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爾街日報》4月8日文章,原題:在貿易戰中,如今的中國迥異於上世紀80年代的日本

白宮正從上世紀針對日本的貿易爭鬥中尋找經驗,用於目前的對華貿易戰。但這兩個時代既有相似性亦有鮮明的差異。

與如今的中國一樣,彼時的日本對美也有鉅額貿易順差、利用産業政策使本國企業變為全球巨頭並利用各種方式獲得美國技術。美國當時用來迫使日本就範的主要手段,也是如今被特朗普用來對付中國的美國1974年貿易法301條款。經歷過那個年代的共和黨“貿易武士”克萊德 普雷斯托維茨稱,“當初(對付日本)很管用。”但甚至他自己也懷疑這種策略能否再次奏效,“(如今)中國完全是另一碼事。”

中國是龐大且滿懷民族主義情緒的國家。北京堅信中國將恢復世界領軍者地位,並正在該過程中打造一支世界級強大軍隊。而日本是小國,其全球野心已在二戰期間被掐滅,還要依賴華盛頓保護。這意味著日本從來沒有報復美國的貿易行為,甚至從未威脅過報復。

這與當今中國形成鮮明對照。在特朗普威脅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後不到24小時,北京就宣佈對等報復措施。特朗普稱將再對中國其他商品加稅後,中國商務部發言人義正辭嚴地表示將毫不猶豫、立刻進行大力度反擊。

日本通過讓某些成功的車企和電子企業在美建廠,來使貿易戰降級。但這種做法不對中國適用。榮鼎集團估計,2017年中國對美投資為290億美元,同比下滑約1/3。美國越發以擔心國家安全為由阻止中企收購美科技企業。

中國正重點打擊對政治敏感的美國商品,旨在通過令貿易戰成本變得極其高昂而迫使美國退卻,即便這場爭鬥有損中國經濟也在所不惜。美國遊説者正聚焦(貿易戰)對美國農場主的潛在傷害,後者是特朗普的重要“票倉”。

長期以來,美國總統一直高估他們在貿易戰中的優勢。如今特朗普已對華發出威脅,但其副手們又試圖通過聲稱並未爆發貿易戰來安撫市場。曾為克林頓政府與日本達成協定的美國前貿易代表米基 坎特説,這種不確定性破壞了特朗普在(美國)國內以及在中國人中的可信度。(作者鮑勃 戴維斯,丁雨晴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