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稱,對於法蘭克福而言,一邊是好客戶、軍事同盟、老朋友,雖然近來行為有些不太穩定,另一邊也是個好客戶,儘管有些許口角,也有持續存在的猜疑,但正在成為一個更加有利可圖、更加可靠的商業夥伴。

據美國《紐約時報》網站4月10日報道,這大體上總結了歐洲在美國和中國——它的兩大貿易夥伴之間衝突不斷升級之際,所面臨的兩難困境。美國是歐洲汽車和其他商品的最大出口市場,更別説還是北約(NATO)成員國。但中國市場也很大——而且越來越大。

報道稱,特朗普政府也曾威脅過那些支配著全球關係的機構組織,他稱北約已經過時,並且引發貿易關係緊張。這樣一來,中國便不再被自動視為兩者中更不可靠的夥伴。

報道稱,在特朗普威脅要對中國商品再徵收1000億美元(約合6292億元人民幣)的關稅後,歐洲的領導人基本保持沉默。但歐洲並不能選擇站在安全距離外遙看中美相爭。歐洲的經濟與兩者皆密不可分。

“想要置身於這次交火之外,他們能做什麼?”英國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首席經濟學家亞當斯萊特説,“沒什麼能做的。”

報道稱,儘管特朗普政府的威脅是針對中國,但如果將其付諸實踐,歐洲無疑會遭受間接損害。不斷升級的關稅和反關稅戰將干擾工業品原材料和零部件的全球流通,破壞歐洲經濟。而一些歐洲企業,如德國汽車製造商寶馬(BMW),在美國生産,再出口到中國。如果中國對美國商品加徵關稅,那麼這些公司的銷售將受到影響。

歐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的執行委員會成員伯努瓦克萊4月6日表示,僅是貿易戰的威脅就已經擾亂了金融市場,公司也更難籌集資金。“這些都不利於經濟增長和就業,”克萊在義大利切爾諾比奧舉行的一個會議上説。

報道認為,對歐洲來説,世界貿易的混亂來得不是時候。近期的經濟指標顯示,在十年的危機之後,歐洲大陸的復蘇正在失去動力。根據上周公佈的官方數據,德國2月份的工業生産萎縮了1.6%。

但歐洲領導人最擔心的,或許是特朗普尋釁好鬥的貿易方式將摧毀戰後需要各方齊聚一室的衝突解決機制。特朗普已經成功繞開了作為貿易爭端的常規論壇世貿組織(WTO),迫使各國懇求鋼鋁關稅的個別豁免。“他創造了一種分化國家的環境,”布魯塞爾研究機構布勒哲爾國際經濟研究所(Bruegel)的高級研究員安德烈薩皮爾説。“也許我們會記住2017年是多邊體系運轉的最後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