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外交學者網站6月14日刊發美國媒體研究所研究員、自由歐洲廣播電臺前駐開羅記者約瑟夫哈蒙德的文章《蘇丹:中國在非洲的最初立足之地》稱,中國對非洲的第一筆投資就是在蘇丹。然而除了經貿投資,中國在這裡的影響力也將因為政治原因而持續存在。隨著蘇丹執政黨改革的推進,蘇丹人看到中國提供了一種“完全不同於歐洲和英國”的明確模式。

哈蒙德稱,中國與蘇丹的關係可以追溯到1959年,當時蘇丹正式承認了新中國。今天,中國是蘇丹的最大投資者,與其在整個非洲大陸一樣。由於沒有美國的競爭,中國與蘇丹的關係是罕見的。除了可口可樂,蘇丹消費者能夠接觸到的美國産品寥寥無幾。

蘇丹外交部長易卜拉欣甘杜爾説:“中國對非洲的第一筆投資就是在蘇丹。他們從石油入手,現在也在貿易、礦業和建築領域進行其他投資。”

但是有一個領域,中國在蘇丹的投資被誇大了:中國被誣告為蘇丹的主要軍備來源。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軍備轉讓數據庫統計,2007年至2016年,在蘇丹的武器進口中,俄羅斯、白俄羅斯和烏克蘭佔了絕大部分——77%。同一時期,來自中國的軍備僅佔19%。

哈蒙德稱,儘管並未被視為“一帶一路”倡議典型的沿線國家,但蘇丹自認能在中國的互聯互通計劃中發揮重要作用。蘇丹政府相信蘇丹港和紅海將成為“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分。

蘇丹負責投資的國務部長烏薩馬費薩爾説:“我們正在與中國探討合作事宜,在蘇丹港附近開發自由貿易區,專門吸引中國公司,自然也支援‘一帶一路’倡議。”

在非洲其他地方,中國也在迅速擴大實力。中國的影響力也將因為政治原因而繼續存在。

哈蒙德稱,中國是應邀參加今年舉行的全國大會黨第四屆全國代表大會的非洲以外唯一非穆斯林國家。在巴希爾總統發表演講時,講流利阿拉伯語的中國共産黨官員認真做著記錄。幾排以外的地方,一位全國大會黨黨員別著中國浦東幹部學院的領針。蘇丹全國大會黨部分領導人在這個學院接受了培訓。隨著該黨進行改革,中國提供了一種明確的模式:競爭是在黨內而非黨派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