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新聞9月12日訊 日前,日本石川縣河北市的一名主婦向當地政府機構提出征收“單身稅”建議,日本政府就相關政策推進與否尚在討論中。該消息一經傳出便在網路上引起軒然大波。

“單身稅”引爭議

所謂“單身稅”,是針對未婚人士收取的一種特殊稅款。為緩解低結婚率所帶來的問題,日本自民黨早在2004年就提案向單身人士徵稅。此外,日本NHK電視臺也曾在2005年6月播出的“人口減少社會 幸福2020”節目中提出征收“單身稅”的建議。

如今,“單身稅”再次進入人們視野,獲得了已婚人士的大力支援。一名來自東京的男性白領工作者表示,雖然自己與同事的工資水準相當,但因自己為已婚身份,生活品質遠不及同事。他認為,在少子化嚴重的社會狀況下,結婚生子“為國分憂”,卻不料在經濟方面有如此大的負擔。

與之相對,單身人士對此的態度截然不同。“結婚生子都是個人自由,應由自己決定,而不是受外界強迫。”一名日本網友表示,“養育孩子的確艱辛,能夠獲得優待也令人開心,但這不應成為向他人徵稅的理由。”

眾所週知,日本當前面臨著嚴重的少子化和老齡化危機,這不僅給社會帶來巨大的經濟壓力,也是促使政府不斷出臺新政以提高結婚率的主要原因。日本厚生勞動省今年6月公佈的人口動態統計數據顯示,該國出生人口在2016年首次跌破100萬,這是自1899年開始採用現行統計方法以來的歷史新低。

此外,日本厚生勞動省下屬國立社會保障與人口問題研究所於今年4月發佈的報告顯示,截至2035年,將有近半數日本人處於單身狀態。由於單身人士佔用資源較多,通過徵收“單身稅“來平衡已婚人士的育兒花銷也無可厚非。

晚婚不婚已“風靡全球”?

相比日本,不婚或晚婚現象在歐美發達國家可謂司空見慣。美國CNN網站曾刊文發問“一個沒有婚姻的社會究竟是怎樣的?”對此,CNN記者走訪了世界上結婚率最低的國家——冰島。在這裡,多於三分之二的夫婦是在未婚狀態下成為父母的。

對於冰島人來説,結婚是可有可無的事情,其部分原因歸咎於女性擁有較高地位和權利。一位名為布林迪斯的未婚母親表示:“在冰島,安全的生活環境給予了女性很大自由度,所以你盡可以去選擇(結婚與否)。”

事實上,女性地位的提升也是亞洲部分國家出現晚婚趨勢的主要原因。據新加坡《海峽時報》報道,新加坡統計局最近一次發佈的調查顯示,過去十年中,女性首次結婚的平均年齡從26.9歲上升至28.2歲。另有一項綜合住戶統計調查表明,在25至29歲的女性中,單身群體佔比從2010年的54%上漲至2015年的63%。

新加坡國立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楊偉君表示,新加坡、日本及南韓出現明顯的晚婚現象,這反映了全球的總體趨勢。當前,年輕人願意將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在學業和工作中。由此,他們向成年人轉變的“過渡期”向後推延。

“隨著不婚或晚婚現象的出現,首當其衝的就是人口出生率。”楊偉君指出,當前新加坡面臨著出生率持續低迷的問題,不婚及晚婚問題已經引起廣泛關注。

政府力量或“扭轉乾坤”

年輕人對於婚姻大幅下減的熱情,從一組數據中便可一目了然。根據歐洲統計局最近一次調查,歐盟成員國的結婚率在過去50年下降近一半,離婚率卻提高一倍之多。值得注意的是,未婚夫婦的生育率有所提升,由2000年的27.3%增加至當前的42%。這表明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認為結婚並非生子的先決條件。

在歐美地區,未婚生育成為常態,較低的結婚率或許對出生率並無直接影響,但卻有著另一番問題。英國婚姻基金會發言人哈裏•本森指出,未婚同居夫婦組成的家庭較已婚夫婦家庭更容易出現破裂,不穩定的家庭關係對兒童産生的消極影響不容小覷。由此可見,婚姻關係對於維繫家庭及社會安定的重要作用是毋庸置疑的。

據英國《每日電訊報》報道,有報告指出,2050年起,已婚夫婦將成為英國社會中的少數群體。為鼓勵同居的夫婦建立婚姻關係,英國政府已出臺針對已婚夫婦的優惠措施,包括達200英鎊的減稅政策。

與歐美地區情況不同的是,日本的未婚生育率只有1.6%。因此,日本的不婚現象引發的首要問題仍然回到了人口少子化和老齡化危機。《經濟學人》指出,有限的經濟收入、對另一半過高期待及稀少的聯誼機會均為導致日本年輕男女不婚或晚婚的因素。

即便如此,根據日本人口和社會保障研究院的數據,近九成日本年輕人仍然對步入婚姻殿堂抱有期待。由此看來,“單身稅”的出現還無定論,也許它在向單身年輕人施壓的同時,亦能成為他們勇敢尋找愛情的動力。(薛睿萌 郭芊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