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這是2017年3月31日在北京金融街拍攝的亞投行總部大樓。新華社記者 吳凱翔 攝

資料圖片:這是2017年3月31日在北京金融街拍攝的亞投行總部大樓。新華社記者 吳凱翔 攝

美媒稱,特朗普政府的“美國優先”外交政策標誌著美國全球影響力的逆轉以及美國從多邊主義的撤退。撤退的一個組成部分就是大幅削減美國的對外援助,其他全球大國則在崛起,以填補真空。

據美國外交學者網站2月1日報道,中國在經濟、文化、政治所有這些領域都是一個正在崛起的大國。在過去十年裏,中國迅速發展了自己的經濟,並向廣大發展中國家,特別是東亞的發展中國家提供了財政援助。

報道稱,隨著華盛頓退出全球事務,中國的援助正在超過美國的援助,而且可能會在特朗普政府削減援助的情況下支配東亞地區。事實上,如果把對外援助簡單定義為政府開發援助,那麼中國在東亞的援助就大致接近美國的援助。然而,中國的許多最大的接受國都在非洲或南美,而不是在東亞。

批評者立即會指出,美國的地位不會輕易被推翻。首先,中國的援助與美國、甚至任何其他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捐贈國的援助不一樣。第二,中國的援助沒有明確的管理結構。

報道認為,所有這些批評也都會回過頭來對準美國:華盛頓也把援助用於政治目的,而且有許多政府機構並未協調一致地發放援助。

中國會不會超過美國成為最大的援助國?如果美國最終減少了援助規模(這一點並不能保證),使中國成為東亞最大援助國的第一條路可能是增加中國的政府開發援助。一條更加可行的路是一條更間接的路:利用中國創建的多邊機構來主宰東亞的援助領域。

第一個這樣的組織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中國成立的這個組織為亞洲各地的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貸款。作為中國主導的金融機構,亞投行意義重大,因為美國不是這一新貸款機構的股東。

亞投行在只為亞洲地區提供資金的同時,也是中國抗衡美國主導的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長期多邊機構的手段。亞投行的確有來自西方國家的股東參與,然而中國是最大的股東,亞投行的總部設在北京。

第二個是“一帶一路”倡議和它的絲路基金。“一帶一路”倡議的重點是打造橫跨歐亞地區的6條截然不同的陸上和海上線路,旨在改善中國與世界其他地區的基礎設施網路,以促進經濟發展。在“一帶一路”倡議框架內提供的援助尤其針對的是這些貿易路線沿線的國家,比如緬甸和印度尼西亞。正如亞投行一樣,“一帶一路”倡議將改善亞洲國家的發展狀況。

報道認為,隨著中國繼續提供援助和金融援助,連同亞投行的貸款政策以及“一帶一路”倡議,它很可能取代美國成為東亞地區最大的外援提供者。(編譯/龍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