿姨沒收我們的書。他直接過來罰我們寫讀後感,看多少寫多少,我們寫到最後太痛苦就都不敢再看了。”正在讀高二的小文説。

儘管胡源忠總是一副嚴厲的樣子,但是依然無法隱藏這個“硬漢”背後的溫和與細膩。

8歲就進入家園的小華,平時親昵地叫胡源忠為“老漢兒”(四川方言中爸爸的意思)。他和很多男孩子喜歡向胡爸爸學習格鬥拳擊,雖然是興趣所在,但卻非常辛苦。

“胡爸爸總説自己是個粗人,但對我們比自己的兒子還要照顧。”有一次小華和幾個孩子練功時膝蓋擦破了皮,“胡爸爸沒有説安慰我們的話,卻半夜去買了燒兔頭,挨個給孩子們送過來。”小華説。

不止是小華,幾乎園裏小一點的孩子都會不自覺地叫胡源忠“胡爸爸”、“乾爹”。 “我就是當爸的,孩子們叫我一聲‘爸’,‘誒,來吧!’我一手一個扛肩上就走了。”胡源忠這樣描述孩子們叫自己“爸爸”的心情。

就這樣,胡源忠領著這群孩子走過了九年的時光。在胡源忠心裏,走出家園的每一個孩子都讓他覺得欣慰。

“有的上了大學,有的入伍從軍後立功受獎了,有的已經參加工作,孩子們都努力勤奮,都是我的驕傲。”胡源忠説。

“余路就要自己走,你向我揮揮手”

“安康媽媽”王晨也是在雙流“安康家園”成立時就來到這裡工作,到今年已是第9年。孩子們都習慣叫她“王媽”、“老王”。

王晨帶的第一批孩子如今已長大成人。“孩子們特別重感情,離開家園後也會一直記著我,不能回來看望的孩子還會經常打電話。”王晨説。

截至目前,“安康家園”已有282名學生考上大學、 342名學生職高畢業後就業或參軍,還有48名學生因年齡尚小,繼續在“安康家園”生活和學習。

“安康家園十年的成功實踐,探索出一套政府支援、民間出資、公益組織監管的災後孤兒緊急救助模式。後續我們將做好評估和經驗總結工作,為國內、國際災後兒童救助安置提供管理經驗參考。”朱錫生説。

隨著孩子逐漸長大,家園裏孩子數量逐漸減少。四年後,隨著最後一個孩子進入高校、步入社會,“安康家園”項目也將完成歷史使命。

胡源忠説:“咱們的孩子從家園出去以後,更多的是獨自面對。其他孩子出門摔跟頭,家裏還是有父母在做後盾。我常跟孩子們説,你們有這麼多兄弟姐妹,這麼好的‘安康媽媽’,還有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和日照鋼鐵集團,這是你們的溫暖港灣。”

會彈吉他愛唱歌的胡源忠還為孩子們把歌曲《成都》改編成《安康》,時常會與孩子們合唱:“讓我掉下眼淚的,不止畢業的愁。讓我感到不適的,是即將的自由。余路就要自己走,你向我揮揮手……和我在夢中的安康走一走,直到所有往事都模糊了也不停留……”

(本文中未成年受訪對象均為化名)

(文字/仝選 黃牧晨 編導/尚陽 策劃/陳維松 吳佳潼 仝選 張敏 攝像/吳佳潼 仝選 張敏 剪輯/吳佳潼 張敏 溫思敏)

安康家園由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和日照鋼鐵集團共同發起設立。安康家園的孩子,都是5.12汶川特大地震孤困兒童。712名孩子在北京、日照的安康家園生活了一年,有一部分後來又陸陸續續找到了父母,最終672名孩子于2009年8月回到成都雙流的安康家園。中國網記者 陳維松 攝

2008年6月,山東日照安康家園,孩子們在老師的帶領下去上課。雷聲 攝

2009年4月,山東日照,安康家園孩子們在海邊奔跑。雷聲 攝

2009年4月,山東日照安康家園,參加升旗儀式的孩子們行少先隊禮。雷聲 攝

2009年6月,孩子們乘坐專列從山東日照到四川成都雙流安康家園。雷聲 攝

2009年4月,山東日照安康家園,“安康媽媽”李向南(站立者)帶著孩子們一起做遊戲。雷聲 攝

2018年4月,孩子們和前來成都雙流安康家園看望他們的日照“安康媽媽”李向南一起看照片。中國網記者 陳維松 攝

2018年4月,成都雙流安康家園,“安康媽媽”王晨在打掃孩子的房間。從2009年8月雙流安康家園啟用起,王晨就開始在這裡工作,照顧安康家園的孩子們。中國網記者 陳維松 攝

2018年4月,成都雙流安康家園,孩子們的衣服破了,“安康媽媽”王晨在為孩子們縫補。中國網記者 陳維松 攝

2018年4月,成都雙流安康家園,孩子們早上起床後整理各自的床舖。中國網記者 陳維松 攝

2018年4月,成都雙流安康家園,“安康媽媽”領著幾名還在上初中的孩子坐車去上學。中國網記者 陳維松 攝

2018年4月,四川成都雙流的棠湖中學,班主任廖小強在輔導來自安康家園的小恒數學。小恒今年即將迎來高考。中國網記者 陳維松 攝

從672個孩子到48個孩子,成都雙流安康家園的園長胡源忠在這條路上走了九年。中國網記者 陳維松 攝

2018年4月,成都雙流安康家園,孩子們和胡源忠合唱《安康》。中國網記者 陳維松 攝

2018年4月,成都雙流安康家園,孩子房間墻上貼著關於理想的小貼紙。中國網記者 陳維松 攝

 

2018年4月,成都雙流安康家園,關於“愛”的石雕。中國網記者 陳維松 攝

2018年4月,成都雙流安康家園,走廊上貼滿孩子們今昔對比照的文化柱。中國網記者 陳維松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