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外交學者網站10月25日發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院博士生詹姆斯吉爾德的文章《美國如何在東南亞輸給中國》稱,美國對東南亞地區的承諾常常引發質疑,而與此同時,中國正在進一步加深與東南亞地區的經濟聯繫。

文章稱,美國總統特朗普11月將訪問亞洲,儘管議程尚不明確,但特朗普很可能向美國在東南亞的盟友作出保證。不過,人們依然質疑特朗普政府對東南亞的承諾,以及它是否有應對該地區的全面計劃。而另一方面,中國正積極利用在基礎設施項目建設上的優勢,中國的科技巨頭迅速採取行動,充分利用未來十年東盟可以預期的數字經濟大發展。

文章稱,最顯而易見的前線是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中國的投資和建設協議流向東盟成員國,泰國、印尼和越南等迅速發展的經濟體對基礎設施的需求迅速增長。

文章稱,特朗普政府最近的預算提案表明華盛頓領頭人正在停止海外基礎設施投資——向亞洲開發銀行提供的資金縮減了50%,政府目前與世界銀行不和。這顯示特朗普政府認為資助海外項目在經濟或戰略上沒有太大益處,並樂於把這塊地盤讓給中國。中國成功加深了在該地區的經濟聯繫,與此同時美國的影響力減退。這種情況不僅僅反映在發展援助和基礎設施貸款上。

文章稱,中國的科技巨頭似乎比矽谷的科技或風險投資公司更了解東南亞市場獨特的挑戰和機遇。這讓它們比美國對手更快地參與了該地區成長行業——例如運輸、電子商務和數字貨幣轉賬服務。

文章稱,中國知道新興市場真正需要什麼樣的服務,以及如何利用技術提供這種服務並讓其迅速發展壯大。中國企業從自身向發展中經濟體提供服務的經歷中獲得經驗,它們證明了自己能更好意識到並抓住這個地區的機會。

文章稱,已經有跡象表明,該地區國家意識到了美國力量的局限,並相應調整了戰略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