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稱,隨著3月29日Ivy Day(常春藤日)的發榜,“驚心動魄”的申請季走向尾聲,今年美國常春藤八所盟校的錄取率再創新低。包括很多中國老牌精英名校的申請者在內,都在感嘆今年美國名校申請競爭太過慘烈。

據美國《紐約時報》網站4月11日報道,名校錄取率越是走低,人們就越是想了解那些被名校錄取的幸運兒有什麼共同的特質。常春藤盟校以及其他美國頂尖大學總是強調學生的領導力,因此領導力可謂它們要求學生所具備的共同特質。美國名牌大學招生官強調申請學生的領導力這一素質十分值得深入思考和認真分析,美國名牌大學強調領導力到底意味著什麼?美國招生官真的有錯嗎?

報道稱,申請大學只是一個階段性事件,一個學生將名校對申請者的領導力素質的要求,作為追求完美的動力這不能算錯。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不能只是把美國大學要求申請者具備的領導力素質當成中國某些高中所看重的“奧數”技能,如果把這個並無具體衡量指標的素質的培養,變成無中生有的精心打磨包裝,再以此作為進入美國名校的敲門磚,則更是錯上加錯了。

實際上,領導力素質只是美國名校要求申請者具備的素質之一,比如哈佛大學所中意的申請者,既有那些已經在同齡人中堪稱優秀、從而可為他人示範人生經驗的人,也有那些通過自己獨特的人生經歷可以激勵他人的學子。比如幾年前哈佛從北京四中錄取的一位同學,她深入了解中國塵肺病人狀況,採用多種手段號召全社會關注這個弱勢群體。這就説明申請大學的學生具備領導力素質固然重要,但它不是定義學生優秀的唯一指標,學生的個性與特徵、經歷與思想才是最重要的,這種多元化學生主體的構成,正是使大學保持激情和動力的根本。

報道稱,對於領導力與領袖的定義,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理解。無論如何,把領導力當成領導者以及指揮甚至指使別人的能力是不對的,領導力是通過自己的行動來帶動和影響周邊的人們一同參與和行動以服務社會的能力,名校對申請者領導力素質的要求是一種正向激勵,是要求那些大概率成為社會精英的人,在開始步入社會之時便要具備服務社會的理念和初步技能。

在近些年做升學指導的過程中,越來越多的中國學生行動起來:有一個學生成立了互助小組,利用自己的數學優勢幫助他人,堅持數年,結果收到的不僅是同學的感激和自我成就感,更有名校招生官的青睞;還有學生積極投入和推廣各種形式的愛心長跑,從影響班級、年級、學校開始,逐漸擴展到同區學校,最後推廣到全市。

四年前,來自北京四中的一名同學,並沒有迎合潮流參加被認為最能體現領導力的“模擬聯合國”項目,也沒有參加全國乃至世界各地的各種類型學術挑戰杯賽。相反,他從幫老師批改作業,輔導同學,由淺入深專注于一項科學研究,前後四五年時間,對於北京水文狀況和人文特點進行分析,他撰寫的論文業界評價具有“極高水準”,而後他將論文提出的解決相關問題的方法,作為建議提交給政府相應部門。這項只是出於熱愛而非出於讓自己的申請材料更光鮮的研究活動,獲得了一所以培養學生領導力聞名的美國名牌大學的青睞。由此可見,領導力會在潮流之外體現出獨特氣質,這種氣質所産生的示範效應及其對周圍人們的感召、對人們思想認識的影響,也正是領導力的重要組成部分。

報道稱,表面看來,名校錄取的學生都是學習成績好、參加活動多的高中生。但是實際上,名校往往看中的不僅僅是學習成績以及參加活動所能獲得的經驗,更看中的是在如此繁重的課業和課外活動的壓力下合理安排時間和精力、科學分配和管理資源,以及利用已有經驗準確預見未來的能力,這也是領導力的重要方面。具備這樣能力的人,由於管理和分配時間和精力的關係,在某個方面可能只是一個跟隨者,但在其投入專注力的領域,恰有條件成為一個領跑者和領導者。

説到底,“領導力”是一個很難量化的素質與能力。判斷一個學生是否具有領導力,是否具備成為領袖的潛力,肯定不止于其是否去斯里蘭卡照顧大象孤兒,是否去南美山區教英語。無數學生的經歷表明,熱情和執著才是領導力的源泉。名校指明錄取具備這樣素質的學生,是對學生價值取向的正向激勵,其效應當不在鼓勵學生“當官”,更不存在“僧多粥少”以及“都有領導力成為領導,誰人被領導”的問題。具備以服務社會為標準的領導力素質,這樣的學生不應該多多益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