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鎖國”,一直被視為寮國的國家特徵之一。23.6萬平方公里的國土,80%是山地和高原,這使得寮國交通極不便利。“陸鎖國”一詞飽含無奈,寮國人對此深有體會。這把“鎖”,鎖住了寮國民眾的內外往來,限制了寮國經濟的發展步伐。

突破重山封鎖,是很多寮國人的夢想;變“陸鎖國”為“陸聯國”,是寮國重要的國家發展目標。如今,寮國從鄰國中國找到了破解困局的鑰匙——北起中老邊境磨憨—磨丁口岸,南至萬象的中老鐵路。

意義非凡——

一條被寄予厚望的鐵路

全長414公里,標準軌道,時速160公里;2015年12月奠基,預計2021年12月底通車。這樣一條鐵路,在高鐵縱橫的中國算不上一個大項目,但對中老兩國來説,它卻意義非凡。

這是區域互聯互通的典範工程,承載著兩國最高決策者的囑託與期待。中老鐵路是“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首條以中方為主投資建設、與中國鐵路網直接聯通的國際鐵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前不久出訪寮國前在寮國媒體發表文章,稱讚中老鐵路是兩國務實合作的旗艦項目。寮國國家主席本揚表示,中老鐵路展示了老中兩國合作的豐碩成果,它將提升寮國基礎設施建設水準,進一步推動老中兩國民心相通。

這是寮國政府高度關注的“一號工程”,承載著寮國從“陸鎖國”到“陸聯國”轉變的夢想。中老鐵路將極大提高運輸效率和水準,促進寮國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僅現階段就已直接拉動當地工程建設、建材供應、電力、農牧業、服務業、物流等産業。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中老鐵路全線建設已聘用當地工人1500多人,為沿線民眾提供了大量的就業機會。未來,中老鐵路北接中國,南至泰國、馬來西亞等國,將成為中南半島南北大動脈的重要組成部分,有助於解鎖寮國陸路交通困局、促進經濟發展。

這是與寮國普通百姓密切相連的民心工程,承載著近680萬民眾融入現代社會的企盼。從泰國經泰老友誼橋至萬象南部的塔納廊,有一段3.5公里長的米軌鐵路,這是目前寮國境內唯一的一段鐵路。塔納廊站臺簡陋,車輛老舊。從這裡,寮國人坐15分鐘的火車到泰國的廊開站繼續旅程。即便如此,仍有很多寮國人至今沒有坐過火車。在日新月異的現代化世界裏,如果説塔納廊站充滿交通史上的懷舊色彩,那中老鐵路將成為寮國民眾追趕現代生活最現實、最直接的途徑。

創造歷史——

青春無悔的中國建設者

任何夢想的實現,往往都要翻越現實的崇山峻嶺,中老鐵路的建設更是如此。

寮國多山。中老鐵路建設中,橋梁總計62公里,隧道198公里,兩項加起來,已經佔總里程的63%。難怪有人説,中老鐵路不是鋪出來的,是架出來的、是挖出來的。承建中老鐵路的中國建設人員,要在這條翻山越嶺的蜿蜒曲線上,布設車站32個,初期開通就達20個。

在中鐵總公司提供給記者的資料中,中老鐵路的重點工程有長長的一串:9020米的空瑯村隧道、9310米的那科村隧道、8955米的福格村隧道、1651米的班那漢湄公河特大橋、1459米的瑯勃拉邦湄公河特大橋……

“中老鐵路開工建設以來,很多工程都創造了寮國的歷史,具有標誌性意義。”中國鐵路總公司一位負責同志對本報記者説。

楠科內河特大橋便是其中之一。大橋全長7506米,不僅是全線最長的橋,更是寮國最長的橋。全橋共227個橋墩,最高墩身10.5米、最低墩身4.5米。中方建設者定出的建造標準是:內實外美。實,是從中國國內訂購大塊鋼模型,運至施工現場用於墩身的加固;美,是讓大橋保證線形美觀,與環境融為一體。為了達標,施工過程中採用全球定位系統(GPS)與全站儀進行平面線形測設控制,用電子水準儀進行高程測設控制。甚至混凝土的使用,都要嚴格控制試驗配比及澆築工藝,保證外觀顏色的一致性。

“我們施工建設的,不僅僅是一條鐵路,它代表著中國製造的標準,代表著中老友誼的傳承。”在萬象省豐洪縣中老鐵路第Ⅵ標段上,雄偉的鐵路大橋逐漸向遠方延伸,項目負責人中鐵二局六公司副總經理劉清忠對本報記者説。

像劉清忠這樣的建設者,每個人都有著自己“青春無悔”的故事。

羅開輝、李雙是對“線路小夫妻”。羅開輝在四工區負責財務,李雙在二工區負責物資管理。一條鐵路線上,兩個人一個月也難得見一面。李雙只是偶爾路過羅開輝的項目所在地,打個電話給丈夫,見個面權當團聚。

王武,中鐵二局六公司現場工作組代表。由於天天守在施工現場盯進度,日均30攝氏度的高溫,烤得他全身的皮膚黝黑,臉上的皮起了又掉。“我現在不敢洗臉,皮膚碰水太疼。洗臉的時候,只敢用毛巾輕輕地把臉擦一下。”王武對記者説。

就是這些工程建設者,在寮國的深山密林中踐行著自己的使命,續寫著中老友誼。截至今年10月末,中老鐵路已經全線開工207處,其中隧道50座、大中橋梁23座、涵洞96個。

肩負使命——

夯實中老命運共同體基礎

中國與寮國山水相連,兩國領導人提出,要共同打造牢不可破的具有戰略意義的命運共同體,中老鐵路就是維繫兩國命運共同體的千絲萬線中的重要一條。

習近平主席訪問寮國期間兩國發表的聯合聲明中稱,加快推進中老鐵路等標誌性項目,加強統籌協調,解決好工程建設、配套政策、安全保障、後續融資等問題,推動實現中老鐵路早日竣工。更為重要的是,要以中老鐵路為依託,建設起自中國雲南,途經若干重要節點地區,抵達寮國南部的中老經濟走廊。

打開地圖不難看到,要建設的中老經濟走廊由北向南,宛如一把插入中南半島的鑰匙,這把鑰匙不但打開了寮國“陸鎖國”困境,也在中南半島腹地打開了一條輻射緬甸、泰國、柬埔寨、越南等國並通向繁榮富足的道路,是“一帶一路”倡議的又一個重要成果。中老鐵路與中老經濟走廊相伴而生,中老鐵路已經被賦予了新內容、新使命。

“中國人説,要想富先修路;寮國人現在想的是,要想富修鐵路!中老鐵路將幫助我們實現走向富裕的奮鬥目標。”寮國投資計劃部部長助理維吉信達翁對本報記者説。

“中老經濟走廊建設是對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具體落實,中老經濟走廊可以把兩國的優勢結合起來。中國可以通過中老經濟走廊促進與東盟之間的合作。”寮國國立大學中國研究中心主任西提塞差亞翁説。

寮國民眾已經做好了擁抱中老鐵路、擁抱中老經濟走廊的準備。在萬象北站附近的納塞村,村民已經感受到鐵路帶來的商機,有的擺起了攤鋪,有的開起了餐廳,有的做起了民宿。“從前靠天吃飯的日子有了更穩定的生活來源,還有投資者來考察設立工廠的環境,周圍的地價也上漲了不少。”村長素帕塔高興地告訴記者。

在萬象省豐洪縣中老鐵路第Ⅵ標段上,工人們告訴記者,村裏有群七八歲的娃娃,他們經常結伴到施工現場看一看,對著施工工人齊聲説:“我要坐火車去中國!”這些發自內心的呼聲,是夢想,是期待,也是同甘苦、共榮辱的中老命運共同體的堅定基礎。(本報赴寮國特派記者 丁子 孫廣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