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稱,在華美國高管不再擔心美中爆發全面貿易戰,他們打算推動特朗普政府重啟與中國達成雙邊投資條約的談判。

據英國《金融時報》4月19日報道,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對中國放軟身段緩解了在華經營的美國企業對於貿易戰爭前景的最大擔心,讓美國高管們重新聚焦于推動中國放鬆投資限制的努力。

“我不認為(貿易關稅)會成為最優先的事項之一,因為我的感覺是特朗普政府很可能認為,這也許不是施加壓力的最有效方式,”中國美國商會主席蔡瑞德18日在北京對記者們表示。他之前在華盛頓開會期間稱其為一個“火熱的話題”,但表示它已不再是一個嚴肅選項。

“特朗普政府正在尋找一些別的杠桿點和壓力點,用於説服中國開放市場和營造公平競爭環境,”蔡瑞德表示。

當常駐中國的美國高管下月會晤美國國會議員時,他們打算重啟一個談判達成雙邊投資條約的計劃。就在2月份,這些焦急的高管還匆匆趕到華盛頓與特朗普政府緊急磋商,以化解後者對中國製造商品徵收45%關稅的威脅。

特朗普的競選綱領注重保護美國製造商的措施,這一政策令在華美國企業震驚。在白宮新設立的國家貿易委員會,特朗普任命的主席彼得納瓦羅是出名的對華鷹派,也一直是對中國輸美産品徵收高額進口關稅的最大倡導者之一。

自特朗普在幾項競選承諾上食言以來,這些恐懼已經減輕。美國總統上周做出的一個立場逆轉是宣佈不會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現實證明,競選時期貌似美好的承諾實在算不上最重要的事項,”中國美國商會政策委員會主席萊斯特羅斯表示。

相反,美國企業正聚焦于改變他們認為不平等的投資關係。例如,美國汽車製造商如果要在中國投資,就必須組建合資企業,還要面對50%的外資股權上限,而中國汽車集團在美國沒有受到這樣的限制。

奧巴馬政府曾經在與中方談判一份更短的“負面清單”,該清單列出中國不對境外投資者開放的投資領域。這份清單是一項全面的雙邊投資條約的一部分,旨在簡化和促進美國在華投資。

然而,這些談判在特朗普上任後陷入停滯。在他就任三個多月後的今天,一些關鍵的貿易職位,包括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的關鍵職位仍未任命人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