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華時報》微網志截圖。

中國網新聞11月18日訊(記者李智 戚易斌)自今年10月起,傳媒圈裏就開始傳聞北京地區頗具影響力的都市報《京華時報》即將停刊。11月13日,這則消息終於被《京華時報》證實,11月13日17時58分,《京華時報》通過官方微網志發聲稱,該報將於明年1月1日休刊,改由北京日報報業集團主管主辦,目前正在進行崗位安排工作。

《京華時報》“離開”背後的網際網路時代

《京華時報》創刊于2001年5月28日,2005、2006、2007年曾連續三次榮獲百度中國傳媒影響力“狀元媒”,創刊15年,《京華時報》一步步踐行著傳統媒體的創新道路,但也仍然面臨網際網路時代傳統媒體的共同困惑。

近年來,移動網際網路井噴式的發展,資訊流不再按照傳統模式分發,新時代下傳統媒體何去何從,《京華時報》面臨的“痛”不只是傳統媒體需要思考的,也是世界各國傳媒業共同面臨的課題。

當地時間2015年7月23日,英國倫敦,《金融時報》。 (東方IC)

媒體融合時代下的國外傳媒發展

事實上,傳統媒體急需轉型已經成為全球趨勢。德國貝塔斯曼集團,擁有175年曆史,作為傳媒巨頭,貝塔斯曼1995年進入中國市場,直到2008年宣佈關閉旗下分佈于中國18個城市的36家零售門店,一直未能實現盈利。

出版業與紙質書籍的隆冬時期早已到來,隨著電子技術以及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的發展,人們的閱讀形式早已不再單一。貝塔斯曼錯過了開墾中國這塊電子媒介與商務處女地的最寶貴時期, 但已經意識到將注意力投入線上服務或能成為百年企業保持生命力的最佳方案。2015年,貝塔斯曼集團給予美國線上教育公司2.3億美元投資。

英國《金融時報》最早在1888年發行,該報在倫敦、法蘭克福、紐約、巴黎、洛杉磯、馬德里等地同時出版,為讀者提供全球性的經濟商業資訊、經濟分析和評論。

《金融時報》自2000年開始數字化轉型,率先成功建立了全球性的付費線上閱讀模式。2013年10月,《金融時報》宣佈進一步數字化改革,“取消深夜作業模式”。該媒體認為,報紙沒有消亡,內容依然很重要。全媒體轉型,不僅是工作流程的轉變,更是一種思維方式的轉變。

《金融時報》將前四版內容定位為評論及深度報道,選題可以提前確定。將整體時間節點前移,從而更合理地規劃內容和管理團隊。

該報的總編輯巴伯(Lionel Barber)在給全體編輯的改版“備忘錄”中説:“我們的新聞編輯和記者們將從被動的新聞應對轉為具有更高新聞價值的‘意義新聞'(newsincontext)的製作,同時要繼續忠實于對原創新聞和調查性報道的追求。”同時,他們認為印刷版上的新聞比更新最慢的網站都要晚12個小時,所以FT“必須以評論和意見見長”。

當地時間2012年10月10日,美國紐約,《紐約時報》大樓。(東方IC)

傳統媒體轉型的秘訣是什麼?

《每日電訊報》裏不少記者身邊都放著旅行箱(包),隨時準備出發採訪。

《金融時報》要求,原有的記者編輯都必須向全媒體方向轉型。全媒體轉型是一場自上而下的改革,因此需要展開針對性的培訓。該報針對數字采編、媒體融合等,一直在不斷為員工提供各種各樣的培訓。

《華爾街日報》社也將其世界各地的記者聚集在一起,在過去5年已舉辦了多次封閉式培訓。通過培訓讓記者認識到運用社交媒體、圖表、圖片、視頻的重要性,推動改變思維方式和工作手段。

《華爾街日報》還會先採用圖文、視頻方式在社交媒體上發佈故事簡版,接著在網站發佈稍有深度的內容,最後紙媒把故事講得更完整更有深度。

《紐約時報》社打造專家型記者,記者隊伍來自不同的領域,比如財經記者是來自美聯儲的專家,法律報道記者是耶魯大學畢業的專業律師,戰地記者則來自海軍。《紐約時報》每天還會生産50條左右的視頻。各媒體生産的視頻時長在2到3分鐘,隨片廣告也成為新的營業收入來源。

南韓JTBC電視臺根據用戶習慣調整節目形態。將新聞報道的播出時間縮短,新聞的總條數減少,但有影響力和傳播力的新聞長度增加,不再以短消息的形式播報新聞,而是結合分析評論、社交媒體公眾意見等多種因素進行深度加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