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世界兩大經濟體,中美之間的貿易走向備受關注。

北京時間3月23日,特朗普宣佈,美國將對約600億美元進口自中國的商品加徵關稅,並對中資投資美國設限。

前不久,特朗普還宣佈對鋼鋁進口商品徵收關稅,並於上週五開始實施,旨在打擊大量涌入美國市場的廉價金屬,包括中國的鋼鐵。

面對美國發動一系列單邊貿易保護主義舉措,中國商務部也公佈了反制措施:將針對30億美元的美國産品加徵關稅,包括水果、豬肉、廢鋁和鋼管等另外100多種商品。

中美之間可能爆發的貿易戰警報,讓金融市場不寒而慄。兩國之間的較量,最後將走向何方?這還要從特朗普的動機開始説起。

特朗普究竟想要什麼?

對6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美國的理由是“中國竊取了美國的技術和商業機密”。

但簽署備忘錄後,特朗普隨即表示,美中貿易逆差已“失控”,中國必須儘快將對美貿易順差削減1000億美元。

兩種不同説辭,特朗普究竟想要什麼?外媒分析稱,這不僅關乎特朗普兌現競選時的承諾,也透露出美國對中國科技力量崛起的擔憂。

特朗普當選總統後,在演講中曾多次談到“不公平貿易行為”。削減與中國千億美元量級的貿易逆差一直是特朗普所強調的。

在競選時,特朗普也將此作為拜票的重點。他稱,這打擊了美國的製造業。

據《日本經濟新聞》報道,在2017年12月和今年3月的國政選舉中,特朗普在執政黨共和黨的根據地展開競爭,結果遭遇連敗。為了加快鞏固11月中期選舉(聯邦國會選舉)的支援,特朗普又拿出了最重視本國利益的“美國優先”主義。

英國廣播公司BBC指出,特朗普這樣做,或許為了吸引以製造業為主的美國各州選民的支援,特別是那些“領頭羊”,比如俄亥俄州。

不過,普林斯頓大學民主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員Kenneth Lowande稱,考慮到特朗普決策和中期選舉之間的時間差,貿易牌到底能給他帶來多大益處現在還很難預料。

除了削減貿易逆差,美國對中國徵稅的商品也值得關注。BBC報道稱,美國將鎖定在科技、通信和智慧財産權領域,包括半導體,電信設備和電腦組件。

英國《金融時報》指出,比起金額,更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此次加徵關稅行業,聚焦于科技行業,“這就不單單是貿易逆差問題,而是戰略高地的爭奪問題”。

近年來,在人工智慧、量子電腦和下一代無線網際網路等前沿領域,中國和美國正在賽跑。大多數觀察人士認為,在自動駕駛技術等領域,中國將迅速追趕美國。

美國《紐約時報》指出,美國政府阻止博通公司對晶片製造商高通公司的收購,是因為美國擔心此次收購將削弱高通的地位,使中國在打造下一代無線技術的競爭中佔據優勢。

“美國真正擔憂的是《中國製造2025》”,白宮高官如此表示。

《日本經濟新聞》指出,如果僅將貿易逆差視為中美摩擦的原因,將誤判整體情況。“在美國將中國侵犯智慧財産權視為眼中釘的背後,存在圍繞新一代技術的霸權之爭。”

中國有哪些好牌?

目前,中國的反制清單並未包括大豆、高粱和波音公司的飛機等美國大宗出口産品。外媒指出,這些都是中國手裏的好牌。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中國是美國農産品的第二大消費國﹐僅次於加拿大﹐如果中國對生豬、水果、堅果和其他農産品徵收關稅,會讓低迷的美國農場經濟進一步惡化。

《金融時報》進一步指出,特朗普的貿易措施所引發的報復,最終將損害在2016年總統選舉中以壓倒多數支援他的幾個州的農民。

反過來看,如果沒有美國的大豆供應,中國也能夠在關稅對峙中堅持更久。報道指出,中國擁有世界穀物儲備的一半以上,針對美國穀物的更高關稅,可能會使中國企業使用現有庫存。

除了農産品,波音也被認為是中國可能打擊的主要目標。2015年,中國與波音簽下價值380億美元的訂單。

俄羅斯科學院專家亞歷山大薩利茨基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波音有在中國市場發展的龐大計劃,打算未來幾年對華銷售總價值上萬億美元的飛機,而中國人可以轉購空客——波音的競爭對手。

此外,作為美國最大的外國債主,中國持有約1.2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

美國《財富》雜誌指出,如果中國對美國的債券失去興趣,美國經濟將會遭到毀滅性的打擊。美國財政部相關人士也擔心稱“如果美國國債遭到拋售,美國經濟將馬上崩潰”。

當然,中國最大的底氣可能來于經濟結構的改變。

《華爾街日報》指出,中國經濟正從出口導向型轉向依靠國內消費帶動,這為應對外部衝擊提供了更好緩衝。

中國海關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出口總規模則達到15.33萬億元人民幣,合2.26萬億美元。

《金融時報》指出,與之相比,目前600億美元商品佔2018年中國預計總出口規模不足2.5%,實際影響並不大。

最後走向何方?

通過高關稅和貿易壁壘來保護本國經濟,一直以來都是教科書上加以警告的策略。

在特朗普簽署備忘錄前,美國45個行業協會代表美國經濟的多個領域請願,敦促美國政府暫停對中國産品徵收關稅的計劃。

西方一些經濟學者也指出,真正解決貿易爭端,還是要靠坐下來談。

《華爾街日報》週一援引未具名消息人士稱,美國政府上周已致函中國,尋求降低對美國汽車的進口關稅、擴大採購美國半導體産品、並放寬美國金融業者在中國的行業準入。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研究機構報告顯示,如果美國對華出口管制放寬,對華貿易逆差可減少35%左右。

美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中國研究項目主管Scott Kennedy指出,通過增加購買美國大豆、牛肉、液化天然氣、波音飛機及其他設備,實現中美貿易順差從3750億美元減少1000億美元要容易得多。

中方也多次表示,要削減對華貿易逆差,美國政府放寬高科技出口管制是最有效的方法。但是美國卻不惜保持數以千億美元計的貿易逆差,也絕不肯放鬆對華高科技出口管制。

這無疑使談判更加複雜。

上臺以來,特朗普退出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巴黎協定》,批評過世界貿易組織、重新開談《北美自由貿易協議》。。。。。。BBC指出,這一次特朗普的底線何在,誰又能準確預測呢?

不過,有跡象表明,全球兩大經濟體之間的緊張局勢正趨於緩和。

據美國福克斯新聞報道,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上週六接受採訪時指出,他已與中國官員進行了交談,並表示他希望雙方能就貿易問題達成協定。

《華爾街日報》報道稱,姆努欽正在考慮親自到北京,進行相關的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