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 俄媒:東盟國家正迅速疏美親中 美借南海圍堵中國盤算落空

資料圖片:遊客在馬來西亞馬六甲海峽遊覽(2015年4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鵬 攝

資料圖片:遊客在馬來西亞馬六甲海峽遊覽(2015年4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鵬 攝

參考消息網4月12日報道 俄羅斯東方新觀察網站4月9日刊登題為《中國投資征服東盟》一文。作者為政治觀察家德米特裏博卡列夫。文章摘編如下:

馬來西亞是最發達的東盟成員國之一。它的地理位置使其得以控制馬六甲海峽——連接歐洲、中東與東亞航道最重要的一段。近年來,中馬關係呈現顯著回暖勢頭。眾所週知,馬來西亞佔據著加裏曼丹島和馬來半島的一部分。馬六甲海峽即位於馬來半島與蘇門答臘島之間,連接印度洋的安達曼海和南海。

馬六甲海峽是連接歐亞東西端海路的一部分。全球四分之一的海上商業貨運,包括中國80%的石油進口途經這裡。中東是中國及其他東亞油氣進口大國(南韓、日本)的主要燃料供應地區,中東能源運輸航道經過馬六甲海峽。因此,上述亞洲經濟巨頭的能源安全取決於馬六甲海峽的航行自由。

在此情形下,中國能源面臨的風險最大。一旦海峽被封鎖,日韓可以指望盟友美國出手相助,後者油氣儲備巨大,所處位置也方便其將這些資源通過海路運往東亞。但中國是美國在亞太的主要競爭對手,理論上,美國可能希望封鎖馬六甲海峽,給中國經濟帶來重創。

同時,馬來西亞地處海峽東岸,不久前也是美國的主要地區盟友之一,可以最為積極地參與封鎖海峽。應當指出,馬來西亞擁有對本地區來説相當強的海軍。因此,加強在該國的影響力是中國的重要任務。

就在幾年前,東南亞國家和中國的矛盾似乎是這些國家繼續與華盛頓合作抗衡中國的保證。馬來西亞被認為是美國為遏制中國影響力增長而努力構建的親美包圍圈的一部分。這個“地帶”還囊括澳大利亞、印尼、菲律賓等國。但近年來,美國在東南亞的支援者陣營開始急劇縮水。

2016年10月,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聲稱要與美國“分手”,同中國友好。菲律賓被視為美國在該地區最老牌和可靠的夥伴之一,該國領導人的這一表態因而出乎許多人意料。

不久,馬來西亞也突然向中方伸出橄欖枝。2016年11月,該國總理納吉布訪問北京,表示有意將中馬友誼提升到新高度。這方面的一個最初步驟是,馬來西亞決定購進一批中國軍艦,此前它只從美國購買這些武器。訪問期間,兩國還簽署了9份協議。

許多專家認為,菲馬急劇轉向中國的原因是中國的慷慨投資和美國意欲干涉夥伴內政。

中國明白時機已到,開始越來越多地投資馬來西亞經濟。2016年,雙方就中國公司承建連通馬首都吉隆坡和新加坡、造價約150億美元(約合942億元人民幣)的高鐵展開磋商。2017年10月,河北新武安鋼鐵集團宣佈斥鉅資在馬亞西亞民都魯省建鋼廠。馬政府準備在該廠基礎上打造對全世界投資者具有吸引力的工業園區。

2017年1月,歐盟決定禁止用棕櫚油製造生物燃料,引起馬來西亞的堅決抗議。馬來西亞是最大棕櫚油生産國之一,2017年,該産品佔其整個出口的55%以上。馬副總理扎希德表示,歐盟國家停止購買棕櫚油將影響該國至少50萬從業人員。中國再度施以援手。它已是馬棕櫚油第二大進口國。2018年2月,中國駐馬使館代表宣佈,該國打算大幅增加進口,到2020年前成為該産品主要進口國。此外,中國還將鼓勵中國公司投資馬農業和生物原料製造。

當月,馬來西亞最高元首穆罕默德五世表示,他很高興看到中馬合作取得豐碩成果。他指出貿易合作成果,並盛讚全球基礎設施項目“一帶一路”倡議。他認為,中馬關係日趨穩定,給兩國人民帶來了越來越多的福祉。

文章認為,可以得出結論:馬來西亞及其他東南亞國家正迅速脫離美國勢力範圍,轉投中國。美國也在相當程度上失去了控制馬六甲海峽的機會。倘若華盛頓指望南海問題可以阻止這一切發生,那麼它打錯了算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