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2月22日刊登專欄文章《又是催婚的季節》稱,因為怕被催婚,中國春節有一些單身人士不願回家。有些人發現自己和老家的親戚已沒有太多共同話題可聊,而對方總會習慣性地追問結婚了沒,這時就只能艱苦地保持笑容尬聊。現將文章摘編如下:

文章稱,我有一群朋友春節不喜歡回家過年——怕被催婚的單身人士。

“一回家,親戚朋友問的都是個人問題,煩死了。”玲玲(本文人物均為化名)自從去上海念大學、再到北京從事環保倡議工作以後,發現自己已經和山西老家的親戚沒有太多共同話題。沒有別的可聊,對方總會慣性地追問她結婚了沒,她又不覺得自己跟對方熟悉到可以掏心傾訴找不到適合對象的寂寞,就只能艱苦地保持笑容尬聊。

老家山東的鄭海説:“我畢業後就在外地工作,每年回家的時間很有限,回家本應該非常開心才對,但是因為結不結婚的問題,搞得大家很不愉快。”

他的父母先是用最直接的方式催,就是“叨叨叨叨叨”,雙方大吵,最後沉默以對。“我經濟獨立,不必靠父母。但家庭的冷暴力,比什麼都難受。”

姚寧解釋,結婚只是長輩催的其中一個環節。“最先是被催著相親、被相親;有了對象以後被催婚,婚還沒結就被催著要小孩;有了第一個孩子,過年家裏的老人都在催,什麼時候給弟弟要個妹妹。長輩滿滿的套路!”

33歲的陸大偉這麼分析父母催婚的出發點:“一是為我好,心疼我一個人在北京生活沒人照顧;二是為他們自己,希望能儘早履行傳宗接代的義務,享受子孫滿堂的福分;三還是為他們自己,滿足他們和身邊人交往時的虛榮心,這在小地方的熟人社會比較嚴重。”

“90後”鄭海不喜歡從結婚防老的角度考慮問題,認為這麼做的目的性太強。他也不接受從傳宗接代的角度去看待婚姻,認為延續基因是過於強化人動物性的一面。“我明白父母的出發點,但感情是兩個人的事,外人不應該插手,包括父母。我的人生的大方向,我希望自己掌控。”

據説在淘寶、QQ群裏,可以租人假扮男友或女友,帶回家過年見長輩交差。為了近距離了解中國家庭怎麼看待子女的終身大事,我通過朋友圈廣告,願意免費扮女友,初一上有催婚煩惱的朋友家拜年。

結果:我失敗了,沒有人願意“租”我。不過這個小試驗給我兩個體會。第一,在身邊工作的朋友,大多表示不會考慮租人,原因包括拒絕把人給物化。他們雖然很久以前就聽説可能有租男友、租女友的事,但身邊都沒有真正這麼做的朋友。這提醒了我,中國的社會現象有地域之分,不能以為在媒體報道看到的一些新鮮奇怪的現象,放之全中國而皆準。

第二個體會讓我特別感動。有個大齡的朋友認真考慮了半天,終於還是決定不這麼做,理由是擔心父母空歡喜一場過後太失望。儘管被催婚讓他感覺很煩惱,但説到底他還是心疼父母的。拋開世俗傳統和養老的物質需要,家人就是這世上最心疼你的人。

資料圖:一名市民在濟南千佛山公園舉行的“七月七相親大會”上用手機記錄相親資訊。 新華社記者 徐速繪 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