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專家日前向聯合國安理會提交一份全球反恐形勢調研報告,分析近來兩大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在各地的勢力消長。報告表明,雖然近兩年“基地”組織的聲勢被“伊斯蘭國”蓋過,但現階段前者實力未必輸給後者,尤其是在阿拉伯半島和東非。

這份報告由監督制裁這兩個極端組織及其附庸的專家團撰寫,提交給聯合國安理會供參考。美聯社8日獲取到報告全文,披露這些未經公開的內容。

報告用“具有強勁反彈的能力”形容最近淡出公眾視線的“基地”組織。報告説,在葉門和索馬利亞,相比“伊斯蘭國”,“基地”組織對當地安全構成的威脅程度更高;在西非和南亞,“基地”組織的影響力不遜於“伊斯蘭國”。

報告指出,在敘利亞,“基地”組織分支“支援陣線”雖然更名易幟,但仍是這一極端組織勢力最大的分支。“支援陣線”2016年更名為“征服陣線”,並宣稱與“基地”組織脫離關係,不過仍被國際社會認定為恐怖組織。

“征服陣線”主導的“解放敘利亞”聯盟主要盤踞在敘利亞與土耳其接壤的西北部省份伊德利卜,據信有7000至1.1萬名成員,其中包括數千名外國籍武裝人員。

報告説,“征服陣線”在伊德利卜省的勢力根深蒂固,資金來源充沛,近來不斷吞併小規模的反政府武裝,並把魔爪伸向敘利亞以外的國家,野心不小。

報告顯示,位於葉門的“基地”組織阿拉伯半島分支成為這一組織的“指揮部”和“宣傳站”,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而在北非的利比亞,“伊斯蘭國”對失守的地中海港口蘇爾特依然不死心,有捲土重來之勢,不少從敘利亞和伊拉克回流的武裝人員壯大了這一分支。

效忠“伊斯蘭國”的尼日利亞極端組織“博科聖地”將觸角伸至利比亞,有能力到鄰國發動襲擊。報告還説,利比亞的“伊斯蘭國”分支有可能轉移到西非和包括馬利在內的撒哈拉地區。

令人憂心的是,在一些地區,“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有沆瀣一氣的兆頭,如果兩者從競爭關係轉向合作,那麼勢必會給地區乃至世界安全帶來新的威脅。(王宏彬)(新華社專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