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新聞9月14日訊 據《德國之聲》報道,對歐洲城市來説,恐怖主義還是相對較新的現象,可在非洲或亞洲,它早已為人們所司空見慣。怎樣才能使城市變得更安全?9月13日至15日,全球安全問題專家們齊聚斯德哥爾摩,討論城市安全問題。

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所長丹•史密斯表示,“近年內,我們看到,城市一再成為各種形式的恐襲目標。我們看到了在伊拉克的摩蘇爾和巴格達、在敘利亞的城市所發生的事情,經歷了在歐洲、土耳其、在非洲和南亞發生的恐襲事件。”

根據聯合國有關城市化的最新報告,全球範圍內,在城市居住的人口數量超過了鄉村;及至2050年,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二將居住在都市。

史密斯認為,安全專家們現在必須加緊研究城市安全問題。他解釋説:“迄今,城市的安全與生活問題主要是作為與生活水準或城市建築等其他領域有關的施政議題被提出來的。”他的看法是,城市安全問題毫無疑問應該成為安全研究和安全政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而這一點在過去沒有受到足夠重視”。

社區團結是反恐的鑰匙

論及如何保障城市安全這樣的實際問題,霍根-豪爵士是行家裏手。他擔任倫敦警察局長5年,直到今年2月離職。在他任職期間,英國首都未發生過恐襲事件。

在談到何以會有這樣的成績時,霍根-豪爵士強調了兩點:其一,警方和其他安全力量密切合作;其二,與社區保持聯繫。他指出,“很多在我們身邊長大成人的恐怖分子並不認為自己是多數社會的一部分,而一旦社會的某一部分感覺自己遭排斥,那裏就會滋生潛在的恐怖分子。”

霍根-豪爵士表示,由此得出的結論非常簡單:警方必須通過關注社區安全,建立起信任。他指出,只有在這一前提下,警察才能得到機會,了解到真實的情況、知道是否有人走向極端。

沒有人百分之百安全

同歐洲城市相比較,非洲和亞洲的城市受到的恐襲威脅要大得多。今年7月,25人在巴基斯坦城市拉合爾的恐襲事件中喪生;在土耳其城市伊斯坦布爾,29人死於一起夜總會遭襲事件;在尼日利亞,多年來,伊斯蘭極端武裝團夥“博科聖地”既在鄉村、也對邁杜古裏這樣的城市實施血腥襲擊。

史密斯解釋説,在歐洲城市,在較為富裕的國家,基礎設施齊全,受傷害程度要低一些,“許多非洲城市的情況則相反,僅以土耳其、印度或巴基斯坦等若干國家為例,與敘利亞或伊拉克不同,那裏雖然沒有公開的戰爭,但易受傷害程度要高得多。”

史密斯和霍根-豪爵士一致認為,在今天這個時代,已不會有“百分之百安全”的城市,他們強調存在著恐怖主義以外的其他危險。霍根-豪爵士表示,從街道交通到刑事犯罪,還存在著眾多其他危險源,因此,人們應避免過分高估恐怖主義的危險。他説,他依然會興致勃勃去觀光每一座城市,“因為,恐怖主義造成的危險並沒有大到我們須改變整個生活方式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