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東亞論壇網站7月9日刊發日本智庫亞太倡議組織負責人船橋洋一以及該組織研究助理哈裏登普西的文章《特朗普的威脅迫使日本和中國拉近關係》稱,近日日本首相安倍頻繁示好中國,兩國關係有所緩和,但要實現昔日的中日友好,日本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文章稱,最近出現了有關中日兩國可能和解的揣測。6月5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發表演講時出乎意料地宣佈:“日本準備(與‘一帶一路’倡議)合作。”在此之前,日本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代表日本政府參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國主管外交事務的最高官員楊潔篪訪問了日本。

安倍之前也曾嘗試重新啟動中日關係,那是在2006年安倍的第一個首相任期內,因為在前任小泉純一郎時期,中日關係惡化了。

那麼,是什麼因素促使安倍現在再次伸出橄欖枝呢?

文章稱,美國總統特朗普是一個因素,這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中美關係因為朝鮮問題,正在進行脆弱的重構。而安倍也在一直緊跟美國步伐。另一方面,在特朗普治下美國在該地區扮演的角色存在不確定性,所以必須積極主動地改善關係。在沒有全面的地區戰略的情況下,華盛頓對亞洲安全的承諾是不保險的。地區經濟一體化因為特朗普政府奉行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因為特朗普政府的措辭以及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而前途未卜。特朗普的交易式外交政策讓美國挑動中日相鬥成為一種切實的可能。

文章稱,雖然東京在推進11國參加的TPP方案,它對美國回歸這個多邊協定仍然抱有期望,但是政策圈懷疑美國近期不大可能回歸,這是一種越來越普遍、越來越冷靜的看法。東京已經開始認真考慮對美外交優先的方針,重置外交政策。如果進行這樣的調整,那麼沒有哪個關係比穩定中日關係更重要的了。

文章稱,要促進貿易自由化,倡導開放的區域主義,對日本來説,可行的方案有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和11國參加的TPP。中國已經加入了RCEP談判;而只要中國達到最高標準,TPP也應當允許中國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