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十二五”規劃中,有29個省份提出實現居民收入增速與經濟增速同步。如何保證地方實現收入同步增長,將成為收入分配改革落地的關鍵。

據報道,部分地方政府已經與人社部勞動工資研究所合作,由後者研究提供收入增長方案,使地方實現城鎮居民收入與GDP增長同步。據人社部勞動工資研究所研究員劉軍勝測算,根據平均工資增幅與GDP增長的關係,若今年全國GDP增長幅度為8%,則今年城鎮職工平均工資增長為8%-10%,將低於去年的增長水準。在去年工資普遍上調的前提下,今年實現工資持續高速增長難度不小。

記者還獲悉,對於今年的工資調整思路是:“適時合理調整最低工資標準,推進工資集體協商,積極探索建立工資正常增長機制,完善工資指導線、人力資源市場工資指導價位和行業人工成本資訊指導制度,積極穩妥地推進工資立法進程。”而備受關注的《工資條例》雖然沒有納入今年的立法規劃,但是相關的起草工作仍在繼續,同時圍繞促進工資增長的相關配套制度也在制定中。

今年不會大範圍上調最低工資

隨著經濟增長放緩,通脹形勢亦不樂觀,社會公眾對深化工資分配改革及工資增長的期望仍然很高。去年全國有30個省市區提高了最低工資標準,增幅大約在24%。今年兩會記者會上,人社部部長尹蔚民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我們將根據經濟的發展、物價的上漲情況、企業勞動生産率的提高等情況,來調整最低工資標準。”根據記者了解到的情況,今年不會像去年那樣全國範圍內普遍上調最低工資標準,但是考慮到物價問題,一些地區仍然會上調。

劉軍勝認為,今年最低工資標準仍有上調空間,經濟相對較發達的地方,工人對工資上漲的預期較高,再加上物價上漲的因素,為了緩解用工緊張,這些地方仍然會上調最低工資標準。原則上最低工資標準每兩年至少調整一次,在去年整體調整的情況下,今年不會普遍上調,考慮到經濟相對落後的地方繼續調整仍有難度,主管部門不會統一要求,主要依靠地方結合本地實際情況制定方案。

“加薪”到底影響多少人

從五一開始,吉林省調高最低工資標準,平均漲幅22%,跟上了今年十多個省市上調的步伐。目前,北京的月基本工資已由960元調整到1160元,天津由920元調整到1160元,江蘇由960元調整到1140元,廣州和上海的最低工資標準都增至1300元,而浙江調整後的1310元為我國目前最低工資最高的省份。“實際上,中等收入以上人群並非最低工資標準受益對象,其工資增長也非推動重點,普通勞動者特別是生産一線工人,包括農民工才是最低工資標準的主要影響對象。”劉軍勝表示。

在4月19日結束的全國勞動關係座談會上,人社部副部長楊志明表示,要逐步提高最低工資標準,努力實現最低工資標準增長13%以上,絕大多數地區達到當地城鎮從業人員平均工資的40%以上。按照專家們的看法,在最低工資標準線浮動範圍內,預計影響8%左右的人群,根據他們測算,合理的區間在5%-10%。“如果超過了10%,就説明標準定高了;如果影響人群低於5%,就説明最低工資標準還有上調空間。”劉軍勝告訴記者,最後到底有多少人受到影響,目前國內的統計方法遠未達到精確,只能根據測算進行大致估計判斷。

擴大企業薪酬調查範圍

提高最低工資標準,對工資增長是有促進作用的,尤其對低收入群體是有影響的,但另一方面對就業會帶來負面影響。“最低工資標準是雙刃劍,提得過高,增加企業用工成本,企業很可能選擇裁員,從這個角度來説,就業沒有了何談提高工資,所以過高的最低工資標準會導致整個社會福利下降。”劉軍勝説。此外記者獲悉,人社部將擴大企業薪酬試調查範圍,逐步將非公有制單位的工資納入監管、指導和服務範圍。“由於長期以來非公有制單位用工登記備案存在缺陷,導致有關工資統計數據發生偏差。而對企業進行規範的用工登記備案後,為準確掌握各種類型企業用工成本創造條件,為制定收入分配政策和就業政策提供更多參照。”劉軍勝表示。北京工商大學教授李實也認為,在制定最低工資標準的時候,一是要考慮當地的就業水準,二是要考慮到當地企業的盈利狀況,在此基礎上,才能夠準確地分析出、估計出最低工資標準在什麼水準上是適應的,才能發揮它促進工資增長的同時,又不會帶來失業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