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法國女演員凱瑟琳德納芙。(新華社記者張帆攝)

  資料圖片:法國女演員凱瑟琳德納芙。(新華社記者張帆攝)

美媒稱,包括電影明星凱瑟琳德納芙在內的100名法國女性集體簽署了一封公開信,捍衛男性“糾纏女性的自由”。此舉引發了一些女權主義者的憤怒回應。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網站1月10日報道,9日發表在法國《世界報》上的這封公開信指責#MeToo(“我也是”)運動,並且警告説最近的性騷擾指控引發了一場新的“清教主義”運動。

報道稱,這個包括作家、演員、學者和女企業家在內的群體,譴責“對男性與性的仇視”和最近的“譴責”浪潮。她們寫道,男性“撩妹”的自由對於“性自由而言不可缺少”。

“強姦是一種犯罪,但執著或拙劣的調情不是,充滿男性氣概的獻殷勤也不是。”

對此,以著名女權主義者卡羅琳德哈斯為首的約30名活動分子,10日在法國新聞電臺網站上以一篇措辭嚴厲的評論作出了回應。

她們指責這些署名者故意把“暴力和以尊重和愉悅為前提的引誘”混為一談。

她們寫道:“性暴力不是‘激烈的調情’。後者意味著把他人視為與自己平等的人,尊重其意願,無論對方是誰。前者則將他人視為一個自己可以隨意處置的物品,完全無視其自身的意願。”

她們還批評了這封信中的一些説法,包括信中聲稱這項運動有“走過頭”的風險以及認為女性有責任保護自己免受恫嚇。

報道稱,相當於“我也是”運動“法國版”的#BalanceTonPorc運動的創始人桑德拉米勒,也譴責了9日的這封公開信。

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採訪時,米勒説簽署公開信是“為發聲而發聲”,批評署名者“只是想削弱無數名試圖勇敢一點的受害者的鬥志”。

報道稱,這場糾紛緊隨“我也是”運動而出現。“我也是”運動創造了一種新的社會環境,令女性日益願意大膽反抗性騷擾和性侵。

在9日的公開信中,德納芙等人指出,儘管哈維溫斯坦醜聞是“關於對女性實施的性暴力的一個合理警告”,但這場公開譴責施暴者的“狂熱”實際上只對性自由運動的反對者有利。

她們認為,不僅如此,這項運動還引發了一場對於“被指控者”的仇恨浪潮,人們把他們與性侵犯者相提並論,卻沒有給他們為自我辯護的機會。

她們稱這種“快速正義”已經産生了受害者,並舉例説,有人被迫辭職而他們的全部罪名只是觸碰了一下膝蓋。

報道稱,這一評論顯然指的是英國前國防大臣邁克爾法倫的辭職。法倫在承認曾于2002年觸碰了一名女記者的膝蓋後,于2017年11月宣佈辭職。

這篇公開信還批評了“將本人與作品混為一談”的現象,指責女權主義者2017年11月要求一家巴黎電影院取消著名導演羅曼波蘭斯基的一個作品回顧展。

報道稱,德納芙曾與波蘭斯基合作過多部電影。她2017年3月在波蘭斯基持續遭到戀童癖和強姦指控時,公開對其表示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