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金融時報》16日發表題為《非洲:中國雄心的試驗場》的文章稱,西方國家紛紛放棄非洲之際,中非關係正在改變非洲大陸的商業和政治重心。外界往往容易忽視,非洲在中國提升國際影響力進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文章稱,在肯亞北部海岸的帕泰島上,有一些膚色較淺、有著中國人相貌特徵的非洲人,那裏還有古代中國瓷器的碎片,甚至還有一個名為“新尚加”的地方。這些似乎都印證了當地的一個故事,15世紀的中國探險家鄭和的船隊中遭遇事故的水手們在這個島上定居下來,比哥倫布登上美國土地要早很多年。

不管在肯亞是否存在這位中國偉大航海家的船員的後裔,有記錄顯示,500多年前,曾有大型船隻抵達非洲東海岸,用中國的珍寶交換了象牙、鴕鳥和斑馬等異域奇珍。實際上,中非交往可能有著悠久的歷史。上世紀60年代,通過反殖民團結和工程建設,中非關係得以鞏固,特別是長達1860公里的連接尚比亞與坦尚尼亞海岸的坦讚鐵路。

然而,過去15年,中國與非洲接觸的程度,讓之前中非幾百年的關係相形見絀。

非洲助推中國地緣政治影響力

文章稱,中非關係正改變整個非洲大陸的商業和地緣政治重心。很多西方政府幾乎放棄了這塊大陸。而中國看到了機會,非洲為中國製造商和建築公司提供了市場。或許人們最沒有領悟到的是,它是中國地緣政治影響力的一個未來可能很有用的工具。

英格蘭東薩塞克斯郡的崛起力量及全球發展中心主任顧靜(音)表示,中國與非洲的交往比外界通常看到的更加多層次。顧靜説,中國已把非洲幾乎當成了其不斷壯大的國際雄心的試驗場——無論是通過維和行動,還是公路、港口、鐵路的建設,後者旨在通過一條新絲綢之路將大片發展中世界與中國聯繫在一起。

《中國的第二塊大陸》一書的作者傅好文也贊同上述看法。該書記錄了定居非洲的約100萬中國創業者的經歷。“非洲是中國可在非常低風險的環境下進行各種嘗試的一片天地。”他説,“非洲一直是各種理念的試驗場,只是現在具有了大得多的規模和戰略意義。”

一些數據可以説明這種轉變。2000年,中非貿易額僅有區區100億美元。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中非研究倡議”的數據,截至2014年,這一數字已擴大20倍,達2200億美元。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的一項研究顯示,在非洲獲得的全部貸款中,約六分之一來自中國。

文章稱,不斷發展的中非關係已經遠遠超出了大宗商品交易。衣索比亞是中國在非洲投資的首選目的地之一。這個擁有1億人口但資源貧乏的國家正在推行中國式國家主導的發展道路。衣索比亞的戰略位置和潛力巨大的市場令中國感興趣。

文章稱,中非關係在其他領域也發展迅猛。北京方面在非洲各國首都設有52個外交代表機構,而華盛頓只有49個。聯合國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中,中國在非洲的維和部隊最多,在剛果(金)、賴比瑞亞、馬利、蘇丹及南蘇丹部署了2000多名維和人員。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