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社4月6日發表題為《強姦受害者希望日本對美軍罪行採取更多措施》的報道稱,一名聲稱被駐日美軍水兵強姦的女子要求東京採取更多措施保護駐日美軍人員犯罪的受害者。

凱瑟琳菲舍爾6日在日本國會與外務省和防衛省的官員進行了一個小時的會面。

菲舍爾是澳大利亞人,長期居住在日本,2002年被強姦,日本民事法庭判決對方給予賠償金。然而日本檢方卻拒絕追究美軍人員的刑事罪。

她自己追蹤她指控侵害她的那名水兵,因為他已經離開日本回到美國。

2012年菲舍爾將布洛克迪恩斯告上威斯康星巡迴法庭,要求獲得日本判決的賠償金。2013年她贏了官司,但是只要求1美元賠償——她説,就是為了討個説法。

據迪恩斯的律師亞歷克斯弗林提供的文件,迪恩斯否認性侵菲舍爾,不過在美國的官司中承認,“證據可能證明正好相反。”弗林説:“迪恩斯已經付了一美元,事情已經告結了。”

菲舍爾現在為一名被害致死的日本女子的家庭要求賠償,同時也為其他受害者要求賠償。對於該女子的死,去年美國一名前海軍陸戰隊員被判有罪。

美國軍事人員的此類犯罪引發了人們的憤怒,不過他們免受日本起訴的機會在逐步減小。

菲舍爾説:“你們必須去做,而且你們能做。除了日本政府,其他人都在做。”

日本外務省官員鐸木高博對菲舍爾説,正在與美國方面談判,為被害日本女子家人爭取賠償。

關鍵的問題是,謀殺發生時,肯尼思新里是美國的軍事承包商,不再是海軍陸戰隊員。

菲舍爾要求日本政府立即給予賠償,不要等美方的決定。

在日本,強姦受害者往往保持沉默,而菲舍爾卻是她們難得的支援者和法律顧問。

她説,人們對於根據雙邊條約美軍駐紮日本可能看法不一,但是對於謀殺和強姦是罪過不存在分歧。

她對日本官員説,“如果你們無法制止犯罪,你們就必須承擔責任。”(編譯/劉宗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