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5日下午,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第十一次峰會閉幕。在會後發佈的峰會公報中,加快國際金融架構改革也是其中重要的成果和共識。此前,中國在成為杭州G20主席國後便立刻重啟了國際金融架構小組(IFA),並通過召開二十國集團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加緊跟各成員國磋商如何進一步推進了國際金融架構的改革。

事實上,人們已經對當前國際金融架構存在的弊端討論很久。2010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通過了份額改革方案,基於本次改革提高了發展中國家的投票權和發言權,在當時美國國會兩黨鬥爭激烈的大環境下,美國國會沒有立即批准該方案,從而使得該方案難以執行。從這件事情上,我們看到,一方面,發展中國家在國際金融體系中地位沒有得到重視,當前國際金融機構並沒有體現世界經濟最新發展的成果;另一方面,發達國家沒有意識到世界各國經濟的密切相關性,對發展中國家的崛起仍心存疑慮。

從當前全球經濟形勢來看,以中國為首的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增長隱隱有超越發達國家之勢。尤其是中國和印度,2016年上半年GDP增長走勢仍然強勁,引領全球經濟。在對全球經濟的貢獻上,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中國今年將達到近39%,成為為世界經濟增長貢獻最多的國家。反觀發達國家,日本以及歐洲的一些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長趨於停滯,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幾乎為零,而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美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也只有中國的四分之一。發展中國家經濟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已不可同日而語。因此,國際經濟結構將必然要順勢發生變化。一些新興經濟體領導人認為,如果IMF投票權結構不能反映中國和印度等新興經濟體影響力的增長,IMF將失去其存在的意義。 

另外,各國經濟的互聯性大幅度增加。基於目前各國經濟發展的情況,發達國家開始意識到,在經濟全球化的趨勢下,與發展中國家聯合,共同面對金融危機帶來的經濟疲軟,是發達國家經濟增長的一條新的途徑,也是必經之路。只有各國彼此聯動,相互協調,才能促進世界經濟的共同增長。為了確保這種合作的穩定運行,也為了能給國際資本跨境、國際貿易提供更穩定的平臺,國際金融架構的改革也已勢在必行。

正是在這種多方努力下,國際金融架構改革也取得了豐碩的成果。2016年1月26日,IMF的份額改革方案終於得到通過。此後,IMF的SDR貨幣儲備翻倍,增長至4770億美元,新興經濟市場較從前的IMF份額增加超過6%;中國、巴西、俄羅斯等新興經濟體國家將成為IMF前十大成員國;其中,中國的投票權更是躍至第三,印度也獲得了更多的話語權。

此次改革是國際金融架構中歷史性的一刻。新興經濟體擴大了其在國際金融體系中的地位,並確保日後能更有力的為自己國家的經濟利益發聲。同時,它們也將以一個相較而言更為平等的身份同發達國家就國際貨幣走勢等一系列問題進行協商,這也為全球經濟聯合發展起到了促進作用。

人民幣也將獲准於今年10月1日加入SDR貨幣籃子,成為繼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之後的第五個SDR貨幣。中國開始同時使用美元和SDR兩種貨幣發佈外匯儲備、國際收支和國際投資頭寸數據。而世界銀行也于8月31日發行了以人民幣結算的SDR債券,這是時隔30多年後又首次公開發行的SDR債券。人民幣國際上使用的範圍漸漸擴大,這對於仍然沒有完全擺脫金融危機影響的世界經濟和以美元歐元為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來説,都是一種安慰。而人民幣SDR債券的發行,更是提供了一種新的貿易融資途徑,為各個因美國貨幣政策憂心忡忡的國家打了一劑強心針,也為穩定世界經濟增長做出了貢獻。

然而這並不是國際金融架構改革的全部。此次杭州G20峰會上就SDR貨幣如何為國際金融貨幣體系的穩定性做出貢獻、各國如何進一步擴大SDR貨幣在金融市場的作用等一系列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也對IMF、世界銀行等國際金融機構的進一步改革達成了多方共識。

正式通過G20杭州峰會的一系列會議和磋商,人們更加深刻的意識到只有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在國際金融事務中保持一個較為平衡的狀態,雙方才能做到互利共贏,同謀發展。這對全球經濟來説才是一個雙贏的局面。(卞永祖 係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李照 係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實習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