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7月15日訊(記者 李智)當地時間7月13日,埃及文物部在新聞發佈會上宣佈,有著4500多年曆史的彎曲金字塔內部墓室在修復完成後向遊客開放。彎曲金字塔是西元前2600年由埃及第四王朝第一位法老薩夫羅修建,因其從底座至頂部存在兩個不同的坡度,所以被稱為彎曲金字塔。

提及金字塔,人們就會聯想到古埃及“木乃伊”等神秘的文化符號。埃及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國之一,古埃及文明形成于6000年前(西元前4000年),擁有自己的象形文字系統、完善的政治體系和多神信仰的宗教系統。古埃及文明對後世的古希臘、古羅馬以及猶太等文明,都産生了深遠影響。

其中,金字塔是古埃及統治者為自己修建的巨大陵墓,也是法老權力的象徵。目前,在尼羅河下游散佈著約80座金字塔遺跡。金字塔不僅是埃及吸引全球遊客的標誌,也被諸多影視作品作為經典IP進行創作。

在系列電影《木乃伊》當中,埃及以及金字塔的形象就反覆呈現在大熒幕上,給全球影迷留下深刻印象。此外,還有諸如《魔繭復活》、《埃及艷后》等經典影片,都能看到由金字塔以及木乃伊引出的文化輸出。

事實上,人們對於金字塔的保護與傳統意義上對於歷史文化古跡的保護方式有所不同。除了修葺建築物本身外,金字塔被以影視IP這樣的新穎形式帶到世界各地,影響力甚至超越了古跡本身。可以説,真正見過金字塔的人不多,但看過含有相關IP符號的影視作品的觀眾,以億為單位計數。越了解金字塔等歷史古跡的“前世今生”,人們就越會明白其價值。

在中國,越來越多的地方認識到保護歷史文明古跡的重要性。目前,我國的世界遺産總數已達55處,暫居世界第一。作為四大文明古國中唯一一個沒有遭遇文明斷裂的國家,中國的歷史古跡顯然也不僅只有這55處。但對於保護方式的探討,卻較為缺乏。申請世界遺産,成為了諸多歷史遺跡尋求保護的主要甚至是唯一方式。

然而,由金字塔文明的宣傳保護,讓我們可以看到除了傳統路徑外,全新的思維模式也能讓更多的歷史遺跡走進人們的視野,産生翻倍宣傳保護效應。

近年來,包括長城、兵馬俑、土樓等在內的歷史文明古跡引起了影視公司的注意,正在逐漸形成屬於自己的IP價值。電影《長城》由著名導演張藝謀執導,吸引了好萊塢著名演員馬特·達蒙加盟,獲得超過10億元人民幣的票房。長城作為IP符號,貫穿電影始終,讓觀眾們從視覺上直接感受到了其威嚴與壯觀的形象。福建土樓歷史源遠流長,形成于11—13世紀(宋元時期),也于近日亮相即將上映的迪士尼影片《花木蘭》,走向國際化推廣路徑,勢必給土樓帶來更多的關注。

7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43屆世界遺産委員會會議通過決議,中國“良渚古城遺址”被列入《世界遺産名錄》,標誌著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的實證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國際主流學術界廣泛認可。

美國《僑報》于7月10日載文《比申遺成功更有價值的“良渚啟示”》,文章稱,良渚遺址卻以其獨特的保護開發方式,成為中國考古、古文化遺址保護的“新樣板”。良渚遺址在遺址周邊發展文旅産業,土地出讓金則反哺文物保護,同時引入市場主體參與遺址保護,也讓文物保護擁有充裕的資金保障。

外媒認為,許多古遺址都避産業而獨居,擔心過多的人口活動、過多的周邊開發影響遺址保護。然而,良渚古遺址保護則“逆向思維”,以産業來供養古文化保護,以古文化做産業的粘合。 良渚遺址的新思維也賦予其新的面貌。

事實上,當歷史文明古跡與新時代保護方式相碰撞,産生的火花為人們提供了新穎的思維模式和國際推廣渠道。但同時,也對相關管理機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吸引受眾的同時,應當加強現場保護力度,不讓名氣與保護成為對立面,才能收貨雙贏的紅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