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2月17日,行人從中國人民銀行上海總部門前走過。新華社記者 陳飛 攝

英媒稱,中國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孫國峰表示,當前中國通過對“一帶一路”倡議提供人民幣資金支援實現資本項目下的本幣輸出,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進程;而在信用貨幣體系下,人民幣國際化本質上是中國的銀行體系通過信用創造輸出人民幣,最終要通過資本項目實現。

據路透社8月14日報道,孫國峰在8月12日在黑龍江舉行的首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指出,隨著人民幣正式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人民幣的國際地位提升,為中國銀行體系通過人民幣形式向境外融資提供了條件。

他説:“而‘一帶一路’建設有真實的資金需求,可以借助這一有利契機,通過資本項下人民幣輸出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資金支援,推動人民幣國際化。”

孫國峰認為,信用貨幣體系下的貨幣國際化本質是對外創造信用貨幣,本幣國際化最終應當是資本項目輸出。從國際經驗看,一國貨幣國際化的本幣輸出通常需要經歷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貿易項下輸出,相當於通過貨幣兌換實現的本幣輸出,主要由市場力量推動;第二階段是資本項下輸出,即通過信用貨幣創造實現本幣輸出,多由政府帶動市場力量協同推進。

在他看來,持續通過經常項目輸出本幣面臨問題,因為從信用貨幣制度的角度看,經常項目下的本幣輸出相當於本幣與外幣之間的兌換,可能會加大外幣輸入,沒有真正實現本幣輸出;且中國貿易結構制約人民幣貿易輸出規模,此外,人民幣輸出規模受人民幣匯率和人民幣資産收益率波動的影響較大。

他強調,就中國現實情況看,資本項下輸出人民幣是有利於宏觀總量平衡、符合國民福利、可持續的人民幣國際化戰略。通過資本項目實現人民幣輸出可以實現真正的人民幣國際化。

孫國峰並稱,利用好“一帶一路”倡議契機,推動人民幣國際化,要發揮好包括開發性金融機構在內的各類金融機構的作用,並要研究對本幣跨境中長期融資的支援政策。

報道稱,在一戰後美元國際化的過程中,美國政府和美聯儲抓住時機鼓勵本國銀行對外擴張輸出美元,如美聯儲將商業匯票納入再貼現品種,既向市場投放美元流動性,也間接向海外輸出美元,紐約匯票市場異軍突起,美元開始成為國際金融計價和結算貨幣,為美元成為國際儲備貨幣奠定了基礎。中國在金融服務“一帶一路”倡議中也可以借鑒。

同時,要平衡好人民幣國際化和防範金融風險之間的關係。探索對境外人民幣進行宏觀審慎管理,加強對人民幣國際化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的管理,引導境外主體人民幣融資用於實體經濟,防止單純借入人民幣購買外匯的行為,防控跨境系統性金融風險,促進境外人民幣形成良性迴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