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news.china.com.cn 轉播到騰訊微網志字號:
閭丘露薇:北大如何與學生“會商”?
新聞中心-中國網 news.china.com.cn  時間: 2011-03-29  責任編輯: Tina

看到北京大學要與學生進行會商的新聞,説實話,一直不明白會商的定義,直到在北大新聞網上找到對學生工作部副部長的採訪。原來,會商“就是在學生難以依靠自身力量克服困難,甚至連從事學生工作的老師也力量有限的情況下,由學院組織相關方面,如教學、教務、心理諮詢、後勤服務等部門的老師,甚至邀請校外專家,對這些同學的學業情況進行全面深入分析和科學評估判斷,從而有針對性地制訂並實施幫扶支援計劃。”會商的對象,主要面對學業困難學生,同時也兼顧其他需要關愛和幫助的學生,包括學業困難、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經濟貧困、學籍異動、生活獨立、網路成癮、就業困難、罹患重大疾病、受到違紀處分等十類。

一些北大學生想不通,這樣的舉措,為何會成為新聞。為何媒體也好,輿論也好,看不到幫助學業困難的學生這個重點,而是把焦點放在了思想偏激上?其實,之所以會産生爭議,是因為北大承擔著很多人對於中國大學的期望。北大的相容並包、思想自由令學人嚮往,不僅培養出一大批有用之材,更是新思想迸發的地方。

也因為這樣,思想偏激四個字格外令人側目。偏激的標準是什麼?到底有沒有所謂的標準?比如,在一些學工部老師及北大學生看來,對學校食堂漲價幾角錢大肆抨擊,就屬於思想偏激。可問題在於,很多時候不是漲多少的問題,而是漲價的程式問題,程式正確、理由充分,那麼,漲兩元錢也要比漲二角錢來得正當。如果忽略了學生提出批評的出發點和焦點,只看批評的結果,就把學生歸為“思想偏激”,是不是會扼殺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和自由表達的空間?

學校拿出馬家爵作例子,是想説明,對於心理出現問題的學生,如果缺乏及時幫助會釀成悲劇。這是事實。不過,馬家爵的故事,首先是一個極端;其次,如果馬家爵的大學教育有所缺失的話,那就是同伴對他的接納,以及對其窮困的同情。學生需要學校幫助的時候,能夠找到相應的機構和人,這是學校應盡的責任。而針對目標學生提供強制性的“幫助”,學生如果沒有拒絕的自由的話,則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有北大同學説,想不通為何清華發生過硫酸潑熊,鉈中毒這樣的事件,卻沒有出現在媒體的風口浪尖上。這位同學沒有分清楚,個體行為和建立一個強制性制度的分別,而用畢業生的官銜來聯想危機公關,不自覺地體現了這個時代的一個特點:一切從利益出發以及功利性。如果這代表了一批大學生的想法,只能説大學確實成為社會的一個縮影。

大家對於北大的關注和焦慮,是因為還有期待。一名學生給我發信説:我最大的困惑是,有想法讓這個國家做出改變的學生聚不到一起。而且,由於教育資源壟斷,現在的北大已經極少有農村進來的學生了。他眼中的大學,一邊是夜夜笙歌,一邊是要被“會商”的同學。而那些快樂的學生,缺乏對這些弱勢群體的同伴的同情。這才是真正讓人擔心的事。

歸根到底,大學是培養學生人格和世界觀的地方。承擔此責任的,當然還是我們的教育工作者。

  新聞眼 |  2011.03.29
 
文章來源: 中國青年報 分享到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精彩圖片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