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伊朗與美國、以色列和沙特三國在地區內的較量,尤其是沙特與伊朗之間的對抗恐將進一步升級。

伊朗爆發的抗議活動已進入第6天,規模和激烈程度仍在持續增大。

不期而至的抗議,讓不少人産生了很多聯想。但實際上,很多聯想都是虛幻的,缺失現實的聯繫或確鑿的證據。伊朗是一個不乏抗議的國度,無論是伊斯蘭革命前,還是革命後。現在的伊斯蘭政權某種程度上也是反巴列維王朝抗議活動的直接結果。伊朗官方也認可合法非暴力抗議的正當性,魯哈尼總統公開稱,抗議是公民的合法權利。

目前外界普遍存在著對此次抗議事件的過度解讀,對抗議活動的規模、衝突烈度以及事件性質的放大、擴展。事實上,本次抗議事件,規模上遠遜於2009年的大規模抗議活動,與2011年抗議事件相比也可謂旗鼓相當。其實所謂的“革命”並未到來,條件和環境也不具備。伊朗政權雖然面臨不小壓力,但在抗議聲下走向崩潰或國內爆發大規模內亂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不過,該事件可能帶來的地區影響,尤其對相關國家的政策以及對敘利亞問題和葉門問題的解決、伊拉克和黎巴嫩等國安全的影響值得持續關注。

抗議事件將使三國聯盟強化對伊制裁

在地區層面,儘管伊朗近年來在中東地區呈現崛起之勢,與敘利亞、伊拉克政府等重要盟友鞏固了聯繫,以伊朗為首的什葉派新月地帶基本成形。但與此同時,以沙特為首的多個遜尼派國家也組成“遏伊聯盟”,地區博弈呈現加劇趨勢。

因此,對本次伊朗發生的抗議活動,可謂幾家歡喜幾家愁。

最擔憂的恐怕是敘利亞總統巴沙爾以及黎巴嫩真主黨,因為他們深知“靠山”伊朗倒下的後果會非常嚴重。

而最歡喜的當屬美國、沙特和以色列。自特朗普上臺以來,美國、以色列和沙特已公開結成了反伊朗的三國同盟,並在伊拉克、敘利亞、葉門、黎巴嫩等國對伊朗採取反擊行動。2017年5月,特朗普訪問沙特時,美沙公開稱伊朗是兩國的“共同敵人”,10月特朗普提出對伊新戰略後,薩勒曼國王親自致電特朗普表示支援。與此同時,美以在華盛頓簽署了共同應對伊朗的秘密協議,雙方就核、彈道導彈、恐怖主義以及地區威脅等方面建立了四個聯合工作組,開展軍事、外界和情報等方面的聯合行動。迄今尚沒有建立外交關係的沙特和以色列為了應對共同的敵人,也毫不忌諱地公開了反伊朗聯盟關係。

伊朗抗議活動發生以來,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頻頻發“推特”和出鏡,讚揚“英雄的抗議者”和“伊朗好人”,聲稱“伊朗改變時刻已經來臨”。目前雖然三國公開撇清與抗議事件的關聯,但暗中他們很可能將此件事件歸因于自己的對伊強硬政策,並得出相應結論。

因此,抗議事件將刺激、鼓勵三國在伊朗政策上越走越遠。強化制裁、擴大對伊國內反對派支援、加強對伊在本地區影響的反擊,有可能成為主要手段。

未來地區對抗恐將進一步升級

對於伊朗而言,本次抗議活動某種程度上也是伊朗民眾對伊政府對外政策,尤其是地區政策的不滿的宣示。一些伊朗民眾就認為政府介入地區事務,耗費國家有限資源,增加財政負擔,影響經濟發展和民生問題的解決。因此,本輪抗議活動會使得伊朗政府反思自身在地區政策上所面臨的困局。

但伊朗本次抗議肇始於民生因素,加之面對對手的反擊,伊朗恐怕不會在地區政策上退縮。

敘利亞是雙方目前博弈對抗的中心戰場。雖然國內民眾有反對聲音,但伊朗並無後退的可能。敘利亞可謂伊朗在地區的唯一戰略盟友,是伊朗最重要的地區戰略資産,雙方關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沒有了敘利亞,伊朗在地區中就會陷入極大的戰略被動。更何況,近年來伊朗在敘利亞投入了大量的政治、軍事和經濟資源,並取得了戰場上的主導權,勝券在握,豈能輕易放棄。

而指控外部勢力為本次事件“幕後黑手”的伊朗政府也將強化這一認定。由此,未來伊朗與三國在地區內的較量,尤其是沙特與伊朗之間的對抗恐將進一步升級。沙特與伊朗由目前以代理人戰爭為主要特點的間接衝突到爆發直接軍事衝突,從冷戰走向熱戰的可能性在增大。對地區而言,這一事態發展無疑是禍不是福。

□唐志超(中國社科院西亞非洲所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