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西方的文化輸出,以中國為代表的第三世界國家,一味照單全收的時代已經結束。如今,他們不斷提出自己的要求,並參與到文化構建中。

為什麼寶馬、奧迪和賓士的新豪華轎車在世界各地不再同步?它們不再照搬傳統歐洲設計風格。背後原因是,中國等國的消費者如今買這些車比歐洲人還多。為什麼西方孩子熱衷於玩樂高出品的“幻影忍者吳大師”?因為這家丹麥玩具企業希望産品征服中國市場……

幾十年來,全球化似乎一直只有一個方向:從美歐到世界其他地區。但如今,一切都要被打上問號。經過幾十年發展,中國等新興工業國家變得更加強大、自信,對西方的主導地位也越來越敏感,這導致原來的全球化單行道變成了如今的雙向行駛。

電影業就是例證。近年來,好萊塢不遺餘力地爭取在中國這個未來最大電影市場站穩腳跟。為躋身這個市場,好萊塢不得不做出讓步,讓中國投資商加盟,在華拍攝場景或邀請中國明星參演。

在藝術領域,西方也在作出妥協。瑞士巴塞爾藝術展2013年收購香港國際藝術展後,招致不少類似“文化帝國主義”的指控。因此,這一全球展會巨頭儘量讓香港展區表現得更加本土化,把一半展位留給來自中國內地和香港的作品。柏林世界文化宮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開始邀請中國藝術家展出作品。如今這些藝術家不少成了藝術界的超級明星。相反,歐洲藝術家在這裡卻被邊緣化……如今的問題是,歐洲人該如何應對歐洲文化中心主義的結束。(作者約爾格漢茲謝爾,青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