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改革開放的40年,在63歲的俄羅斯人亞歷山大澤連科夫眼中,是一段活生生的國家跨越式發展史。

這位曾經的蘇聯駐華外交官記得,上世紀80年代初,北京“大多是平房”,很多人“冬天用煤爐子取暖”,“街道就是自行車的海洋”,“最不可思議是,在中國,自行車原來可以做很多事,例如搬運一個三開門的大衣櫃”。

澤連科夫前些年又造訪了中國。他描述,北京已是“世界級大都市”,冬天“採用清潔能源集中供暖”,“街道上汽車川流不息”,最讓他興奮的是,“從北京坐高鐵只消半個小時,就能到天津吃狗不理包子了”。

從童年記憶到學術解構

澤連科夫對“煤爐”“自行車”“狗不理”印象深刻,俄羅斯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瑪麗亞扎哈羅娃對改革開放的描述則溫婉而充滿畫意:“改革開放的中國,好似一朵美麗鮮花,瓣瓣綻放。”

扎哈羅娃的父親是蘇聯外交官。上世紀80年代初,扎哈羅娃隨父母第一次來到中國。彼時的中國,改革開放伊始。她回憶説,那時北京街道上的人們大多穿著綠色或藍色上衣,劇院和博物館也不是很多,媽媽經常帶著她去北海公園和宋慶齡故居。

而到了90年代扎哈羅娃一家人第二次來到北京時,“我發現人們更愛笑了,不僅穿著更加時髦,還積極學習外語,喜歡和外國人交流”。“在北京的生活,為我打開了感知中國的大門。”扎哈羅娃説。如今,作為外交官的她仍然會經常出差到中國,見證中俄關係不斷深入發展。

“對我來説,中國的改革開放,不僅僅是一個政治、經濟、外交術語,更是兒時的回憶和感受。”扎哈羅娃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説。

澤連科夫和扎哈羅娃用直觀感受描述中國的改革開放,而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副所長奧斯特洛夫斯基則從學術角度向記者列舉了一串改革開放取得巨大成功的時代關鍵詞:包産到戶、個體經營、市場經濟……

“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之所以取得巨大成功,是因為中國領導人有著堅定的政治意志,無懼改革困難,”奧斯特洛夫斯基説,“中國政府擅于通過試點,驗證改革效果,總結經驗教訓,擇優實施推廣,從而快速增強國家實力,提升中國的國際競爭力。中國居民生活在改革開放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從守望相助到分享紅利

40年改革開放,40年合作發展。從引進來到走出去,從人員交流到技術分享,在中國和俄羅斯這對全世界國土面積最大的近鄰之間,不斷涌現守望相助的動人故事。

1994年10月,時年63歲的俄羅斯應用化學科學中心總工程師西特裏維應邀帶領專家組來到中國,在浙江省衢州市巨化集團擔任技術指導。紮根中國24年,如今的西特裏維已是白髮蒼蒼。在他指導下,巨化集團的各類氟化工産品和工藝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蛻變,完全實現了産品替代進口、破除外國壟斷的目標。

“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西特裏維説,“通過巨化這個縮影,讓我看到浙江,甚至整個中國,在它美麗富庶的身後是千千萬萬的人民、眾多企業在奮鬥拼搏。”

西特裏維是改革開放初期為中國提升生産力、提高國際競爭力的許多赴華外國專家中的一員。而今天,中國與世界分享改革開放的紅利,當年的“學徒”開始用新技術裝扮“師傅”的家園。

上世紀50年代,一批蘇聯專家參與了北京地鐵的規劃設計。如今,中國企業帶著全球領先的地鐵技術前往俄羅斯,在莫斯科地鐵改造擴建工程中承擔隧道盾構掘進和車站主體建設。項目總工程師瓦季姆評價:“中國設備十分先進。俄中雙方的工程師協商解決問題,就像兄弟一樣。”

從授人以漁到提速飛奔

如果説改革開放拉動了中國與歐亞地區合作的列車,那麼,十八大以來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則成為這趟列車提速飛奔的新動能。

棉花種植業是塔吉克、烏茲別克等中亞國家的農業支柱産業。2014年,中國中泰集團和新疆生産建設兵團聯合啟動了中泰新絲路塔吉克農業紡織産業園項目,在當地打造現代化棉花産業基地。短短3年時間,産業園從圖紙變成現實,逐漸形成種植、加工、銷售産業鏈。

在吉爾吉斯斯坦,中國農業科學院棉花研究所自2003年起在當地推廣棉花種植技術。作為第一批採用中國種棉技術的吉爾吉斯斯坦棉農,努爾迪諾夫告訴記者,採用中國技術之後,棉花的産量從每公頃3噸增長到了5噸,他的種棉收入也隨之大幅增長。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在棉花種植、紡織、基建、鐵路等領域,中國企業大力推動本地化,加強對當地員工的技術培訓,承擔更多社會義務,將中國技術、投資轉化為各國的生産力,為絲路沿線各國民眾帶來更多福祉。

哈薩克政治學者阿姆列巴耶夫説,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以來,越來越多中國企業和商人到哈薩克投資興業,促進了經濟轉型,提升了經濟品質,為當地創造了大量就業機會。哈方希望通過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發展過境運輸,推動商品出口,成為連接亞歐大陸的橋梁。(新華社記者欒海 參與記者:趙嫣、周良、魏忠傑、魏董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