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news.china.com.cn 轉播到騰訊微網志字號:
請問北大:思想不能“偏激”麼
新聞中心-中國網 news.china.com.cn  時間: 2011-03-29  責任編輯: Tina

北大日前宣佈,將在今年5月之後推行對十類“重點學生”實施“思想會商”的制度,其中包括學業困難、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經濟貧困、學籍異動、生活獨立、網路成癮、就業困難、罹患重大疾病、受到違紀處分,等等。

且不説“經濟貧困”的問題不從經濟上而從思想上去“會商”是否對症下藥,也不説“學籍異動”、“生活獨立”這種純個人問題值不值得、需不需要、應不應該驚動校方,並上升到“思想高度”,更不説“心理脆弱”的學生被興師動眾地“思想會商”後,究竟是會變得從此心理堅強,還是會給折騰得心理更脆弱,單一個“思想偏激”就讓人詫異不已——思想就不能“偏激”麼?

懂得法律的人都知道,一個人的行為是決不能“偏激”的,如果向法律範疇外“偏激”,就會受到法律承辦,如果向道德規範外“偏激”,就會受到道德譴責。但人們也同時知道,惟有思想是無罪的,因為思想的世界只屬於每個人自己,你可以持平和周正的中庸之道,也可以偏左、偏右,你更可以將這種或“偏激”、或“不偏激”的思想拿到臺面上,和別人討論、碰撞、爭辯,批評別人也被別人批評,思想“偏激”可能為部分人所看不慣,卻既不違法,也不犯錯,是每個人的權利和自由,甚至可以説,整個社會的道德規範,正是在無數“偏激”、“不偏激”思想、主張的碰撞、融合與妥協下,才逐漸形成的。

當代文明社會是思想開放的多元化社會,所謂“思想偏激”,無非是他人想法和大家不同,或乾脆説,和提議“會商”者不同,這原本是正常現象,又哪到了必欲“糾偏”的地步呢?思想本就是自由的,誅心之論,古今中外都飽受批評,對“思想偏激”的學生進行“思想會商”,這種試圖在思想上強行“大一統”的思維模式,似不符合人類的天性。

北大是一所歷史悠久、人文積澱深厚的學府,“相容並包、思想自由”一直是北大引以為自豪的學術風氣。自蔡元培時代以來,歷屆北大校方都能秉承、尊重這八字傳統,有意識地選用、包容思想傾向和個人風格迥異,但學術專長突出、教學作風端正的師資。教授、老師是學校僱員,尚有在言行上與學校風格保持一致的需要和義務,學生尚處於學習、成長和思想成熟階段,更應“相容並包”,思想自由是學術成熟、見解進步的前提和保證,就算“偏激”一點,又有多大問題,以至於要興師動眾去“思想會商”呢?

再者説,思想這東西,除了大是大非外,原本就是見仁見智的,在彼曰“偏激”,在此或言“平和”;某些人認為學生“胡思亂想”是偏激,需要“思想會商”,一些學生或許反倒覺得,胡思亂想是學生的自由和天性,對這種胡思亂想産生太多“胡思亂想”,甚至動議要“思想會商”,才是一種不折不扣的“偏激”。

據媒體報道,北大學工部副部長就需要“思想會商”的“偏激思想”舉例,説“比如動不動因為食堂飯菜漲兩毛錢就批評學校”,這個“偏激”的定義就顯得頗“偏激”——食堂飯菜如果“動不動漲兩毛錢”,學生憑什麼就不能“批評學校”?如果這個為了食堂飯菜漲兩毛錢批評“動不動批評學校”的學生,正是所謂“經濟貧困”、“罹患重大疾病”的“重點學生”,這種在校方看來的小事,足以讓其境遇雪上加霜,甚至影響其學業、生活,他又如何不能“批評學校”?

將這類本來是正常、合理的批評、意見當做“思想偏激”,要去搞“思想會商”,是不是本身就有點“偏激”?照筆者看,産生如此想法,該“思想會商”的,似乎反倒是提議者自己。

學校是培養獨立思考個性、崇尚思想和學生自由的學術場所,思想不是行為,“偏激”也不是過錯,對“思想偏激”的“重點學生”大驚小怪,要實施“思想會商”是不妥的,這種試圖強行“規整思想”的念頭和作為,本身倒似有“偏激”之嫌。陶短房 旅加學者

  新聞眼 |  2011.03.29
 
文章來源: 羊城晚報 分享到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精彩圖片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