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有挑戰,方顯出擔當。正值當今世界“多事之秋”,G20杭州峰會的成果更顯難能可貴。在錢塘江畔,世界看到一個內外兼修的中國:全面深化改革,增加經濟社會發展新動力;同世界深度互動,向世界深度開放。中國在此次峰會上進一步展現“負責任大國”風範,實現從規則制定參與者向規則制定引領者的歷史性轉變。陳向陽與羅建波兩位資深學者的分析,分別從世界“挑戰”和中國“擔當”兩個視角,帶領我們認識全球治理新時代。

國際形勢“五大變數”複雜交織

作者:陳向陽(係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危機管理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

2016年以來的國際形勢格外動蕩不安,戰略意外頻現,國際格局、世界經濟、非傳統安全、國際思潮、地緣政治等“五大變數”複雜交織,其背後則體現著世界及地區秩序主導權角逐激烈。G20杭州峰會所處背景堪稱歷屆之中最為複雜。

  陳向陽

第一,受英國“脫歐”公投意外過關等影響,大國力量對比分化加劇。兩大“集群”(發達經濟體與西方大國、新興經濟體與新興大國)此消彼長,大國實力有升有降,國際戰略格局“多極化”步入“多層化”的新階段。一是新興經濟體及新興大國之間分化明顯,一些“金磚國家”如巴西等政治紊亂、經濟衰退,“含金量”銳減;二是英國“脫歐”公投“意外”過關,導致歐盟內部分化加劇、對外影響力削弱;三是國際戰略力量對比呈現“新排行榜”,七大力量中心依次為美國、中國、歐盟、俄羅斯、日本、印度、巴西,中國已被外界普遍視為綜合實力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與此同時,大國關係複雜重組,中美戰略競爭與中俄戰略協作反差明顯。

第二,世界經濟復蘇好事多磨,西方大國自私自利致使全球化面臨裂變乃至停滯,規則之爭尤為激烈。一是各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南轅北轍,難以形成合力;二是新型貿易與投資保護主義抬頭,美國強推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及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協定(TTIP),企圖構築針對新興大國的“規則圍墻”;三是世界經濟下行壓力揮之不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一再下調世界經濟增速預期。

第三,“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瘋狂作案,加劇了恐怖主義在全球蔓延。“伊斯蘭國”頻繁發動恐怖襲擊,包括利用難民危機對歐洲等加緊滲透並接連得逞,導致歐洲等地“談恐色變”。

第四,西方國家民粹主義甚囂塵上,反移民與反全球化蔚然成風。美國總統大選尤其“匪夷所思”,之前普遍不被看好的“土豪”特朗普竟一路狂奔,一舉贏得共和黨提名,挑戰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裏。特朗普以所謂“美國優先”為口號,鼓吹仇視穆斯林、貿易保護主義和對外推卸國際責任的孤立主義,致使美國前景不明。

第五,大國地緣角逐顯著升溫,美國到處添亂。烏克蘭問題成了“爛尾樓”,美國裹脅歐洲強化北約,繼續對俄施壓;俄羅斯強勢“逆轉”敘利亞危機,土耳其未遂政變後外交轉向,中東格局複雜重組;亞太熱點此起彼伏,美國強推南韓部署“薩德”反導系統,繼續喧賓奪主攪局南海,極力圍堵中國。

G20不只是全球經濟治理的平臺,也是大國關係的重要舞臺。在莊園會晤、瀛臺夜話、白宮秋敘之後,中美元首再度在西湖漫談。此次峰會還為世界各國領導人就地緣政治熱點問題提供了磋商的渠道與平臺,比如土耳其總統就在此次峰會期間分別與美國總統奧巴馬、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這給解決當前中東持續動蕩的局勢帶來了更多機會。這些重要會晤為世界和平與穩定提供又一分動力。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