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瓦爾代國際辯論俱樂部網站9月6日刊發題為《從向東轉到大歐亞》的文章稱,俄羅斯當前的一輪向東轉大約10年前主要被設想為對亞洲崛起的遲來的經濟回應,這一崛起首先為俄羅斯東部開啟了諸多發展新機遇。鋻於近10年來世界格局變化,俄羅斯最近幾年已真正開始在政治和經濟上向東轉,並開始建立穩定地區的戰略夥伴關係。

  相關報道截圖

文章稱,外烏拉爾河地區和遠東變為俄全國發展和增長的潛在地區。向東轉之所以合理,是因為預計俄羅斯的主要傳統夥伴——歐洲——的經濟必將放緩以及俄與整個西方的相互關係變得複雜。經濟關係和外部發展來源多樣化的必要性變得更為明顯。

近10年來出現的一系列強大趨勢加強了這種判斷:

第一,世界力量史無前例地迅速重新分配。

美國政治學家約瑟夫奈稱,21世紀我們將見證從國家到國家的權力轉移,也就是所謂的權力從西方轉移到東方,“亞洲的崛起”是其中的主要標誌。(《歐洲金融評論》網站)

第二,西方從上世紀90年代初強加於世界的“世界秩序”的危機和崩塌向西方展示了徹底的“勝利”。

第三,相對的去全球化和世界經濟與政治的地區化進程浮出水面。

第四,加快的經濟關係政治化與上述這些趨勢有關,令只依賴一個市場變得相對不太有利,如果説不是危險的話。

最後,出現的趨勢是“亞洲的亞洲”代替“世界的亞洲”。亞洲的發展變得越來越針對內部和地區市場。與此同時,曾在近兩個世紀被西方殖民或半殖民的亞洲文明開啟了精神和意識形態從過去解放出來的進程。

文章稱,特朗普加強了“回歸自己”的趨勢。美國變成了干涉主義和半孤立主義的危險混合體。美國愈發明顯地力求打造自己的個人中心,捨棄部分不利的全球責任。通過混亂的多極世界建立有條件的兩極世界的趨勢開始形成。一極圍繞美國,另一極在歐亞。後者的經濟核心看上去是中國。

  特朗普加強了美國“回歸自己”的趨勢。(《紐約時報》網站)

文章稱,俄羅斯向東轉宣佈了許多次,但2011年至2012年才在政治和經濟上真正開始。儘管俄外貿下跌和盧布貶值,與亞洲的貿易則重新增加——其在俄外貿總額中的份額迅速增大。

一系列大型能源項目和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項目的啟動,奠定了貿易和投資的進一步增長。但在遠東發展部和隸屬機構以及地方政府層面,均存在明顯問題和缺陷。如今明顯過時的歐洲中心論仍有強大的慣性。

  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俄羅斯衛星網)

文章稱,實質上,該地區穩定的戰略夥伴關係正在形成,其中俄羅斯主要負責安全,中國負責社會福利。俄在亞洲的政策是全面戰略性的,但前路仍然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