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北京9月13日電 新聞分析:共和黨恐因DACA爭論丟失眾議院

新華社記者柳絲

當地時間11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總檢察長貝塞拉宣佈,正式起訴總統特朗普政府廢止“童年抵美者暫緩遣返(DACA)”計劃做法。緬因、馬利蘭和明尼蘇達三個州也加入了這一起訴。此前一週,紐約州、華盛頓州等15個州聯名對特朗普政府提起類似訴訟。

專家認為,雖然各州都訴諸法律,但DACA計劃所引發的法律爭論影響並不大,而針對此類移民問題的社會爭論卻將對共和黨在2018年中期選舉的選情産生不小影響,可能讓共和黨在眾議院選舉中喪失如今佔據優勢的安全空間,甚至有可能丟掉對眾議院的控制。

首先,從法律方面看,加州起訴的理由是,廢止DACA計劃舉動違反憲法第5修正案中的“正當法律程式”條款,還違反《行政程式法》和《管制彈性法》等聯邦法律以及禁止反言原則。但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政府廢止這一計劃的理由也是認為這一奧巴馬時期的行政令違憲,雙方各執一詞。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師張軍分析説,目前階段這些訴訟更可能停留在美國一級法院、即地區聯邦法院進行,且集中在自由派佔據優勢的州,提交最高法院可能性不大,即使到最高法院也將經過漫長時間。

不難看出,針對DACA的法律訴訟類似此前禁穆令在華盛頓州、夏威夷州等地的狀況。張軍説,即便此案最終提交最高法院,以現在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構成,對起訴一方未必有利。“如今最高法院中,保守派大法官佔多數,而這些人傾向於賦予行政當局更多管控移民的權力”,因為“美國憲法賦予總統和行政當局在移民管控和移民法執行部分很大權力”。

其二,從國會投票來看,特朗普政府並非立即廢除DACA計劃,而是決定在其6個月後到期時不延期,6個月的時間是特朗普留給國會的“窗口期”。

張軍認為,特朗普政府選擇“日落DACA計劃”,很自然地將問題拋給國會,讓國會去通過相關法律決定是否延續這一計劃,而非依靠總統行政命令。

正常情況下,國會很難在6個月短暫時間裏通過一個爭議頗大的法案,況且目前國會中,除民主黨人外,一些共和黨重量級議員也表現出對將受到影響移民的同情,認為應由國會來提出一個更長久的解決方案。張軍判斷,國會不可能通過所有移民改革法案,但由於共和黨內保守派對移民改革施加了一定壓力,因而針對DACA的單獨條款仍存在國會通過的可能性。

其三,2018年中期選舉對共和黨來説將是一場攻堅戰。特朗普政府執政以來,美國國內、兩黨乃至共和黨內部在醫改、移民、減稅等問題都存在分歧,這些都是中期選舉的關鍵議題。

此次DACA計劃將影響到80萬年輕的非法移民,絕大多數為拉美裔,在美國人口第一大州加州就有超過20萬人。張軍説,就目前來看,美國很多選區中,對這批人的同情心略佔多數。即使是在有特朗普總統基本盤之稱的州中,雖然保守派選區依然認為政府應嚴控移民,但相當一部分對於兒童抱有很大同情心,這些“同情分”能在選舉中扮演一定角色。

張軍認為,2018年中期選舉,共和黨在參議院選舉中優勢明顯,但在眾議院的爭奪上,共和黨將面臨攻堅戰。如果DACA計劃最終被廢止,民主黨人勢必將在選區中做更多宣傳,打“同情牌”。移民、減稅等關乎社會福利的政策都將成為民主黨人利用的“炮彈”。

其四,更長遠來看,這一事件反映了美國政府未來收緊移民政策的趨勢。雖然DACA計劃本身影響的是拉美裔移民,但對包括華裔等亞裔移民來説,特朗普政府執政以來在移民政策改革上動作頻頻,不止是針對非法移民,還通過一些綠卡新規減少合法移民數量。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社會也出現越來越多的反移民言論和傾向,這也同國際社會民粹主義、民族主義抬頭的大環境有關。英國《金融時報》副主編、首席經濟評論馬丁沃爾夫日前撰文分析,經濟現象和文化現象是相互關聯的,金融危機打開了通往民粹主義浪潮的大門。民粹主義也許會導致嚴重不負責任的政策,甚至助長仇外心理、獨裁統治。

美國政治學者塞繆爾亨廷頓在《美國政治》一書中寫道,美利堅信條的政治理念一直是民族認同的基礎。對美國這樣一個建立在移民上的國家來説,自由民主信條一直是其核心價值。但如今,這一信條面臨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